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3日 星期五

「公孫布被之譏」-節儉當然是美德!但多正確施政吧!

圖片是公孫弘劇照引用自百度百科網站-http://baike.baidu.com/view/135220.htm

如您支持本文請多轉貼訂閱!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Add to My Web儲存至「分享書籤」


又到了講古時間,西漢有個著名宰相,叫做公孫弘,司馬光所寫<訓簡示康>裡面寫到:「公雖自信清約,外人頗有公孫布被之譏。」講的就是公孫弘。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漢書公孫弘傳》記載他是以「賢良文學」應召對策,因為大講儒學獲得武帝賞識,拜為博士後仕途一帆風順!非常得武帝歡心,因此最後從御史大夫升到丞相高位。公孫弘熟悉各種朝廷法政律事,但他也都以儒術加以裝飾文飾,上朝時很善於體察武帝心意﹐都不違背皇帝心意,提出各種意見讓主子選擇﹐但如果皇帝不採納他也不堅持己見,他是第一個從布衣擢昇到宰相權位的人。

歷史上記載公孫弘個人節省以博得虛名的故事,根據「前漢書」【公孫弘蔔式兒寬傳第二十八】所載:

汲黯曰:「弘位在三公,奉祿甚多,然為布被,此詐也。」上問弘,弘謝曰:「有之。夫九卿與臣善者無過黯,然今日庭詰弘,誠中弘之病。夫以三公為布被,誠飾詐欲以釣名。且臣聞管仲相齊,有三歸,侈擬於君,桓公以霸,亦上僭於君。晏嬰相景公,食不重肉,妾不衣絲,齊國亦治,亦下比於民。今臣弘位為御史大夫,為布被,自九卿以下至於小吏無差,誠如黯言。且無黯,陛下安聞此言?」上以為有讓,愈益賢之。時,上方興功業,婁舉賢良。弘自見為舉首,起徒步,數年至宰相封侯,於是起客館,開東閣以延賢人,與參謀議。弘身食一肉,脫粟飯,故人賓客仰衣食,奉祿皆以給之,家無所餘。

公孫弘為人其實心胸狹小忌刻,表面上寬容但其實城府極深、有仇必報,但他生活非常節儉,雖然貴為宰相俸祿不可說不豐,但他竟然穿著平常布被、吃普通的飯菜。因為漢武帝崇尚儒術,公孫弘就配合表演儒家修養,不斷說:「人臣病不儉節」,自己本身在日常生活都力行簡約,吃「脫粟飯」,就是稻米剛去殼單未經精細舂米的粗糧,身上穿粗布服裝,而且保持顏回那種「一簞食,一瓢飲」、「不改其樂」、「憂道不憂貧」的儒家做法。

但是漢武帝同朝另一個著名臣子-汲黯,勇敢直言又討厭虛偽,直接向漢武帝揭穿公孫弘矯揉做作的節省態勢,他說:「弘位三公,奉祿甚多,然為布被,此詐也。」武帝問公孫弘對汲黯意見有何高見,公孫弘也很厲害,先說春秋時管仲奢靡但仍然讓齊國稱霸;而同樣晏嬰節儉一樣讓齊國大治,最後竟然說:「我太過節儉,同小吏一樣,的確如汲黯所說,但如果沒有汲黯這樣的直言勸諫者,陛下就聽不到今天的話語了?」很會拍馬屁吧,結果漢武帝更加寵信公孫弘。公孫弘的高額俸祿都到哪裡去了呢?其實他很會巴結做人,他自己把財物節省下來,結果呢他開東閣延攬賢士、起客館接待文人,故人賓客皆仰其衣食,俸祿就全拿來養這些名士,結果賓客四處去稱讚他、頌揚他,可以說是沽名釣譽到極致!最後公孫弘謹守儉樸,死後朝廷下詔說他「漢興以來,股肱在位,躬行儉約,輕財重義,未有若公孫弘者也」(見《漢書》本傳)。

最後再看一個關於公孫弘的小故事,見《史記》卷一一二(平津侯主父列傳)

弘奏事,有不可,不庭辯之。嘗主爵都尉汲黯請閒,汲黯先發之,弘推其後,天子常說,所言皆聽,以此日益親貴。嘗與公卿約議,至上前,皆倍其約以順上旨。汲黯庭詰弘曰:「齊人多詐而無情實,始與臣等建此議,今皆倍之,不忠。」上問弘。弘謝曰:「夫知臣者以臣為忠,不知臣者以臣為不忠。」上然弘言。左右幸臣每毀弘,上益厚遇之。

這段是說公孫弘常常上朝時都不會和皇帝當面爭辯,他常常等其他大臣說完,他就看皇帝眼色決定要贊成誰。也常常和其他大臣商量好要如何共同向皇上朝奏,但到了皇上面前,公孫弘又推翻當初約定,只管逢迎皇帝。汲黯有一次就當庭質問公孫弘:「你每次約定好要這樣講,結果都違背大家的決議,你真的是很不忠誠!」皇帝就反問公孫弘,他說:「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忠臣、不知道我的人都以為我不忠!」大概因為他只拍皇帝馬屁,所以群臣越攻擊他,皇帝反而越信任他。

看完這個宰相故事,你聯想起現在媒體的報導了嗎?有總統儉約補舊西裝來穿,總統夫人小禮服只花一千元去重新縫製,百官上任謝絕送花,只吃200元便當或是普通鐵路便當;總統府大廚失業了,因為總統說出去買東西吃,不需要專人準備餐點;還有總統住飯店自己疊棉被,總統夫人半夜自己燒水;還有很多相關的例子!總統夫人申請普通退休但不申請優退,替機關省下一百多萬退休金;國宴時為了節省餐點特地設計,國宴酒疑似用普通包裝裝上比較高級等級的高梁酒!總統夫人帶來簡約時尚,名模還有名媛也開始學習,開始節省把禮服再拿去修改,再拿出來宴會時穿著!

我寫本文並非要斥責節儉,總統節儉當然很棒!適度節儉是一種美德!重點是中華文化中,有博大精深領袖與民同苦、與民同生養生息的優良傳統,但是像公孫弘這樣的沽名釣譽之舉,只為了宣揚儉約理念真的大可不必。「錯誤的施政比貪污更可怕」,如果馬總統有心好好把國家經營好,再高的總統俸祿、政務官薪水相信沒有人會吝惜給予!只要國家執政優良,不需要一天到晚演儉約秀給人民看。適度節省當然是必要的,公帑可以不要浪費就不要浪費,但不需要像公孫弘一樣,故意穿布衣、吃粗飯,然後把俸祿拿去養士,讓大家去稱頌他,馬總統不也把一筆特別費就捐出去了?!這種風氣根本就不值得學習!適得其所的用度就可以了,無須故意搞到大家都節省過頭的虛假樣子!如果馬總統有心就多制定關懷弱勢族群的方案,讓大家生活過好點!他自己也可以多捐款給弱勢族群!

我想起以前播的大陸劇「宰相劉羅鍋」,裡面有個浙江大官叫做孫有道,他自己節省也喜歡人家節省,所以他看到下屬誰穿破衣,孫有道就提拔誰,他自己穿著已經有補丁的官服去朝見皇帝,結果屬下都學他穿破衣,表示自己很節省,上下交相賊之後結果就破衣服一時洛陽紙貴,當官的人還要特地找門路去高價收購破舊衣服,新的官服還要故意在地上磨破,弄得舊舊的樣子,這樣才能被孫有道看到賞識提拔,但實際上孫有道卻是不折不扣的大貪官。

以前兩蔣總統生活最節省了,生活也很簡樸,不吃大魚大肉,手下也沒人敢貪污不是嗎?還到處尋訪民間,探視民間疾苦、廣交民間友人,但事實是全台風景美麗的山水景點都是兩蔣行館,因為國庫就是他家財庫呀!國家就是他一個人擁有的呀!這種節省又有何用?劉鶚老殘遊記就寫了:「貪官可怕,但清官更可怕!」一意孤行追求自我清高價值、最後變成酷吏的清官老爺們,多想想人民呀,不要昧於現實,謹記謹記呀!

如您支持本文請多轉貼訂閱!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Add to My Web儲存至「分享書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