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3日 星期四

從中國社會的階級矛盾看台灣

http://ipoem.cca.gov.tw/poem/mm00031091/showBlog.html
  
請幫我投票,參加文建會詩詞創作部落格比賽,進入決賽,每人每天可以投一票,投票也可抽獎有豐富獎品喔,6月10日截止請幫我每天投票呀,也請轉發親朋好友謝謝!

這幾天中國有兩件大事情,非常值得台灣觀察,第一件事情是「校園喋血案」,中國這幾個月內好幾起幼兒園、學校兇殺案,陝西漢中前天發生校園弒童案,據公安部門初步調查,這起凶殺案是犯罪嫌疑人與園長間的租房房租及租房期限糾紛所致。但是由於中國獨特的國情,中共公安部,教育部馬上緊急部署,加強學校保安防範。不過真正兇手的行兇動機,兇手身分,還有實際的狀況政府仍然不願意公佈,當地政府至今嚴密封鎖消息,甚至將受害幼童家長隔離,不讓他們見到子女的屍體。

溫家寶也表示:頻頻發生殺童案,說明大陸社會存在深層次矛盾,而且日趨尖銳化,官方正在努力發揮基層的協調作用,維護民眾的生命安全和權益

以下引用自聯合新聞網:校園頻喋血 溫家寶:社會有矛盾

http://udn.com/NEWS/MAINLAND/MAI2/5597006.shtml

鳳凰衛視報導,中共總理溫家寶昨天表示,頻頻發生殺童案,說明大陸社會存在深層次矛盾,而且日趨尖銳化,官方正在努力發揮基層的協調作用,維護民眾的生命安全和權益。

報導指出,大陸兩個月內發生六起幼兒園、學校兇殺案,在國際上造成了惡劣影響。原因不僅僅是治安的問題。在天津出席會議的溫家寶,被媒體問及這些問題深層次的原因,以及政府如何管控時,他表示,社會矛盾的深化和存在不公平問題是導致事件發生的根源。他說政府需要發揮基層組織的協調作用,保證民眾,不僅僅是兒童的生命權益。

溫家寶說:「除了採取強有力的治安措施之外,還要注意解決造成這些問題的一些深層次的原因,包括處理一些社會矛盾,化解糾紛,加強基層的調解作用,這些工作我們都在努力去做。」

陝西漢中前天發生弒童案後,中共公安部,教育部緊急部署,加強學校保安防範。不過,對於兇手的行兇動機,目前都不清楚。香港媒體報導,案發後,當地政府猶加驚弓之鳥,至今仍嚴密封鎖消息,甚至將受害幼童家長隔離,不讓他們見到子女的屍體。陜西省委書記趙樂際會同省市縣各級黨政部門,昨天凌晨召開緊急會議,並啟動了追究責任等五項善後處置措施。新華社報導,陜西省漢中市幼兒園惡性案件處置小組獲悉,據公安部門初步調查,這起凶殺案是犯罪嫌疑人與園長間的租房房租及租房期限糾紛所致。

接連發生的校園安全事件,使大陸各級中小學與幼兒園啟動了更嚴密安全防護措施。目前北京市五百餘所中小學、幼兒園,共配備了近兩千名的專職保安人員,還配備了警棍、噴霧劑。

大陸輿論認為,亡羊補牢固然需要,但是不能僅以兇手精神不正常為理由;民辦教育機構的安全也是存在很大紕漏。

另一則新聞是台灣鴻海在中國的公司富士康,5月11日晚間富士康一名24歲女工跳樓身亡,成為該廠半年來第八宗員工自殺事件。一個公司在某段時間有8個員工跳樓,雖然還有中國心理專家說:依照富士康高達42萬員工數量,這自殺比例還比中國自殺平均值低,但是顯然公司內部的管理出現了問題。鴻海集團素來以軍事化管理著稱,「有員工表示,富士康內缺乏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員工關係冷漠。」

富士康是這樣表示的:員工跳樓頻發已不單是企業自身問題,而是社會問題,希望政府和相關社會機搆能參與解決。

以下引用自新聞報導

針對八連跳,深圳富士康發言人劉坤還表示,富士康已經全面展開調查,也了解情況,但實際上,「發現這些事件與企業的生產經營管理方式沒有直接關係」。香港文匯網報導,劉坤說,集團將會藉此檢討,將更多關注員工的心理狀態,避免悲劇再上演,但是也必須承認,工作中有些地方可能沒做得那麼細。

劉坤表示,根據觀察,發生的多起跳樓自殺事件集中三大類人:一是個人情感出現問題的人;二是有生理疾病問題的人;三是社會防範意識不夠的人。

他表示,「他們有事不敢說出來,不去求助,但自己有壓力卻沒辦法承擔。我們發現,這已不單是富士康集團的問題,而是全社會的問題。」

以下是報導關於富士康內部的工作情況:

廣州日報報導,5月13日報道前日晚上7時許,一名24歲富士康女工從龍華街道水斗新村一出租屋跳樓身亡,成為富士康半年來第八宗員工自殺事件,墜樓事件已總共造成了六死兩傷。對前日的事件再次表示遺憾的同時,富士康也已經引入心理專家對員工進行心理疏導。昨日兩名已經離職的富士康員工小林和小麗講述了自己在富士康工作的點滴感受,他們表示,富士康的企業精神非常「嚴謹」,但企業文化對員工的精神生活卻關注不夠。「很多工友幹幾個月,覺得壓力很大就離職了,來的人多,走的人更多。」

據報導,在富士康廠內,平均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早上7時30分進廠,晚上7時30分出廠,中間有一個小時的午飯和休息時間,其中兩個小時以加班算。小麗說,員工手冊規定每工作兩個小時就可以休息十分鐘,但是很多時候都不能按規定休息,往往是除了中午休息一小時外,一天就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上洗手間。有的部門甚至長期要加班三個小時。

小林表示,金融危機後,富士康為了壓縮人力成本,普遍存在一個人要幹兩個人工作的現象,一提起上班,整個人就沒勁了。「上班真的很累,精神很緊張,既要趕進度,還要小心『陷阱測試』。」小麗說,進廠之後,工友相互之間不許講話,不許打瞌睡,如果違反了就要扣績效獎、向大家做檢討。「有的女孩子做檢討時聲音小,就會挨罵,好多人都被罵到哭,最後還要所有工友在其檢討書上簽名。」

報導稱,最讓普工們感受到精神壓力的是所謂的『陷阱測試』,也就是管理人員故意在流水生產線上製造一點小錯誤,比如拿走一張小貼板,如果沒發現就要被處罰了。1月份跳樓的馬向前的姊姊、曾是富士員工的馬麗群,在11日白天的央視節目「新聞1+1」上表示,基層幹部不尊重員工自尊心。員工被訓練成一台機器,工作十分辛苦。央視記者白岩松則在節目中質疑:一、富士康太大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遙遠;二、要正視80後和90後的打工著,他們在抗壓、韌性、耐性上不如老一代的打工者;三、三月以來,已連六跳,富士康應盡早做阻斷工作。

大家看到了嗎?報導說:「在富士康廠內,平均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早上7時30分進廠,晚上7時30分出廠,中間有一個小時的午飯和休息時間,其中兩個小時以加班算。小麗說,員工手冊規定每工作兩個小時就可以休息十分鐘,但是很多時候都不能按規定休息,往往是除了中午休息一小時外,一天就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上洗手間。有的部門甚至長期要加班三個小時

雖然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是真實狀況,但是台灣公司如果僅僅用壓迫員工的方法,賺取大量的財富,累積富翁自己本身的身家財產,這算是哪門子的「企業經營」?我不禁想起我的企管所很多老師所說:台灣根本沒有真正的企業家,台灣現在看到的許多集團,一種是靠著當年政府管制的特權發跡,比如原物料買賣、金融保險、房地產等產業,在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累積財富;另一種是像鴻海這種以代工起家的集團,當年利用台灣低廉的人力,為歐美公司代工,賺取低廉的利益。因為當年台灣也和現在的中國一樣,不重視勞動人權,為了賺取外匯不惜犧牲勞工利益。當年的台灣更和現在的中國一樣,提供大量的投資獎勵及優惠,同時也坐視廠商污染台灣環境。看似高科技的晶圓代工、pcb板、筆電製造、面板產業,在過程中都會產生大量的污染,更遑論早期台灣的廢五金、拆船、鋼鐵等產業,都是高污染的產業,但政府沒有訂定相關法規管制、或者有法規但僅只是象徵性處罰幾萬元罰單,因此台灣早期產業就是將污染成本外部化,廠商無須負擔防治污染的成本,將污染水源、環境的苦果丟給全體台灣人民承擔,自己荷包賺的飽飽,開始利用金錢炒房地產,或者開始官商勾結,進入政府特許行業繼續大撈特撈。

我們大家都很清楚,很多到中國奮鬥的台商,接單製造後,靠的是利用中國政府的退稅獎勵,以及相關的減稅來賺錢。中國政府這幾年縮減出口獎勵,並且開始打擊高污染的產業,就和當年台灣一樣,隨著勞力成本提高、政府開始查緝污染,污染成本大幅提高。甚或人民幣升值,造成出口報價不利之後,台灣廠商就沒戲唱了,只能繼續像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台商繼續尋找下一個忽視勞工權益、不在乎污染環境的國家,甚至這些國家提供租稅投資獎勵,提供出口補貼獎勵等。這樣的循環已經在台灣看過一次、在中國也重演一次。

簡單講,台灣廠商賺錢的模式就是,利用大量低廉的成本,建立起工廠、以及標準的接單流程,將歐美日不願意做的低階產品接過來代工,利用軍事化、標準化提高良率的所謂「管理模式」,將工廠運作、代工金額壓到最低,然後透過當地政府提供的租稅、出口、各種獎勵,將污染成本外部化,污染留給當地環境,然後台商賺錢後,開始賄賂當地政府,或者和政府官員沆瀣一氣,因此廠商在勞動檢查、環境檢查都可以取得更多優勢。而美其名這些「增加就業機會」、「外資投資幅度增加」、「模範出口外銷廠商」的背後,說穿了就是血汗工廠的代名詞。外地來的民工、勞動者每一個人不被當人看待。在廠商眼中每一個工人、勞動者只是一個勞動單位,龐大生產線有標準作業程序,每一道手續、每一個流程都隨時被檢討,需要更高的效率與良率。因此軍事化的管理變成一種手段,不講人性,設計出「每天工作十個小時,早上7時30分進廠,晚上7時30分出廠,中間有一個小時的午飯和休息時間,其中兩個小時以加班算。往往是除了中午休息一小時外,一天就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上洗手間。」這樣荒謬的工作流程。

而這樣的設計是為了盡量壓低成本,讓廠商可以用更低價去搶代工的訂單,週而復始這些廠商逐漸規模變大,因為不想這樣做、或者沒有將規模變大的工廠只能被淘汰!而鴻海這種公司就開始併吞、擴張版圖,最後形成代工的巨大怪獸。當我們自豪全世界筆電、面板、晶圓、手機、科技產品有多少比例是台灣廠商製造研發,當我們自豪於全世界有多少高科技、多少消費性電子商品必須靠台灣製造時,我們何曾想過歐美日公司根本不想做這種利潤極低、污染環境、剝削勞工的產業。而到底有多少高科技是台灣廠商研發?多少產品是台灣廠商作出來,大家心知肚明!一台代工價格百元美金上下的筆電,最後在末端通路銷售上千元美金,真正最多的利潤在通路、在品牌廠商、在研發技術的真正「高科技」公司那裡,並不在台灣這些「高科技」公司手上。

我們卻不知道台灣廠商、台灣人都是血汗工廠的肇始者,就算不這樣嚴酷指責,至少是幫兇之一,而台灣為人稱道的經濟發展奇蹟,就是這些所謂科技業教父,用壓榨勞工、忽視環境污染、不管智慧財產權、不管研發基礎科學、短視近利,短線炒作、利用政府優惠稅制、利用政府各種補貼、利用政府獨厚某些財團、利用某些剝奪全民財富,讓園區「高科技」電子新貴分紅配股這樣的政策,我們的確造就了很多有錢階級,可是台灣最後剩下了什麼?

現在我們必須討論是否簽署ECFA、因為台灣勞工成本太高,環境也不容許再被污染!我們的「高科技」產業外移,那些賺大錢的高科技大老們回過頭威脅政府,如果不給予更多優惠、不給予產創條例中更多的土地開發、還有租稅優惠,這些「高科技」大老吵著要離開台灣!所以台北市精華地段的南港202濕地區,也不得不忍痛讓財團開發,惹的張曉風要下跪求情。而台灣這些賺大錢的富豪投資各種房地產、投資中國,同樣的劇本又去中國上演一次,兩岸官員也真像,利用大量投資增加當地就業機會、利用污染、虐待員工賺取大筆外匯,努力補貼財團出口退稅,反正那是人民納稅錢,又不是官員自己口袋掏出來!財團每一個都和當地父母官「麻吉」,君不見這些台灣「企業家」和每一個中國高官、台灣高官每每酒酣耳熱、稱兄道弟。觥籌交錯之間,美女在座,多少生意利益就這樣進入每家廠商、每個官員民意代表的口袋。

妳說我只會酸人,台灣很多廠商還是研發高科技,那可以告訴我為何台灣「高科技」廠商一天到晚辛苦打侵權官司,台灣某家高科技面板廠前總經理還必須60多歲去美國坐牢十四個月??為何政府租稅優惠一拿掉、為何勞工成本一上升,這些「高科技」廠商每個都馬上喪失「競爭力」?威脅要政府降營所稅、遺產稅、一大堆稅,最好這些富翁都免稅!不都是「高科技」產業嗎?超級有競爭力嗎?不是全世界多少高科技產業都要靠台灣廠商嗎?怎麼匯率稍微變動,就有上市電子公司從大賺變成賠錢?怎麼會突然某個歐美日大廠抽單,某家公司股價就狂跌?怎麼會現在「電子新貴」配股分紅用票面價值計算課稅,不是用以前10元課稅,「高科技」公司就沒有競爭力、留不住人才?號稱管理卓越的高績效公司,怎會讓員工只能一天上幾分鐘廁所、必須用軍事化管理,明明手上一堆現金、坐擁高額財富,還要稱年輕人「慣寶寶」?

這些問題的答案都在我們心中,我們也都知道答案!妳問我只會批判,我有良方嗎?我有,我用自己做實驗,但是沒人會理會我,也無所謂,但我會繼續往我的夢想前進,很辛苦很挫折,但是各位妳們呢?繼續領股票?繼續看看新聞批判?繼續看我部落格然後說是個窮書生的滿腹牢騷?然後繼續坐視這些「高科技」廠商拿政府減稅免稅補貼,自己乖乖繳稅?繼續看財團賺錢炒作房地產,然後自己買不起房子,自己檢討自己是不是沒有「競爭力」?擔心不簽ECFA產業外移,自己飯碗不保,只能憂慮上心頭,明明不知道ECFA內容為何,卻也要趕快逼政府簽ECFA?口裡罵中國黑心商品,譴責富士康這種沒良心的廠商,然後繼續看中國勞工受苦,嘲笑中國官員黑心、然後繼續看中國管制言論、封鎖媒體?然後繼續嘲笑創業的同學?自己卻只要在上市櫃公司領取高薪、股票分紅等。

大家沒搞懂嗎?這世界就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像我們這樣沒有家世、沒有遺產的平凡人;另一種就是已經手握財富、成為高官階級的富貴人。而如果妳不覺悟、只會照這些富豪的規則走,我想是一點機會都沒有的!妳說我挑起階級矛盾、唆使階級鬥爭,對,我是,因為這種區別並不是我造成的,而我只是想要打破這個階級壟斷,讓大家更平等,那是我的理想與夢想!每一個人出生不應該都是平等的嗎?怎有人會因為父母擁有大量財富、或者是誰的兒女就一輩子衣食無缺?而因為出生在西北貧窮的小農村,就必須忍受到富士康打工一個月一兩千人民幣的待遇,還要一天只能幾分鐘上廁所?一個世紀以前共產黨成立,共產黨曾經用無產階級專政、打倒特權橫掃中國,把地主權貴階級國民黨趕來台灣!

現在的情況是,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社會邊緣人、中下階級,只能去拿手無縛雞之力、沒有抵抗能力的小學生、小朋友大開殺戒,她們心中有不平、對社會有不滿,在這個階級對立(請原諒我必須用這個詞!)的社會她們即便用盡力氣,都掙不到立足溫飽的機會。就像溫家寶所說:「陸社會存在深層次矛盾,而且日趨尖銳化」,憑我平庸的小腦袋,我不知道這個風暴還會持續多久,還有多少人會去攻擊學校?還有多少像富士康員工會走上絕路?共產黨當初是一個理想的政黨,但現在看起來卻成為當初自己想要推翻的樣子了!共產黨已經失去改革熱情、台灣也是。

而從中國的社會樣貌,我們可以回來看台灣,台灣經濟發展均富程度當然高過中國,但是這幾年情況也相對惡化當中,我不是只有批評,我認為當初靠政府特權、房地產、特許行業、還有低廉勞工、不顧污染各種方法致富的富翁們,妳們可以去享受財富,但請不要阻礙台灣的進步。政府也不要再獨厚這些富翁、高科技新貴了!請看清楚,這些產業、這些「創新」、這些「高科技」、這些「管理營運模式」,都沒有替台灣帶來真正的「核心競爭力」。

大家還不醒嗎?不要再喊口號!「文創產業」、「台灣競爭力」,我只能默默努力,繼續用我的方法奮鬥,默默承受,然後繼續寫文章,希望可以多一點人覺醒!從中國的兩個悲劇,我深切希望台灣可以繼續幸福、永遠不要有這樣的悲劇!也希望大家要多思考,不要成為幫兇,這樣的事件絕對是個警鐘,說明了社會的確有衝突矛盾,而台灣社會並不是沒有這樣的衝突矛盾,並且根據我的觀察這正在升溫中,我只能努力並且祈禱!也希望妳一起來思考,改變,從我們自己開始!

延伸閱讀:

◎引用自苦勞網、「產創條例過了,恭喜大家」,連結為: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1624

◎蘇元良「蒼狼的腳步:迎向全球掠奪時代的觀察與省思」,連結為: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teiria/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08409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