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日 星期六

中國強大了!但中國人的精神呢?!


圖片是北大教授:辜鴻銘
先來看一則消息,中國到2010年2月仍舊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國!

中央社╱台北2日電

美國財政部的報告說,截至去年12月,中國仍領先日本,是美國國債的最大持有國,今年2月份依然如此。

華爾街日報報導了這份報告的內容。報告顯示,截至去年12月,中國持有8948億美元美國國債,而日本所持的美國國債是7657億美元。截至今年2月份,中國持有8775億美元美國國債,規模仍然高於日本所持有的7685億美元。今年2月份,英國持有2335億美元美國國債,成為美國國債第3大持有國。報告顯示,2008年6月至2009年6月,中國也是美國國債最大持有國,所持規模為1兆4600億美元;日本第2,所持美國國債規模為1兆2700億美元。

前,美國財政部統計報告說,日本已超過中國成為美國國債最大持有國。新的報告顯示修正後的數據,日本仍是位居中國之後的第2大美國國債持有國。

上海世博轟轟烈烈開幕了,很多朋友跟我說中國變強了,應該去看看世博,並且台灣不應該自外於中國,應當要好好思考在中國崛起後,台灣如何扮演應對的角色。

在這裡這篇文章我不打算評斷中國強大的內涵,也不打算推論台灣應當怎樣在世界局勢中獲得一席之地,我想討論的是:台灣如何在中國強大後,仍然過好自己的日子。你看報導中國成為美國國債最大持有國,美國也只是希望中國成為負責任的強國,但美國也沒有想要美國變成中國的一部分吧?!

我們先來認識一個人,年輕一點的朋友可能沒聽過這個北大的教授:辜鴻銘,他是民國初年北大享譽國際的老師,當年北大校長蔡元培不管多方阻礙,延聘了李大釗、陳獨秀、魯迅,辜鴻銘等人任教講學,讓北大成為當時中國重要的學術研究中心,也因為這些教授有不同的思想內涵,有激進、有共黨、有左傾、或保皇等不同思想代表,使北大文化交融、薈萃人文成為新文化最重要的搖籃與發源地,也是中國知識份子的自由、開明、反對封建、反對極權的最高殿堂。

辜鴻銘(1857至1928年)出生於馬來西亞,是近代稀少的博學漢學家,他熟稔中國傳統文化,又精通西方語言與文化,被稱為「清末怪傑」。他精通英文、法文、德文、拉丁文、希臘文、馬來文等9種語言,並且通曉文學、儒學、法學、工學與土木等文、理各科學問。天才的辜23歲便已取得愛丁堡大學碩士和德國博士學位,並曾在義大利、奧地利和德國求學進修。他最大的成就是翻譯中國「四書」中的三部—《論語》、《中庸》和《大學》,並且著作《中國的牛津運動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teiria/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276522 (原名《清流傳》)和《中國人的精神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teiria/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13369 (英文:The Spirit of the Chinese People,原名《春秋大義》)等書,中國人的精神這本書我最近又讀一遍,並非我想成為中國人,我讀是因為這本書非常具體描摹出,一個優秀的中國人,所具備的種種優點,在這本《中國人的精神》中,辜鴻銘彙整概括把中國人的優點概括為「溫良」(英文用:gentleness)。這本書當年是由辜在1914年開始發表於當時的英文報:「中國評論」,一系列關於中國人精神論文集結而成的一本書,書中用他精湛的英文,向國際闡釋中國人的精神生活,宣揚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讓西方人了解中國人,並且也點出中國人具備的種種美德。1915年北京每日新聞社集結出版了第一版,中文題名為《春秋大義》,1916年這本書出版了德文版,1917年出版法文版,成為西方國際友人了解中國、中國人最佳的入門書。

大家想想看,1914年當時,中華民國剛革命成立、南北政府對立(袁世凱、孫中山在廣東各自有政府,1915年袁世凱稱帝,南方發動護法戰爭。當時軍閥割據、列強凌辱中國!)在這樣的環境下,學貫中西、通曉多國語言文化的辜鴻銘竟然力排眾議,主張用儒家思想對西方社會進行改造,並且還努力翻譯中國四書,致力在媒體上向西方人宣揚東方文化和精神,對西方認識中國產生極深遠的影響,西方就有一種:「到中國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鴻銘」的說法。

也許你認為辜是個守殘抱缺的傳統腐儒,或者以為又是個自大高舉中國傳統文化大旗的書生,但都不是,其書中刻劃中國傳統的信義、仁愛、博愛、對於國際的溫和仁義、對於弱小婦孺的道義照顧,對於同伴夥伴的誠信,還有對於正義公理的執著追求,對於真相事實的格物致知、以及獻身生命的崇高理念,皆有深刻完整的論述,可以說把中國人應當具備的美德以及傳統思維,都做了具體陳述!提名為《春秋大義》應當也是效法孟子云:「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還有太史公在《史記•孔子世家》中評論:「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紀,別嫌疑,明是非,定猶豫,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存亡國,繼絕世,補敝起廢,王道之大者也。」

中國傳統文化、還有各種千百年流傳的精華,就是這樣美好與令人折服,連西方強國都要對辜鴻銘筆下的儒家道統心嚮往之!要了解這個在北大校園中一直堅持著傳統服裝,垂著辯子卻又熟悉多國語言的儒者,請看其維基:http://zh.wikipedia.org/zh-tw/%E8%BE%9C%E9%B8%BF%E9%93%AD

以下從網路蒐集了幾則小軼事,足証中國知識份子的風骨應當如何!

◎辜回中國後在張之洞幕下擔任國外事務官員,1902年張之洞在慈禧生日那天舉行慶祝活動,用新式銅管樂隊演奏新編的「愛國歌曲」祝壽。辜當時感嘆:「滿街都唱‘愛國歌’,未聞有唱‘愛民歌’者。」當場說道:「天子萬年,百姓花錢;萬壽無疆,百姓遭殃。」滿座面如土色,他卻言笑自若。

◎袁世凱出身行伍,總強調自己沒學問但善於實幹,袁曾經向德國公使吹牛:「張中堂(張之洞,科舉探花出身)是講學問的;我是不講學問的,我是講辦事的。」袁世凱幕僚將這件事得意地告訴辜鴻銘。辜鴻銘不假思索回答:「老媽子倒馬桶,固用不著學問;除倒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無學問的人可以辦好的。」

◎辛亥革命那年冬天,袁世凱請唐紹儀(清尚書、民國總理)和張謇(清狀元、實業家)設酒宴邀請辜,希望辜鴻銘支持袁世凱,辜鴻銘當場翻臉,稱二人為「土芥尚書」和「犬馬狀元」。唐紹儀挨駡卻很尊敬辜鴻銘,辜鴻銘死後還努力向政府申請國葬,可惜未果。袁世凱稱帝後,辜鴻銘這個一生保皇黨的書生卻怒駡:「袁世凱之行為,尚不如盜跖賊徒,其寡廉鮮恥無氣義乃爾耳。」後來更直接叫袁世凱「賤種」。袁世凱很生氣,但辜鴻銘名聲太大又不敢直接迫害,想收買辜卻又拒絕。

◎蔡元培擔任北大校長後,見多識廣的北大學生們大多接觸自由、民主、進化論之類的東西,突然看見一個留清朝辮子又滿腔洋人腔的老夫子在講台上,都發出一陣爆笑。辜鴻銘卻說:「諸位同學笑我,無非是因為我的辮子,我的辮子是有形的,可以剪掉,但諸位同學心理的辮子卻是無形深刻的,就不是那麼好剪」。狂妄的北大學生們現場一片靜默。

◎1920年,46歲的英國作家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到中國,聽人說:「到中國可以不看紫禁城,不可不看辜鴻銘」,毛姆的朋友寫了一封信給辜鴻銘,請他上門來和毛姆見面。但當時年過60的辜鴻銘根本不理他,毛姆只好自己找到辜鴻銘居住的地方(今北京東城區柏樹衚衕28號),親自上門拜訪。一進屋,辜就不客氣地說:「你的同胞以為,中國人不是苦力就是買辦,只要一招手,我們就非來不可。」毛姆尷尬不已,不知所對。

我就不一一列舉了,中國當然是強大了,奧運、世博、經濟發展,但中國的崛起為人民謀取了更高的福利了嗎?經濟發展為小民們的經濟生活求取了更多福祉嗎?各種大型活動讓中國更民主自由了嗎?中國的強大有讓極權專制的共產黨反省?有讓中國知識份子更加自由發表言論?有讓中國傳統文化更加興盛?有讓中國傳統思想更加發揚光大嗎?強大的中國不應當只是口口聲聲要攻打台灣,不應當只是野蠻狂妄欺壓週邊國家;強大的中國更不應該只是讓特權階級變得有錢、讓金錢物慾橫流,所有老祖宗的東西都拋諸腦後!強大的中國不應該讓知識份子更噤聲不語、大家駝鳥般不敢講出真話、不敢議論時政、只讓少數共產黨決定中國大多數人民的未來!而更荒謬的是中國強大後,難道讓原本追求階級平等的共產黨,箝制思想言論,塑造更多特權迫害廣大的勞動人民,枉顧最多勞動階級的利益,這是強大中國想要的結局嗎?

請看Billypan的部落格這篇文章:中國網路自由報告,連結為: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16375672

請各位中國朋友記得在將近一個世紀之前,這位留著辮子、會講多國語言,但又一生保皇的傳統讀書人-辜鴻銘,他至少還敢罵慈禧太后、敢罵袁世凱,中國變強大當然很好,可是如果這些基礎傳統的文化資產都喪失,知識份子不敢講真話,人民生活更清苦、貧富差距更大,對於真理正義更不敢追求,甚至水準倒退到連清朝慈禧太后、北洋袁世凱時期都不如,那這樣的中國再強大又如何?!如果中國人的精神和知識份子的風骨都不見了,如果辜老看到現在中國箝制言論,而一堆學者還呼應成為迫害民主人權的幫兇,辜老地下有知應當會流淚吧!

請記得:在中國人的精神中,辜鴻銘把中國人的優點概括為「溫良」(gentleness),他也評析說:「中華民族精神不朽的秘密就是中國人心靈與理智的完美諧和。」

中國的強大,除非有這樣的反省與內涵,否則與台灣何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