2008年11月28日 星期五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聚財有道,治國無方

馬先生你加油吧

經濟風暴越演越烈!新加坡官員由於經濟增長緩慢,政府2009年將調降總統、總理、部長和高層公務員的薪水。而台灣的官員竟然都覺得薪水比新加坡低,不願意也覺得不需要降薪來共體時艱!研究生一樣呈現以下的事實,大家來評評理看看是否官員應該減薪!

首先大家看一下一般公司經營階層面對經營績效不好時,所需要付出的代價:

繼多家金融機構近來宣布將取消高層主管紅利後,美國國際集團(AIG)周二也表示,為善用政府1,500億美元的紓困經費,將對最高階層的薪資作出限制,新任執行長李迪(Edward Liddy)將在今、明兩年都只會領取象徵性的1美元薪水。AIG表示,除執行長外,位階最高的7位主管,今年的年度紅利將取消,明年也無法加薪,50位一級主管明年同樣不會調薪。

更不用說一堆勞工朋友必須被迫休無薪假、必須面臨裁員壓力,同時中小企業還必須面臨經濟不好的生死存亡,大家看以下報導:

 中小企業協會理事長林秉彬說,從今年8、9月開始,台灣中小企業其實已經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每月倒閉家數超過7千家,若以一家中小企業平均雇用5個人來計算,台灣每月增加的失業人口超過3.5萬人,這是過去從來不曾有過的艱困現象。

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來看看我們的政府官員的薪水:

根據我國政府高層薪水標準,若只計算月俸和公費,不含特支費,總統每月可月領四十六萬兩千三百元,副總統可月領卅四萬六千七百五十元,五院院長包含閣揆則有卅一萬四千零八十元,五院副院長則為廿萬八千零八十元;至於部會首長月薪為十八萬四千九百六十元。邱正雄認為,新加坡官員的待遇,屬於浮動機制,主要是按照民間商界的執行長(CEO)價碼為標準,績效好的時候賺很多,不好的時候就沒那麼多,是一種自動調節機能。但台灣官員薪水是單一固定的薪俸制度,若與新加坡官員薪資相較,「台灣官員薪水明顯低太多了!」政院發言人史亞平表示,台灣與新加坡官員薪資制度不同,新加坡總理每個月薪,堪稱台灣行政院長的十六倍;部會首長的月薪,也大概是台灣部長的十五倍,「兩者之間很難相提並論!」

機車咧!台灣官員的薪水雖然比不上民間,但既然有心為民服務,何須計較薪水較低,尤其我們看政府官員薪水其實和一般小民比較已經算是高薪了!你說新加坡官員薪水高,人家經濟可是經營的很好,你只會比薪水高低,怎不比經濟成長高低呢?尤其大家來看看這是政府首長的財產:

監院昨天公布馬政府官員的財產申報,總統馬英九夫婦在七月底的存款達六千四百多萬元,較今年一月向中選會申報的五千兩百多萬元,短短半年內增加了一千兩百多萬元。土地部分,馬總統有一筆土地,周美青有四筆土地;房屋部分,馬總統擁有文山區一棟房屋,周美青有二棟房屋分別位於大安區與台北縣新店市。股票部分,馬總統擁有富邦金控五千一百一十二股,周美青名下有兆豐金控五萬三千五百八十六股、中國鋼鐵四千八百四十三股、富邦金控五千一百一十二股,總額為六十八萬多元;此外,周美青名下擁有安泰ING鴻利基金一萬五千個單位、兆豐銀海外基金集管帳戶九千二百廿八點六六七九個單位,總額為廿四萬多元。

此外,馬英九和周美青分別買了四百八十萬元及兩百萬元的安泰人壽保險。若與上次九十五年馬任台北市時申報的財產資料比對,兩年來馬夫婦的現金存款少了一百八十萬元,但若與今年一月競選時向中選會申報的財產,存款則增加一千兩百多萬元。副總統蕭萬長夫婦八月初存款兩千九百多萬,較今年一月向中選會申報的兩千七百多萬,半年減少一百八十萬元。土地部分,朱俶賢擁有位於台北縣萬里鄉的一筆土地;有價證券部分,朱俶賢持有五十萬單位數的「保德信全球基礎建設基金」,總額約新台幣四百八十二萬元;她並申報鑽戒、珍珠項鍊、鑽石耳環等珠寶價值約六百五十萬元,蕭副總統持有國畫等藝術品價值兩百一十萬元。蕭夫婦是無殼蝸牛。

行政院長劉兆玄夫婦八月中的存款有一千五百八十一萬元,夫婦倆投資多元化,共買了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利率型連動債一千八百九十一萬元,劉揆也投資安聯人壽投資型保單三百四十一萬元。若與上次民國八十八年劉兆玄在行政院副院長任上申報的財產資料比對,九年來劉揆夫婦的現金存款從五百八十八萬增為一千五百八十一萬,有價證券從七十六萬增為兩千四百四十六萬。亦即九年間劉揆夫婦的現金和有價證券增加三千三百六十三萬。換言之,九年來劉揆夫婦平均一年增加三百七十三萬

政府官員的資產不斷上升,而人民在金融風暴下卻財產不斷縮水!再來看看國營事業怎樣領取年終獎金:

經濟部所屬國營事業除了漢翔外,中油、台電、台水、台船、台糖年終都在四個月以上,以中油最高達四.六個月,台電四.三個月,台水及台船四.二個月,台糖四.一四個月。五年沒拿到績效獎金的漢翔,九十六年業績差強人意,今年總算獲核發二.一個月的年終獎金。金融風暴重創金融業,民間銀行裁員、減薪消息不斷,但台灣銀行和土地銀行兩公家銀行今年仍可望領到最高年終獎金四.六個月。健保局員工過去都可領取四.六個月績效獎金,飽受各界批評,這幾年健保局的績效獎金不斷下修,從早期的四.六個月調整到四個月,去年降為三.八個月。健保局表示,健保局被政府界定為事業單位,不像其他公家機關有公務人員福利,才會編列考核及績效獎金。

這實在很過分,水電以及油價不斷上漲,造成人民荷包縮水,中油、台電這些造成物價上漲的源頭,竟然員工領取高額的年終以及績效獎金,這是哪門子道理呀?!

如果你還覺得研究生講這些沒有依據,那看看這則新聞吧!

聯合報╱記者施鴻基、羅紹平/台東縣報導

儘管本身是癌末病患,身受吐血、化療之苦,台東聖母醫院醫師施少偉依舊看診,過世前四天仍抱病上班;廿四日嚥氣前,還自責無法為病患多做點事;醫院員工主動排班為他守靈,只因割捨不下對「老大」施少偉的情感。「老大走了!」廿四日凌晨四時左右,許多聖母醫院員工睡夢中接到電話,紛趕到醫院,送骨科醫師施少偉最後一程。有人建議把遺體轉送殯儀館以便公祭,但院長鄭雲不肯,決定在醫院小教堂為他布置靈堂,鄭雲說:「這裡就是他的家。」

被同事暱稱「老大」的施少偉年僅四十九歲,留下妻子和一子二女,家中沒有任何經濟收入;斷氣前,醫院決定為他辦理院內募款,他勉強同意,但遺言交代「後事剩餘的錢,要捐回給醫院」。聖母醫院執行長陳世賢說,施少偉是員工眼中的典範,「以他對病患的付出,早就可以獲得醫療奉獻獎,只是他總不願意,常說『我還有領錢,沒有傳教士那麼偉大』,其實如果不是他,聖母醫院早就倒了」。

陳世賢說,五年前,聖母醫院面臨倒閉,許多醫師都到其他醫院服務。來自門諾醫院的施少偉,是被挖角最多次的醫師,「當時他掛名聖母醫院負責人,如果他走,醫院就倒了,可是他堅持留下奮鬥」。老員工回憶,當時施少偉對大家說:「我會永遠和你們在一起,直到生命結束。」想不到一語成讖。三年前,施少偉驗出罹患癌症,且一次就患了肝癌、肺癌、直腸癌,都是末期。他的妻子林茜莉含淚說,丈夫當時向上天祈禱「再給我五年,看著小孩長大」;去年知道身體已經不行,曾私下向友人說「再給我一年就好」。她曾埋怨為什麼不多求一點,丈夫卻說「有了奇蹟,就不可以太貪心」。院長鄭雲說,施少偉須定期到北部化療,返回台東總是顧不得休息,馬上看診;每次領薪都退回一半,說「我虧欠醫院,做的太少」,還主動加班看夜診;同仁心疼他,九月醫院為他取消夜診,希望他晚上可以休息,想不到還是撐不過。

林茜莉說:「他太傻了,半夜病發,強忍痛苦,也不許我帶他上急診,他說『這樣會太讓別的醫師辛苦了』,總是忍到天亮。其實我們也知道相聚時間不多了。」照顧施少偉走完最後一程的醫護人員說,他生命結束前非常辛苦,腹部積水整夜無眠,吐血次數越來越頻繁;過世前四天,還撐著要穿衣服看診,直到在鏡前發現已形銷骨立,才苦笑說:「我這樣會嚇到病人,還是不去了。」施少偉是菲律賓華僑,生命中有一半以上時間,都在台灣醫界服務,且堅持在後山看診,他曾在知名大醫院服務,卻認為「那不是我想要的醫師生活」,立志當鄉下醫師。

這個菲律賓華僑,就這樣付出在台灣醫療醫院中,到死前都還堅持看診,並且把薪水退回一半給醫院!結果自己死後沒有錢,人家捐款他還說辦完喪禮,剩下的要捐回給醫院!我看到這裡眼眶都濡濕了!你們說,政府官員要不要減薪呀?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最後研究生幾個月前曾寫一篇應該讓有錢人多負擔健保費用的文章,標題為:「請支持合理調整不同薪資級距的健保費率,不要一直調漲全民健保費率」,連結為:http://terrylogin.blogspot.com/2008/04/blog-post_25.html,我一向認為有錢人就多負擔一點費用,拯救一下窮困同胞吧!而衛生署長葉金川提出健保財務解決對策,也決定要讓高所得者增加保費,個人認為這是很棒的改革,多賺點錢的人就不要計較,多幫幫其他同胞吧!

衛生署長葉金川廿六日提出健保財務解決對策,將適度調整部分負擔,明年調高的菸捐中,約六十二%、二三五億挹注健保。保費也將改革,新增「個人所得」計費,在薪資之外有額外收入的高所得者將增加保費,收入低者則不受影響。葉金川說,「讓有錢人多付一點錢,增加公平性!」健保財務一直處於虧損狀態,據了解,若至年底仍無法挹注財源,今年健保財務缺口將擴大逾三百億元,葉金川昨天向行政院報告「全民健康保險的台灣經驗」,提出新的財務解決對策,希望化解日益嚴重的健保財務危機。

葉金川表示,在節流方面要減少浪費、杜絕舞弊,合理管控支出,並在適當時機微調部分負擔。開源方面,根據昨天提出的保費改革方案,衛生署考慮在現行體制下微調,新增以「個人所得」計費,民眾個人的投資、股利、分紅、津貼、獎金等將納入保費計算範圍,薪資以外收入越多的人將比照稅制,依年所得高低調高保費。葉金川說,「這就是社會互助,是在做功德,多捐一點錢給沒有錢的人全民健保,健保就能夠持續下去!」根據衛生署初步統計,健保的主要財源幾乎都是薪資所得,如果以非薪資所得來計算,大概有兩百萬至三百萬高所得人口,健保費率會增加;估計這部分的稅基約一兆五千億元,可說是「劫富濟貧」。

葉金川說明,這樣一來,六百萬至七百萬的低所得人口健保費率會減輕,增加社會公平性。這項改革方案仍在草擬階段,待擬定更具體可行方案,經過行政立法程序才能定案實施。但葉金川日前也明確表示,現在全球景氣不佳,在經濟不好時談健保費調漲,「並不是適當的時機」。上述保費改革方案只是構想,並沒有實施期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