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日 星期三

給民進黨的檢討建議-找回初心及核心價值

圖片是「民進黨建黨十八人小組」,引用自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網站http://taiwantt.org.tw/books/cryingtaiwan10/200510/20051010.htm,當年秘密召開第一屆黨代表大會後於省議會台北會館的合影,至今仍掛在民進黨中央九樓,左起:黃爾璇、邱義仁、顏錦福、周滄淵、周清玉、郭吉仁、陳菊、蘇貞昌、許榮淑、尤清、傅正、費希平、康寧祥、張俊雄、謝長廷、游錫 、江鵬堅、洪奇昌。

選後決定要寫一篇給民進黨的檢討建議,我不是民進黨員,選後因為我支持台灣一國,所以一堆人要我檢討,這真是荒謬的理論!我又不是候選人,我也沒有搞爛政府,我需要檢討啥東西?真正要檢討的是這些國會議員,這些政黨、以及政治人物,他們如果有作錯事情,我們就應該檢討他們,但身為選民其中一人,我也是投票選舉的人,我也是人民,我也是這些當選人及官員的老闆之一,幹嘛是我被檢討?要檢討的人是政黨以及很多的政治王八蛋啦!

民進黨自從段宜康提出「民主進步黨改革芻議」,然後又有一堆黨內同志對段宜康批判,從這一點我們至少可以確認,民進黨是一個內部會進行檢討,並且不同聲音可以出現的政黨,段宜康當初立委也落選,但他仍然進入黨部發揮力量,他可以大聲喊出:「有最大權力的人要負最大責任,陳水扁總統執政八年,對於民進黨的問題,應該要負最大比例責任。」黨內同志可以贊成他,也有人批駁他,光這一點民進黨檢討能力就遠勝國民黨,家父長制的國民黨權威體系,是不可能有小角色可以出來批判馬英九的,尤其當領袖掌握權力之後,要想講出不同的聲音或反對意見,根本就不可能,過去在威權體制下,國民黨掌握國家權力,就以黨領政,並且獨裁統治、試圖想長久壟斷權力。因此我敢說民進黨的檢討能力絕對高過國民黨!

以下是我認為民進黨需要進行的改革及檢討,

1、為何非你不可:剛推倒一個極權時代,為何又要自己塑造天神?沒有神的世界,馬英九就無法成為神。功成不必在我,民進黨長久以來有個優秀傳統,就是黨內精英群聚,大家在任期內扮演好自己角色,但任期一到就遵循民主機制下臺,民進黨沒有所謂獨裁獨大的領袖,大家都必須接受批判,藉由黨內民主機制產生各種領導職位,在任期內施展才能,為公眾服務。陳總統卸任後當然可以檢討他,他如果執政期間有過錯,就必須拿出來虛心檢討,甚至如果有違法,必須接受法律檢驗。在民主政黨中,沒有非得要誰才能領導,也沒有誰才可以得到天命成為領袖,任何事情沒有非誰莫屬,只有真心為大家服務的人,藉由合理機制進行輪替,並且有強大的監督力量,才可以確保權力不被濫用。民進黨不要學國民黨「造神運動」,每一個政治領袖時間到就應該交出權力,不要把整個黨的命運交給某一個人,或者與某個政治人物掛勾,因為風險太大了,只要那個政治人物出差錯,不就等於民進黨整個黨的前途跟著陪葬?民進黨要先破除政治明星的神話,不要搞個人崇拜主義,或放任某些領袖集結自己勢力,造成民進黨黨內派系林立,力量無法團結!破除個人英雄主義,是民進黨邁向真正民主政黨第一步要做的!

2、深耕基層實力:民進黨基層組織薄弱,先前有推出一個構想不錯的「雷雨奇兵」計劃,但可惜為了勝選最後無法堅持。加上民進黨黨內初選充斥著人頭黨員,民進黨一直沒辦法建立一套好的制度,讓黨內人才可以在基層歷練,在地方經營選區後再進入中央為民服務。民進黨該好好思考,怎樣讓黨內年輕世代可以在基層嶄露頭角,取得政黨奧援,慢慢深耕基層力量,這樣才可以對抗國民黨的龐大基層勢力,同時民進黨也可藉此掃除黨內人頭黨員問題,順便解決排藍民調、黨內初選等黨內同志互相攻擊的內鬨。讓黨組織更健全,黨內中生代可以新陳代謝,讓更多人願意為台灣服務。

3、培養執政人才:這8年來我們發現民進黨政務官更迭不斷,始終無法培養出優秀的執政人才。這問題也考驗未來民進黨進行改革的進度。民進黨不是沒有人才,但必須區分出選區人才,以及另一類的執政人才。有些人很會選舉,適合當民代,但他不見得會是優秀的政務官。因此平常就建立相關人才資料庫,培訓非民進黨籍、但認同愛台灣的優秀政務官,甚至有計劃訓練黨內的執政人才,針對最弱的環節:如經濟、外交、教育等人才,虛心吸納黨外的人才,並且在地方選舉勝選後,搭配地方首長培訓相關執政人才,就可以慢慢累積相關執政人才。主要就是要廣納各階層、各領域的人才,其實很多人願意出來為民服務,但請民進黨不要只是派系勢力考量,或是為了安插人事去進行人事安排。應該要培訓執政人才,建立優秀的執政團隊,才能處理繁雜的國政。

4、關懷弱勢族群:當年許多社運團體為了爭取發聲,與民進黨進行串聯,而民進黨因為草根出身,也不斷為弱勢族群代言。但取得執政權後,卻慢慢遠離最草根的弱勢聲音。很多弱勢族群需要公權力更多的支援,雖然民進黨失去執政地位,國會也變成少數席次,但如果能夠調整方向,多為弱勢族群發聲,民進黨更應該要注意新的二讀通過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案」,因為如果修正案通過,許多弱勢的族群參選或是參與政治,都面臨門檻提高、保證金提高,會造成未來不再有代表獨立公民的年輕人可參選。如果民進黨可主動關懷這些弱勢族群,就可以吸收很多不同光譜的力量,真心關懷政治之後,自動會擴大影響力,也感動更多人。

5、消弭族群界線:誠如段宜康講的,民進黨失敗另兩大原因為:本土化價值淪為對外切割和對內鬥爭的工具,以及執政內容背離進步價值。這不就是很清楚點出,每一次操弄本土愛台灣的情緒,已經無法再感動人民。愛台灣也不應該是民進黨的專屬權力,不能為了意識型態每一次都切割不同言論及不同價值。民主社會本來就呈現多元化的價值,以及各種不同的價值體系,民進黨這幾年逐漸變成一言堂,只要與主體價值不符合,就被扣上不愛台灣的帽子,這是很不明智的做法。因為愛台灣有很多方式,只要方向正確,沒有誰可以壟斷解釋愛台灣的行為。民進黨不應該只是講台語的閩南人政黨,應該包容各種族群,原住民、客家、南部北部人,甚至新加入台灣的新住民(外籍新娘、移居的大陸居民等)。這樣民進黨才不會淪為少數族群把持的政黨,如果真心愛台灣,應該要廣納各種意見,聽從不同族群的聲音,盡力消弭族群界線,因為大家都是台灣人,更應該互相照顧,不應用恐懼駕馭人民,或是藉由攻擊某個族群成為主要論述價值。只要能夠建立更寬廣更公正的永恆價值,就不會讓執政內容背離當初所堅持的價值。而這一點就是謝長廷所說的「初心」,唯有記得當初出發時的座標,政治人物要記得出發時的價值,才不會迷航。而民進黨當初的價值是:「勤政、清廉、愛鄉土」,而且要不悔地追求民主。

能說的都說了,民進黨加油吧!不需要跟國民黨比爛,重要的是,自己進步了多少,能否再次感動人民。至於改善初選制度、人頭黨員、派系問題等等,個人認為是比較枝微末節的事,先把民進黨的核心價值確立,一切就自然迎刃而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