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4日 星期六

貪婪-希望台灣能有改革的契機

http://www.nytimes.com/2010/04/23/opinion/23krugman.html


先來看一篇著名的經濟學家Paul Krugman克魯曼,在紐時所寫的一篇文章:「Don’t Cry for Wall Street

http://udn.com/NEWS/WORLD/WOR2/5556897.shtml

聯合新聞網有翻譯:經濟日報╱吳國卿譯

特別節錄幾段在以下:


我真希望他沒這麼說—不只因為就政治來說,他必須和銀行家保持距離,也因為歐巴馬應該做對國家有利的事—就只要如此。如果這麼做會傷害銀行家,那也無妨。

不只如此,改革真的應該傷害銀行家。愈來愈多分析顯示,過度膨脹的金融業正傷害廣泛的經濟。限縮過大的金融業不會討好華爾街,但對華爾街不利的事卻對美國有好處。
----------------------------------------------------
我們都聽說,這種獲利是合理的,因為金融業為經濟作出莫大貢獻,金融業供輸資本到生產性的用途,分散風險,增進金融穩定。但這些都不是事實。

資本並非供輸給創造就業的創新者,而是挹注了無以為繼的房市泡沫;風險未見分散,反而集中;當房市泡沫破滅,金融體系隨之內爆,並造成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全球衰退。

為什麼銀行家這麼容易撈錢?我和許多金融經濟學家的看法是,因為他們用別人的錢賭博。金融業用借來的資本作高風險的豪賭,而且資金成本低廉,因為投資人不了解這個產業有多脆弱。

華爾街自詡的金融創新利益呢?我贊成經濟學家薛樂弗(Andrei Shleifer)和韋希尼(Robert Vishny)說的,許多這種創新為了製造安全的幻象,和提供投資人「假替代品」以取代銀行存款等舊式資產。最後這些幻象破滅,造成災難性的金融危機。


其結論如下:

實際上,我們已耗費太多財富、太多人才在這個設計、兜售複雜金融產品的產業,而這些產品卻反過來會炸掉我們的經濟。結束這種狀態將傷害到金融業。那又如何?

雖然我無法全盤接受Krugman克魯曼的經濟論點,但是這篇文章鏗鏘有力點出,美國資本主義中的貪婪造成金融產業的大危機,完全是因為「金融業供輸資本到生產性的用途,分散風險,增進金融穩定。但這些都不是事實。」而且「資本並非供輸給創造就業的創新者,而是挹注了無以為繼的房市泡沫。」

而為什麼這些金融銀行家完全可以如此貪婪?因為「他們用別人的錢賭博。金融業用借來的資本作高風險的豪賭,而且資金成本低廉

而克魯曼認為「華爾街自詡的金融創新利益呢?」也只不過是「許多這種創新為了製造安全的幻象,和提供投資人「假替代品」以取代銀行存款等舊式資產。最後這些幻象破滅,造成災難性的金融危機。」

我不知道何時台灣才有人、才有知識份子、才有我的師長輩有份量的人,有經濟素養學識的人,還有像彭淮南這樣的高官,可以真心提出這樣的晨鐘暮鼓、醒世良言。我自己本身是農業經濟背景出身,當年台灣的經濟發展過程,有很大一部分其實動用當時農村豐沛且低廉的勞動力,為工業及貿易出口提供源源不絕的勞工資源。雖然國民黨進行了還算成功的農村改革(平均地權、讓佃農分取地主的耕地,如果不算濫殺無辜、白色恐怖、清鄉等,這個土地改革不得不作,結局算成功!)但是國民黨長期壓抑稻米及農產品價格,以達到整體物價平穩,同時達成穩定出口的經濟發展成果,但現在農村的凋零、農民生活的困苦,農產收入無法糊口等苦果已經逐漸浮現。

台灣經濟發展造就一批有錢人,她們累積財富繼續投資股票土地,農民只能有中低收入繼續留在農村,結果反倒這些科技新貴擁有更多有價值的土地,賺進更多台灣經濟發展過程的財富,憨厚的農工階級則只賺到溫飽,但期盼子女能夠接受高等教育翻身。在以前公平聯考的時期,很多貧窮小孩真的翻身,現隨著資源更加壟斷集中,台灣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中下階級也越來越難有翻身的機會。

台灣和美國並沒有不同,但台灣多了過去一段極權統治、所以更多特權階級,在一些特許產業如能源、金融、高科技發展等部份,都由少數和政府有特殊利益關係的人把持;這些人最後申請成立銀行、用大眾的錢來炒作房地產、投資各種事業,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新興富豪階級。當然台灣不乏白手起家的創業家,但是整體而言,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都是靠著產作房地產致富累積財富的富翁。即便像國揚侯西峰、翁大銘這一類失敗又重新累積財富的故事,也都因為她們擁有大量的土地和房地產。所以台灣真正的經濟發展說穿了,當人力勞動成本不再享有優勢,基本上已經結束經濟成長的趨勢,其他的部分就是大量土地及房地產的增值帶來,同時帶動了高房價的痛苦指數產生。

不知道何時台灣會有像克魯曼這樣的知識份子,講出大家不願意戳破的真實,台灣的富豪特權階級們,一路以來踩在農民、工人頭上,財富累積不管如何遞嬗,只是這些富豪家族的後代開枝散葉,繼續用前一代,或者用銀行這種金融機構從大眾身上累積的錢,不斷從事新領域的開發,台灣老早失去了階級流動的機會與可能性,而富豪階級也絲毫不憐憫貧困階級。去中國賺錢、現在台商要回流、要求政府要作各種改變的富豪,又是誰?真正擁有台灣財富、擁有豪宅、籠絡政治人物的又是誰?大家難道不清楚嗎?但美國不愧是個強國,何時台灣才有這樣戳破真相的知識份子?我等著!

------------------------------------------------
但對華爾街不利的事卻對美國有好處。…..他必須和銀行家保持距離,也因為歐巴馬應該做對國家有利的事—就只要如此。如果這麼做會傷害銀行家,那也無妨。


最後我想到曾胡治兵語錄所寫:

帶兵之人,第一要才堪治民;第二要不怕死;第三要不急急名利;第四要耐受辛苦。這裡面也講到,將才要有才能智慧;第二要不怕死,同時不能急於名利,因為「為名利而出者,保舉稍遲則怨,稍不如意則怨;與同輩爭薪水,與士卒爭毫厘。」

貪婪的世界,我喜歡聽這首歌,小丸子電影版卡通的一首好聽的歌!

爺爺的老時鐘:小丸子3年4班參加合唱比賽的曲子



http://mymedia.yam.com/m/266539


http://mymedia.yam.com/m/2153432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