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9日 星期二

柏楊逝世!台灣人權里程碑還要繼續走!還需要努力追尋的人權路!

圖片是柏楊在綠島人權紀念碑落成時留影,引用自人權教育基金會網站,連結為:www.href.org.tw/green/memorial-history.html

如您支持本文請多轉貼訂閱!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Add to My Web儲存至「分享書籤」
柏楊在綠島人權紀念碑寫的碑文如下:『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2008年4月29日凌晨1點12分,知名作家及人權鬥士柏楊走完一生,病逝在新店耕莘醫院,享壽八十九歲。柏楊原名郭定生,1920年3月7日生,又是一個熱情的雙魚座!出生於河南開封,後來父親為方便替他轉校改名為郭立邦,後來又自行改名為郭衣洞。柏楊這個筆名來自於中橫公路有個台灣原住民部落諧音為「古柏楊」。另一個筆名則是鄧克保,他用這筆名寫下拍成電影的知名「異域」小說。中學時加入地下的國民黨青年地下組織,可說是熱血青年一枚,1938年加入國民黨,1949年隨國府播遷來到台灣。1950年忠黨愛國的柏楊卻開始惹禍上身,他被用收聽「匪區」廣播的罪名判刑6個月。出獄後擔任教師。1954年到救國團任職期間,開始寫作小說。1960年5月開始用筆名「柏楊」在自立晚報專欄開始嚴厲批評時政。1961年開始以「鄧克保」筆名用報導文學方式發表「異域」一書,描寫滇緬泰國邊境,國民黨孤軍奮力戰鬥的心酸故事。

1967年柏楊代班主編中華日報連載的「大力水手」漫畫時,因為一幅卜派父子流落小島樂不思蜀,兩人準備競選總統,柏楊將英文「Fellows伙伴們」翻譯成「全國軍民同胞們…」,結果被羅織罪名為諷刺蔣中正父子,以共產黨間諜及打擊國家領導中心的罪名判處12年有期徒刑,1969年起囚禁於景美軍法監獄,三年後被送到綠島。1975年蔣中正過世後獲得減刑三分之一為8年有期徒刑,但1976年刑滿後仍被無故留置綠島,最後國際特赦組織等人權團體不斷呼求下被釋放。在獄中完成「中國人史綱」、「中國歷代帝王皇后親王公主世系錄」、「中國歷史年表」三部書稿。出獄後從1983年開始翻譯寫作「柏楊版資治通鑑」,到1993年出版了72冊。1994年起擔任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創會會長。

我印象最深刻是國中時期曾拿到一本柏楊1985年寫的「醜陋的中國人」,那是我的國文老師(她是支持民進黨的黨外人士)拿給我看的,當時懵懵懂懂只囫圇吞棗看完,大意是了解了華人共同文化上的許多缺陷,柏楊給了很多批判及檢討。當時我要謝謝這個國文老師,因為她的啟蒙,我才大量閱讀了台灣歷史地理,從而開始喜歡研究台灣的歷史,也從那時候看到許多黨外查禁的書籍,知道了台灣必須要獨立的必然性。因為家中長輩都是支持國民黨,所以我一直到離家北上唸高中,才開始敢公開大量接觸黨外書籍,隨著台灣民主進步開放,現在我們才享有珍貴的自由。

而對於柏楊這樣一個忠黨愛國的外省籍同胞,獨裁者不會因為其身分就放過他,勇於直言的柏楊還是受到外省領袖的下獄迫害,足足坐了9年又26天的牢獄。我看到很多網路上的人把柏楊拿來跟李敖比較,其實有啥好比,兩個都是被迫害的外省同胞罷了!在那個不自由的年代,不用比較的是悲傷,也不需要比較暗夜哭泣的淚聲,我在此要特別歸納出台灣以下需要努力的人權標準:

◎對於外籍同胞及勞工的對待:自從爆發高捷外勞虐待案後,雖然政府已經多方查緝,但仍然未能嚇阻台灣雇主的虐待情況。在我居住的苗栗鄉下有許多嫁為台灣新娘的外籍同胞,因為還未能取得身分證,所以為了家計只能偷偷去接受一個月幾千元低薪的工作,甚至要忍受工作環境惡劣、危險的可能性!而更多外籍勞工在危險的工作環境中為台灣經濟奉獻,但連基本的溫飽及人權都還未受保障,這分明是文明台灣的恥辱!大家如何坐視這種殘酷的事情發生?人權是普世價值,非關族類及國籍,台灣在外籍同胞及勞工部分,還需要加把勁!

◎政府施政的透明度:台灣從威權體制解嚴走過來,雖然歷經政黨輪替,但政府許多施政仍然依照過往程序,未能透明讓人民監督,加上立院紀律廢馳,台灣許多政府機構根本就如同無人監督的狀態!更多的狀況是因為法案尚未通過或修正,許多政府施政的資料未能透過合理的公開管道,讓民代或是人民來監督觀看,因此我在此又一次呼籲國會應該要趕快通過以下法案,讓政黨、政府的施政及行為都能夠透明公開,可以有法依循:包含「各級政府組織行政程序法」、「政府資訊自由及人民隱私法」、「機密檔案公開法」等,以上都是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徹底公開政府施政的過程及行政內容,讓社會公眾共同檢驗。

◎弱勢團體的照顧及政策:經濟上的貧富差距,以及各種社會變動,都讓社會弱勢族群想要翻身變得更為艱難!因此政府應該要多關心弱勢團體這個面向,提供各種照護服務網絡,或是提供相關的支援系統,能夠救助許多遭遇困苦的家庭及人民!日本前陣子推出大學讓家庭收入清寒的學生入學方案,因為教育是一切的基礎,所以政府也應該在教育、稅制、還有政策面上多提出讓弱勢團體得到安養的方案。像馬總統選舉政見-促進所得公平分配、利用稅制補貼弱勢家庭等,都是值得推動的方案,以下引用自馬蕭競選網站,這個補貼方案我舉雙手贊成:http://www.ma19.net/policy4you/economy/tax

對中低收入勞動家庭實施退稅補貼「468方案」:
實施「勞動所得退稅補貼」新制,讓有工作收入的低所得家庭,在報所得稅時,政府不但不課稅,反而發給補貼。為減輕勞動所得者的租稅負擔,增加工作意願,協助低收入之工作家庭脫離貧困,我們主張有工作收入的低所得家庭,在報所得稅時,政府不但不課稅,反而發給補貼。人口愈多、工作所得愈低的家庭,得到的補貼愈多。而且為增進工作意願,家庭的工作所得從低水準開始增加時,補貼額度也等比例增加,要等所得達到比較高的水準以後,補貼額度才會減少。這種鼓勵就業的「負所得稅」制度,又稱工作所得租稅扣抵 (earned income tax credit),在美國行之多年,頗有成效,台灣應當引進。每年我們將編列250億元預算來實施這個制度,預計有約90萬中低收入的工作家庭,一共320萬人受惠。這個制度不但可以把落入「新貧」的中產階級家庭,從邊緣挽救回來,也可以雙雙提升國人的工作意願和廠商雇用勞動者的意願,對於失業率的降低,將有立竿見影之效。

◎台灣關心國際人權的參與程度:當年戒嚴時代許多被關的政治犯,都有賴國際關注人權的團體營救,如今台灣已擠身民主國家、享有繁榮的經濟發展,從接受人權關心應該要轉成輸出人權關心的國家了!除了要關注自己境內的性別、國籍等跨界的人權議題,我們應該多參與國際上各種人權議題,像前陣子西藏受到武力鎮壓,台灣人們就應該站出來,發出聲音讓大家知道,我們堅決支持普世的人權價值,不能仗勢自己武力強大,就隨便殺害或傷害弱勢的族群。台灣的過去雖然是一場悲劇,但我們要共同追尋沒有悲劇的美麗世界!同時也可藉此突破台灣的外交窘境,用人權關懷爭取國際的曝光度

不訴求悲情,也不要再說族群對立,人權不是某個人、某個黨、或是某一群人的專屬,人權是一個共同的世界價值,如果你不追求,不捍衛,當你看到身邊的人受到迫害而不出聲,等到有一天自己成為受害者,如何還有聲援與支持的人群呢?台灣,需要堅定地追尋這些人權價值!大家一起努力吧!我想到柏楊竟然選擇將骨灰灑在讓他失去自由的綠島,想起綠島小夜曲,想起碑文上所寫那些長夜哭泣的母親,我就不禁潸然淚下………………………
如您支持本文請多轉貼訂閱!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Add to My Web儲存至「分享書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