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只是一朵玫瑰

莎士比亞: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玫瑰就算換了名字,也依然芬芳。


所以我用這首詩紀念這朵玫瑰,只是一朵玫瑰,也凋零也會枯萎,
但每朵玫瑰都曾經燦爛.........................

昂然而立
清晨露滴滑落
煙霧中的清香
一層層花蕊包裹
緊密呵護
是瑰麗的夢

只有詩人可以
低垂淚珠
歌誦花叢中
一朵唯一冠絕群芳
美麗的花顏

我未曾見過
滿叢絢爛依戀的刺痛
劃破堅貞鮮血
如同溫潤唇
吻上荊棘
深淺兩色紅琉璃
放肆的綻放

暴風來襲
花葉顫動後飄落
連凋零也要
伴隨最紅的火焰
枯萎夾在歷史書扉
許久未能窺見
玫瑰的悲劇
就是本身的美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