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聲援冬雨夜一群年輕人!從網路開始參加學運!參加革命吧!

圖片為2004年泛藍發動410公投要真相遊行,民眾推倒現場的大型看板鷹架,引用自大紀元,連結為:http://www.epochtimes.com/b5/4/4/10/n506804.htm

這段話引用自你不知道的台灣管仁健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an0416

曾經發生的事,永遠不會消失,所以時間絕不是一定有意義;當你瞭解時間沒有意義,自然會相信生命的不朽。

曾經相遇的人,永遠不會遺忘,所以空間絕不是一定有意義;當你瞭解空間沒有意義,自然會相信感情的不朽。

1989年天安門學生運動,王丹曾寫過一首著名的詩:沒有煙抽的日子,當年音樂才子張雨生譜成曲,傳唱多方,也曾感動當年中學的我,那時懵懵懂懂的我,剛從鄉下來到五光十色的台北,正貪婪地吸收大量台獨思想的書籍,也開始明白,一個民主自由的偉大國家,需要尊重人民、重視人民聲音,也要真心以人民為主!雖然一介平民如我,未曾在這些活動中扮演什麼重要角色,但1988年的520農民示威運動,還有1993年學生發起的419反國大運動,當時身為中學生的我,還是從旁邊掠過經過,興奮地見證台灣民主歷程的偉大發展。

過了20年了,歷經滄桑的我在職場歷練後又回到校園成為蒼老的研究生,現在又躬逢其盛看到學生發起運動,和平地想要表達自己的訴求,高興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學生始終是社會的良心,但悲哀的是台灣經歷這麼久的奮鬥,竟然還停留在人民要辛苦對抗國家機器的暴力基礎上。但沒有關係,現在是網路時代,即便電視、報紙等媒體被壟斷,但網路是草根的媒體,依然是微薄平民的我們,可以用網路來傳遞革命的火種,不需要暴力、不需要太多口水,就讓我們用網路來進行一場寧靜的革命,也用網路親身來聲援、支援現在在自由廣場靜坐的學生們。媒體一貫抹黑的計倆,硬要說學生是受到煽惑,但從昨天我看到學生嗆薛香川、林佳龍,我就知道在自由民主社會成長的年輕這一代,根本無須我們去指導評斷,自由民主就在她們成長的環境中存在,獨立思考與自主對她們如同空氣般自然,我們憑什麼認定這些已20歲左右的大學生,沒有自我判斷、沒有自我思考的能力。林覺民參加黃花崗推翻滿清時只有24歲!黃花崗烈士平均年齡是29歲。

研究生汗顏無法親身參加長期的靜坐,一方面今年5月以來身體陸續不適,而研究生也定位自己要努力寫出更多論述!同樣為這場網路革命盡一份力!但現在你可以到以下連結,實況觀看自由廣場學生的情況,我們活在網路時代,就來一場平民的簡單網路革命吧。驕傲的政客,我們雖然力量微薄,但仍然要永遠做一些事情。請一起到以下網站看看吧:

反集會遊行法學生行動聯播網,連結為:http://taiwanfight.googlepages.com/YBase.html,學生訴求很簡單如下,媒體不要再隨便抹黑學生,學生都有獨立思考能力,跟任何狗屁政黨都沒有關聯:

一、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二、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三、 立法院立即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以下引用偉大的德蕾莎修女語錄,希望沒有冒瀆上帝:

我們都不是偉大的人, 但我們可以用偉大的愛來做生活中,每一件最平凡的事。

人們時常是不理智的、自我中心的,無論如何,你要原諒他們。
如果你善良,人們可能非難你別有用心,無論如何,你還是要善良。
如果你誠實,人們可能欺騙你,但無論如何,你始終要誠實。
如果你找到幸福,人們可能會嫉妒你,無論如何,你要保持快樂。
你今天的善行可能明天會被遺忘,可是無論如何,你要行善。
把你最好的給與世界,但這可能並不足夠,無論如何,奉獻出你最好的。
最終,這都是你和上帝之間的事,無論如何,不是你和他們之間的事。


2004 年總統大選完之後,泛藍發起「公投拼真相」410大遊行,當時任台北市長的馬先生,一樣指揮警方判定民眾已違反《集會遊行法》,在馬英九授權下,採取驅離行動,出動兩輛噴水車以強大水柱灑向民眾,同時以優勢警力強制驅離滋事分子。當天一樣許多民眾員警受傷,詳情請見以下大紀元連結為:http://www.epochtimes.com/b5/4/4/10/n506804.htm

研究生翻舊案並非要譴責泛藍民眾,因為集會遊行本來就是人民權利,研究生先前就寫過一篇「有些價值普世皆然!有些事情硬ㄠ也不會變成對的!」,我不會批判泛藍雙重標準,我想講的是這麼多年了,無能政府和無恥政客還是不修改集會遊行法,導致這一次陳雲林來台嗆聲活動,台灣彷彿回到戒嚴時代,各種人民自由受到限縮,這是讓人民最生氣的地方,警察身為人民保母,捍衛民眾權利本來就天經地義,結果警察還成為國家暴力的施暴者,這需要討論誰對誰錯嗎?死腦筋不會轉彎的馬先生,一定又會說:「惡法亦法」,他裝大便的腦袋中除了投降中國,就只會說依法行政!但研究生說,趕快呼應人民訴求,修改相關法律,不要再隨便剝奪人民的自由,否則網路上星星之火就會成為燎原野火!這件事情非關藍綠,只要國家機器動用公權力,超過法律規定使用暴力,哪怕只是一丁點,或者施加在與我意見不同陣營的同胞身上,我都還是要抗議!會使用暴力對付人民的執政者,就是獨裁無能的屠夫!

如果當年64天安門學運有現在的網路直播科技,也許,我自己天真想著,張雨生可以彈吉他和學運領袖、「沒有煙抽的日子」作者王丹,一起引吭高歌,唱他個昏天暗地!

記得德蕾莎修女說的:我們都不是偉大的人, 但我們可以用偉大的愛來做生活中,每一件最平凡的事。這件事,就從網路聲援革命開始吧!台灣的民主自由,需要你的參與!別再冷漠!站出來一起奮鬥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