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給洪蘭、郭董這些長輩的一封信




我承認這篇是酸文,不喜勿入!



先看這則新聞吧,標題「台大生課堂睡 立院備詢換校長們睡」,引用自聯合新聞網連結為: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5255331.shtml

台灣大學學生上通識課睡,校慶再睡,台大校長李嗣涔昨天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不能接受,學生應該要改過。」但諷刺的是,昨天到立院備詢的數位國立大學校長,在台下也睡成一團。

前陣子前google中國總裁李開復到台灣演講,郭台銘就跳出來罵我們這一代年輕人愛開咖啡廳?其實郭董沒搞清楚,現在台灣一方面已經競爭飽和,一方面在全世界的產業定位也進退失據,加上現在經濟低迷,台灣像我這一代60至67-68的青壯人,幾乎都不可能再重演以前郭董利用台灣經濟起飛,大舉擴張賺到財富的案例,我們也只看到一位郭董,其他台灣財團像台塑、國泰、富邦、台新、中信金、遠東、還有一堆現在檯面上,包含前陣子破產欠百億卻把妹的孫道存,你會發現這些財團有錢人都是台灣早期經營特許行業的壟斷者,舉凡原物料、財米油鹽、油電電纜、化學紡織、土地金融等,都是因為政府用法令限制,特許某些家族或某些人才導致某些家族致富,所以不要騙我啦,早期可以在台灣致富要嗎就是和政府關係良好,不然就是手握壟斷資源(不管是天然或中途再製),真的靠自己企業經營能力致富的財團,幾乎沒有啦!

這種看法不是我獨創喔,大家可以去看商業周刊第1134期第116頁:「台灣新5大富豪家族出現」,有段就寫到早期台灣富豪:如鹿港辜家、國泰蔡家、板橋林家,均仰賴政府指定或釋出特許事業的執照,從最早的農、林、漁、牧,到1990年代民營銀行執照的開放,富豪們要擴大事業版圖,均須仰賴政府點頭

簡單講現在台灣檯面上的富豪,以及所謂成功的企業家、學者等等,都是早期壟斷資源的人,只有極少數利用時機,利用台灣經濟起飛、當年移轉美日技術站穩世界代工廠的過程,郭董還有像林百里、金寶這一代創業,現在也都成為大富翁。當年台積電也是政府大力投注資源扶持,用行政院開發基金投資,並且政策性延攬人才,等於用國家力量來發展特定產業。真的要說,郭台銘還比較厲害一點,雖然郭董創業過程中也有過吃人不吐骨頭的殘忍,惡整供應商、搞倒許多廠商等等,但至少郭董自己努力過,其他檯面上的富豪不用來批判年輕人啦!當年大家壟斷資源賺大錢,再用這些錢去炒地皮、累積更多財富,進而又壟斷後來的資本及資源,真要有本事,台灣怎麼到現在還沒出現世界級的企業。真正就只有宏碁、宏達電、華碩這幾家。

所以我非常不屑常有一些長輩每每批判我們這一代,說什麼一代不如一代,反正只要這一代年輕人所作所為就看不順眼,但這些長輩自己吃乾抹淨台灣的資源,卻又沒本事去擴展全世界,現在靠著過去累積財富,又壟斷台灣土地等資產,就滿腦腸肥回過頭批判年輕人,殊不知自己實在是當年得天獨厚的驕子,拿到許多資源才成功!從哪裡印証呢?現在中國企業一出頭,許多年輕中國企業家,不管在電子業、能源、網路、高科技等產業,都迅速嶄露頭角,利用學習台灣能力、或與台灣企業合作時機,現在紛紛中國企業都站上世界舞台。台灣企業真有本事的,就像旺旺蔡家、頂新魏家等,早就在中國呼風喚雨,其他一些台灣企業家,在台灣壟斷事業賺大錢的,還以為自己多有經營本事,那為何一遇到中國企業就紛紛敗下陣、把中國講的多可怕!這些企業家學學郭董、學學旺旺好不好,不要躲在台灣魚肉鄉民,靠著父祖輩庇蔭還有當年國民黨獨裁特許的事業,佔了一堆土地大發土地財,用盡政商關係鞏固事業!巴結總統政要!壟斷特權賺大錢!除了這些妳們還會什麼?還有什麼可以和世界競爭的本領!

你可以批判我狂妄,對,我也還只是個剛創業還沒站穩腳步的年輕人,但我就是要很狂妄批判回去,這些長輩、這些利用黨國資源致富的王八蛋,把資本資源壟斷在自己及家族手中,吃我們年輕人夠夠之外,還要三不五時罵罵我們年輕人,說我們態度有問題、說我們競爭力不夠,妳們競爭力很強,怎不去跟全世界競爭,只敢躲在台灣賺錢,然後一遇到中國企業就嚇得半死?真有本事怎會賺錢都攢在自己私人口袋,賠錢卻要政府動用納稅人的錢來補助?!真有本事妳怎不學比爾蓋茲、學蘋果的賈柏斯,人家在美國繳一大堆稅也沒有因此就競爭力不足呀?怎麼就台灣富豪企業拼命喊要降低遺產稅、要降低稅率,要補助前進中國,不然會沒有競爭力,我可沒看到人家世界一流的企業需要這些補助?

我知道這種觀點會招來批判,有人會說我是哪根蔥?有人會說我自己有經營出很棒的公司嗎?對,但是我很有勇氣,我跟當年這些罵我們的長輩一樣,我一樣不放棄在努力開創自我的事業,當年妳們沒有挫敗、沒有因為資金跑三點半、沒有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時候嗎?當你好不容易因為幸運、因為能力成功了,為何還要泯滅事實,拼命來打壓同樣奮鬥、和你當年一樣努力的年輕人?!只因為他不是你兒子女兒?還是因為他講話很刺耳?妳當年講話就沒有讓你長輩覺得刺耳嗎?就因為他言行舉止、經營事業和你理念不同?妳當年創業時就有很乖乖聽話、和你的長輩理念很相同嗎?

所以什麼像洪蘭這種跳出來罵現在大學生的長輩,其實妳們自己難道沒有年少輕狂的時候嗎?(這裡年少輕狂和吳敦義院長說他朋友江董年少輕狂那種不同喔!不是殺人砍人那種年少輕狂喔!),妳當年都沒有偷偷因戀愛喜悅而短暫迷失、稍微鬆懈課業;妳當年都沒有因為壓力曾經想自我放棄?妳當年都沒有因為長輩不了解妳、同輩不明白妳的成熟,而覺得孤獨一路走來很寂寞嗎?每個青澀的歲月都很美麗、每個年輕的靈魂都很值得珍惜,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好處壞處,也有不同需要承擔的使命與挑戰。我們唸管理學,環境就是不斷變動的因素,沒有一個企業家會傻到以為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同樣的成功模式、同樣的創業成功方法,繼續在變動環境中取得持續成功!既然這個觀點成立,那你們這些食古不化的長輩,怎能期盼現在的年輕人會用同樣妳們以前的價值觀、讀書方法,繼續在現今社會生活呢?

不是現在的年輕人有問題!是你們這些老人有問題!網路越來越發達、社會越來越開放、台灣越來越民主,世紀越來越平、競爭越來越激烈,我自己35歲也認識不少年輕人,台灣年輕人的活力創意、還有許多開放開創的概念,以及許多活潑動人的想法,我一點都不認為現在的年輕人沒有競爭力。她們要面臨更多世界的挑戰,她們要面對中國年輕人的競爭,她們的確也需要更扎實的訓練、更堅定的價值觀,以及各種成長過程必須學習的技能及人格,但是長輩們就是提供一個開放自由的環境,盡量給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並且樹立一個良好的榜樣,並且盡量給予優渥的教育資源,其他的就讓這些年輕人去自動自發學習與摸索,就一如長輩們當年一樣。妳們的長輩也包涵妳們,妳們的長輩省吃儉用節省資源讓你們去打拼去創業!妳們的長輩吃盡苦頭讓你們接受良好教育!讓你們出國留學擁有世界觀!妳們的長輩用盡力氣呵護給你們機會走出台灣放眼全世界!妳們長輩雖然也責備但更多鼓勵更多提拔!才有現在長輩妳們30-50年代的中堅份子掌握台灣的一切!

你說現在年輕人價值觀錯亂?作壞事的人多,妳們當年就沒有壞人們?還不是眷村一堆幫派、本省掛一堆大哥,現在政壇上貪污的總統、無能的總統,一堆債留台灣、一堆搞婚外情的長輩。現在的司法不公、環境污染,教育敗壞,還有政策錯誤,哪一個不是你們這些長輩應該負責的,台灣被妳們搞爛了,妳們留下一屁股爛攤子。我們這些年輕人沒去批判妳們,妳們沒留下好榜樣,沒有勇敢投入改善台灣環境、沒有善盡一己之力爭取台灣的未來,都應該要覺得很羞愧了,現在竟然還站出來罵這一代的年輕人。

現在的長輩們手握一堆現金資產、房地產,台灣創業的資源、政治資源也都掌握在這些老人手上,我罵完了,我也不想囉唆,反正我們這一代的人就要自己認命努力,不要想靠長輩幫我們,以前長輩們還靠壟斷、靠政府特許賺大錢,我們必須要有能力走出台灣,和全世界競爭,並且帶領台灣走向未來,要勇敢扛起責任,為台灣擘畫更好的將來,並且期許自我要為下一代奮鬥,留下更好更完美的環境,而不是像我們常遇到王八蛋的眾多長輩,搞爛了台灣不說、掌握壟斷一堆資源,還只會罵我們,我們可不要像這些長輩一樣無能!

我很佩服中國的這一代年輕人,她們勇敢夢想、並且勇於去實現自我的夢想,以下是阿里巴巴馬雲的故事,也許你已經聽過:

馬雲說:阿里巴巴要做一個102年的企業,要跨越3個世紀。副總裁王光說,如今馬雲很少干涉集團的具體業務,主要在做文化。

成立窮人銀行種子資金

「如果你有幾億甚至數十億以上的錢的時候,其實那些錢是屬於社會的資源,它不屬於你,你有權力但更有責任替社會用好這些資源。」在阿里巴巴10周年前夜,馬雲通過公開信的形式告訴所有員工。「錢和財富是兩個概念,有錢絕不等於擁有財富,如果你有錢,但沒有能把錢提升轉化成經歷、體驗來提升自己和他人的幸福感,你很可能只是擁有了很多符號和一堆花花綠綠的紙張。」

2009年9月23日在紐約舉行的「柯克林頓全球倡議」年會上,馬雲和「窮人銀行之父」、孟加拉國格萊 銀行締造者穆罕默德.尤努斯共同公布了一個「中國格萊 」計畫,阿里巴巴集團計畫投入500萬美元,作為種子資金,將先行為四川和內蒙古農民和小生意人提供小額貸款。

創業精神超瘋狂

1995年,互聯網(網際網路)剛剛進入中國,馬雲從美國背回來一台386的電腦,召集自己的朋友正式宣布﹕「從明天開始,我要開始做自己的企業了,它的名字叫internet」屋子裡所有的人都雲裡霧裡,沒人聽懂。這是馬雲和互聯網的首次接觸。此時馬雲的「中國黃頁」只能借助美國的伺服器,建立很簡單,並不具有美感的網頁。據說,那個網頁運行速度非常慢,現在用3秒鐘就可以下載完的東西,那時需要3個半小時。

1996年,中國黃頁風聲未起時,馬雲對鄰居一個老奶奶說﹕「grammer,我馬雲是世界第一男人!你要好好活,活到90歲,到時候我接你浩浩蕩蕩進白宮!」 1999年阿里巴巴創業。這一年,網路世界近乎瘋狂,五花八門的網站迅速起來,然後倒閉,明星互聯網公司一夜暴富,美國雅虎上市,亞馬遜上市……。那時阿里巴巴蜷縮在杭州西湖邊的民居裡,用十幾個人湊齊的50萬元(人民幣,下同)為啟動資金艱難辦公。

辦公室地上滿是床單鋪蓋,室內喧鬧雜亂。馬雲手指遠方說﹕「我們要做1個80年的公司!我們要做到全世界互聯網前十名!」一桌之隔的年輕人,坐成一圈,抬頭看著手臂揮舞的馬雲,眼神迷茫而空洞,「不知道馬雲要幹什麼。」 馬雲聲嘶力竭地吼著﹕「有什麼可怕的,我們十幾個人拿著大刀,往前衝,有什麼好慌,是不是?啊!衝啊!衝!」美國《時代周刊》曾評價:這裡不僅是一個人在瘋,有一百個人在瘋。1999年馬雲說:阿里巴巴要把全世界的商人都聯合起來。而當時,他自己還不是一個成功的商人。

自稱找不到對手

馬雲的瘋狂讓很多人不可思議。2004年,馬雲成立淘寶網,當時C2C市場已經被美國的ebay占據80%。剩餘的20%被一個叫邵亦波的美國哈佛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撿走。「jack,你瘋了嗎?ebay是一個可怕的巨人!」時任阿里巴巴CTO(首席技術官)的吳炯反擊馬雲。馬雲卻笑笑,「好好玩,搞下去,搞大!」

這些挑戰都無法影響馬雲的情緒。他還是一邊重複「打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一邊舉起兩隻手,圈成圈,放在眼前,並露出孩童似的自得。

中國可能沒有太多討厭的長輩,中國現在經濟起飛,很大的原因應該是她們沒有太多討厭的、已經賺大錢壟斷許多資源的討厭長輩!馬雲這個年輕人,狂妄又無知,自信又瘋狂,他創立了現在世界上最大的電子商務網站。台灣的年輕人要學的就是這個,忘掉那些王八蛋只會陷害妳的長輩吧!她們不但幫不了妳,還只會挫妳的志氣,但我們這一代要有自信,不用理會她們,因為她們會老死、我們會長大成熟,我們要堅持夢想,繼續把台灣帶到我們想要的方向,而不是這些王八蛋長輩搞爛搞臭現在這樣的台灣!而且我們也要提醒自己,以後如果成功時不要像這些討厭的長輩一樣,只會動不動罵年輕人,對長遠教育規劃卻又什麼都不做!也不盡力!

喔對了,長輩們,妳們家財萬貫,也學一下馬雲吧,多捐點錢作善事,以免以後會下地獄喔!多捐錢,學一下中國大富豪咩!

我知道這篇火氣很大也很嗆,但請長輩們多思索!如果你們很閒、多出來作善事、多把經驗傳承給年輕人,把你們成功的經驗和我們分享,不要只是罵人,那對這個世界不會有幫助,只是多了很多無謂的情緒罷了!如果長輩們只會滿口喊仁義道德,高喊高調的價值觀!卻不重視並且著手進行社會改善,長輩們明明擁有最多政經資源,改變環境應該是責無旁貸的責任!請不要倚老賣老、光會罵人有啥用!長輩們賺進大筆財產、身為名聲崇高的學者、或者成為產業佼佼者,如果還不改革,是要等到外星人佔領地球才改革嗎?

如果不行就讓開吧,長輩請你們走開、讓我們年輕人來!

這篇商周創辦人金惟純所寫的「小市場症候群」,更可以清楚看出罵我們的長輩留下怎樣的典範和價值觀給台灣!怨東怨西唯一不會怪就是自己!

撰文者:金惟純-小市場症候群

兩岸進入ECFA諮商階段,讓我想起多年前在香港親身感受的一幕。那時正值簽署CEPA的前夕,香港仍籠罩在東南亞經濟風暴陰影中,市況蕭條到慘不忍睹,但香港人卻顯得興奮異常,談起CEPA就兩眼發光,彷彿它是萬應魔咒,許諾了未來大好前程。

我當時對CEPA不甚了了,覺得香港人有些神經質,可能是被東南亞經濟風暴整慘了(台灣那次受災輕微),得了躁鬱幻想症。CEPA簽署後,幾年間,卻目睹香港商場、餐廳開始大排長龍,內地公司大量進駐、掛牌上市,股市、房地產開始狂飆,將近十年間的整體經濟表現大大超越台灣。這才明白,原來香港人比台灣人懂大陸,連升斗小民都清楚CEPA會帶來什麼。香港人全體敲鑼打鼓迎接CEPA,部分台灣人卻以近乎「木馬屠城」的心情看ECFA,難道台灣比較跩,不需要ECFA?當然不是。除了意識形態作祟、政府宣傳不到位之外,台灣人缺乏「想像力」也是主因之一。我把它歸類為「小市場症候群」。

兩週前,我談到台灣人近十餘年來豪氣盡失,因鎖國而萎縮的市場,就是肇事元凶。這十餘年來,以電子業為首的外銷產業,雖受限於兩岸政策無法取得成本優勢,卻仍能靠經營效率在全球爭雄;相對來說,多數依賴內銷的產業(尤其是服務業),市場不是停滯、就是萎縮,再加上過度競爭,或多或少,都患了「小市場症候群」。

什麼是「小市場症候群」?我的定義是:因長期受到市場狹小或停滯影響,造成企業品質無法提升、價格難以合理化、商業模式不具拓展性、產品生命週期縮短……導致企業文化日趨保守、短視、繁瑣,經營者喪失了發展宏圖的動力。

台灣有多少企業患了「小市場症候群」?在我接觸的圈子中,可說舉目皆是。尤其是「四年級生」中的佼佼者,三十幾歲創業,四十幾歲有成,五十歲出頭就碰到天花板,開始過起「半退休」日子來。如果在大市場環境,創辦二十年的企業,只能算是剛起跑;小市場中的企業,卻才二十年就已進入了「半衰期」。可想而知,在如此「矮屋簷」下成長的企業,如何培養長遠眼光、恢宏氣度?因此而提前早衰的經營人才,又是多麼的可惜?

講來講去一句話:台灣缺的就是市場,就是客戶!ECFA諮商,要解決的,就是這致命的大問題。企業界迎接ECFA,最重要的,則是先揮別「小市場症候群」,盡可能發揮想像力,設法以「大市場眼界」重新定位自己。不這麼做,ECFA是福是禍,確實難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