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4日 星期三

和黑道當好友當然可以!那就別當院長!


圖片是雲林縣長參選人吳威志(左)請連勝文助陣,顏幸如攝,引用自蘋果日報網路版

對照台灣官員的講話邏輯,妳會發現真的是智障一堆!

蘋果報導如下:

行政院長吳敦義遭質疑與角頭同遊峇里島,吳敦義今天說,同行的草屯鎮觀光人文夜市董事長江欽良雖然曾年少輕狂犯過罪,但已改過向上。大家不應該排斥更生人,應鼓勵並協助。壹週刊報導,吳敦義去年在立委任內,曾與中部黑道大哥江欽良同遊峇里島。吳敦義下午在行政院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不能濃縮成這樣。舉例來說,吃了一碗麵,就說吃了很多鹽巴,這是不對的;鹽巴是在一碗湯中,因此濃縮成吃了很多鹽巴,就很怪異。

-------------------恕刪----------------------

吳敦義表示,他做過立委,還有一段時間擔任黨的秘書長,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朋友都會認得,難道他每個人都會去問「你15歲時有沒有幹過壞事」「你17歲時有沒有做過年少輕狂的事」?不是很怪異嗎?吳敦義說,他看了週刊報導才知道原來江欽良在16、17歲時曾犯罪且服刑,但這10幾年來,江欽良認真在地方打拚,做了很多公益的事,創造很多地方就業機會,已經改過向上。

當然,如果真的改過向上,那當然無可厚非!但這位江董在南投是否有改過向上,大概只有南投鄉親知道,但是吳院長卻得知道一件事情:就像現在兄弟象的曹錦輝一樣,他宣稱和好朋友黃俊中的朋友去吃飯,好友的好朋友,也就是他的好朋友,他號稱他私領域的行為和球場表現無關,但大家沒看到嗎?顯然台灣民眾、還有檢調單位看起來是無法接受這種解釋的!

同樣的身為行政院長,當然更要謹言慎行,你可以說是去年還擔任立委時,因此和江董同行,或者你說就你知道江董真的是個好人,他確實已經改過向上!但今天你自己都不確定江董是不是已經改邪歸正?卻要喊問媒體說:「你15歲時有沒有幹過壞事」「你17歲時有沒有做過年少輕狂的事」?這不是很荒謬嗎?我有幹過很多壞事呀!我年少時也犯過錯誤,但是我沒有要當行政院長這種重責大位,所以我不需要接受社會公評及檢驗。可是你是院長、你手中的權力之大、位置之重要,你就要被監督,被用最嚴苛的標準來檢視,這是理所當然的。你也應該有正確的認知,知道哪些地方不能去,知道哪些人不能同行,甚至知道哪些事情不能作。這都是擔任這職位應當做出正確判斷的地方,我不知道江董是不是好人?但能不能和江董同行出國考察,卻絕對是一件大事!

不然曹錦輝也可以說,我也年少輕狂呀,黃俊中的朋友曾經年少輕狂,是有過前科、但他現在改過向善,我不能歧視更生人,所以我跟他吃飯,但請注意你是職棒球員,你和一個組頭共聚一堂,就算法律上沒有判刑,基本上你的立場及操守就已經無法取信他人了、更遑論辯解後面這一堆:吃了一碗麵,就說吃了很多鹽巴,這是不對的;鹽巴是在一碗湯中,因此濃縮成吃了很多鹽巴,就很怪異。

但是一小坨屎在湯中,哪怕只是喝一點點,只是一小口,都還是滿口屎味!有些事情可以商量有餘地,但有些標準一點挪移的空間都沒有,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你既然作了就要承擔後果,這是再也簡單不過的道理,連這樣都無法判定的人,哪有資格擔任重要的職位與職務!

沒有說不可以和黑道在一起,我也有國中同學現在混黑道,我們還是有聯繫,甚至會一起去吃飯,但重點就在於我沒有擔任行政院長,如果有一天我要擔任重要職務,那我就應該避嫌、避免任何瓜田李下之嫌疑,因為這是擔任某些職位所必須堅持的。我也有警察或是檢察官的好友,但只要我們喝酒,就一定請她們不要開車,以免知法犯法,要去一些「特殊」場所,我們絕對不呼朋引伴,或者勉強擔任司法人員的好友作抉擇,這是一種朋友的體諒,更是自我的要求。

這篇文章重點不在於探討江董是否已經改過向上!或者是否要和更生人交往!人不輕狂枉少年,我們都年少過、也一定會犯錯,重點也不在於犯錯,但只要你擔任行政院長,你就應該審度自己的交友狀況,有些人你不能來往,不能同行、不能吃飯。如果你只是平民百姓,你高興要跟哪個黑道吃飯那是你家的事情!但相同地如果你是職棒球員,你就不能說我和好朋友的好友吃飯無所謂,只是恰巧他是組頭,經營職棒簽賭生意,但他其實是好人,我們沒有任何交易或預謀!這樣牽強的說法是無法說服人家的!

這種東西就叫做自我要求、叫做自覺!這不就是很多自栩為中國道統知識份子所應該自我要求的重點嗎!怎麼馬先生不是最強調這些道統文化嗎?應該要大力要求並且嚴格審查屬下不是嗎?

更何況這趟豪華的峇里島之旅,到底是買單?吳院長也講不出來!這問題就更複雜了!

大家看一下:

根據了解,江欽良十幾歲就曾犯下走私軍火、甚至槍殺雲林縣議員與彰化地方角頭,總計曾犯下殺人、恐嚇、結夥搶劫、強盜等30多項刑事案件。2002年出獄後極力由黑漂白。

不過當我聽到吳院長說:吃牛肉自己可以決定要不要吃,不需要公投、也不需要特別用法令限制,我先強調,對於開不開放美國牛肉、或者吃不吃牛肉,因為我現在少留台灣,所以我沒有立場說話評斷,但我自己是不吃美國牛肉的,因為只要有一點風險我也不願意承擔,但我不勉強別人接受我的強迫!但我支持正反雙方理性對話,甚至樂見雙方各自動員,用民主國家的方式,公投也好、政策辯論也好,民眾意見表達也好,我們是可以用自我影響力去影響政府的,大家都可以呈現自我看法,然後去動員影響政策,重要的是這個過程,而不是結果。

而我一直都認為,台灣人民應該會作出正確的抉擇!

但台灣官員的智障與荒腔走板,卻總是令我搖頭嘆息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