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台灣港邊的精神



這陣子來回兩岸,許多中國朋友問我台灣的精神到底是什麼?我不會急著拿周杰倫的青花瓷給他聽、也不會介紹台灣的夜市和政論節目,我會傳給他幾段網路的歌,就是以下這幾首:


陳一郎-行船人的純情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m8GXm_wbpA


紅燈碼頭: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7DCePvPqx0



男兒漂泊的心情: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x-PDOGaWE0

伍佰-心愛的再會啦

黃妃唱的台語虞美人:妳應該沒想過中國古典詩詞可以用台語如此適切的演出!超優美又超有味道!妳可以學學李後主這闕詞怎樣用台語吟唱,那是最接近中原古音的方式!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0Ox142Sk2I



請妳先忍住想笑的心情,也不要在意這年代久遠、超過20、30以上的老台語歌,中國朋友,如果妳願意聽聽台語歌,聽聽台灣人的心聲,幾百年前我們祖先,不管來自漳泉福建廣東,或者偷偷從更內陸省份從沿海偷渡到寶島,那種「六死三留一回頭」的賭命決心,大夥都懷抱亡命之徒的心情,都想要到一個新天地開墾打拼致富,大家義無反顧離開家鄉,抱著家裡的神像、僅剩的錢與糧食,用最簡陋的舢板或船隻,橫越黑水溝拼了老命來到台灣,還要面對當時瘟疫荒煙漫草的台灣,面對原住民、獐癘蠻荒的各種挑戰,來到「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的亞熱帶荒島,必須胼手胝足、勞苦一生,但是為了新生活,許多你要稱之為海盜、亡命之徒、匪徒盜匪等等,都來到台灣,成為我們這群人的祖先!

台灣仍然是個淺薄的島嶼,大家還是衝突意見不斷,經過1949年國民政府敗退,又來了數百萬晚來的外省內地人,再次為台灣交織出各種悲歡離合,妳可能無法理解為何這些講台語的人喜歡唱碼頭呀、喜歡港邊離別、喜歡幾年離開、喜歡唱跑船愛人別抱的台語歌,又喜歡喝酒唱酒國英雄、乾一杯、舞女、沒有明天等等的心情,妳何曾想過這就是最典型當年,妳離開家鄉勇往直前,要開拓一個新世界懷抱的心情,沒有明天、不知道未來在哪裡?船一出發可能往東往西往大海深處,過了黑水溝誰知道會遇上什麼?有人獲得幾畝良田,穩定後趕緊接來故里的兄弟故舊,成為台灣許多同宗同姓的村落;有人開墾山區煉取樟腦,也得到雄霸一方的財富;晚來的客家人往山區移動,成為今天新竹、苗栗、高雄美濃、六堆等山區的客家庄!

出發前誰知道明天的命運呢?會往寶島來冒險的人都有賭徒亡命的性格與基因,這些精神也遺傳到如今,台灣人短視近利、愛計較、眼光狹小、喜歡賺了就跑,但這也撐起了台灣半個世紀的經濟奇蹟!許多中小企業憑著匹夫之勇,沒有太多資源卻提著一卡皮箱勇闖全世界,一如幾百年前祖先橫越黑水溝的決心,如同海盜般航行到全世界攻城掠地,又不同於北歐維京海盜打組織戰、有系統全面性地掠奪,台灣海盜單槍匹馬,憑藉少許資源,先奪取新大陸一點點立足之地後,就勇敢擴張、站穩腳步後依舊大量搬來親朋故舊,這一點如同這幾年回到中國投資的台商一般,一樣飛鴻飄邈的侯鳥性格,短暫地從一地又飛到一地,哪邊成本低就到哪邊設廠,哪裡有訂單就到哪裡參展,台灣人的性格,從幾百年前祖先渡海來台開始,始終都沒有改變!

而亡命之徒如果沒有稱霸成王,流落草莽成為社會底層,雖有不平之氣,但仍會努力用體力勞力換取糊口生活,妳可以看到台灣早年開墾山區許多有錢老爺開枝散葉富甲一方,但也有許多孤苦伶仃的苦力,成為隘勇、成為開墾台灣的先驅先烈。他們無名無姓,一縷魂魄成為無人塚無後人祭祀,或者在剿匪、對抗原住民戰役中成為萬人塚、義民爺,台灣山巔水涯如果有情,日日夜夜都聽的到這些無主孤魂吶喊,但他們也守護著這塊土地!1949年以後也有很多無名老兵,他們只是部隊裡被拉伕的小伙子,一轉眼半世紀回不了家,有些到山區種水果開墾橫貫公路,有些孤單風中殘燭在榮民之家等死,每個人心中都惦記著家鄉,有媳婦的想媳婦,沒媳婦的想要成家傳續香火,但這樣的夢想也極難成真!有些在白色恐怖時被同為外省人的爪牙陷害,在山野荒煙中再也找不到一丁點屍骨,連名字都未曾留下,家鄉的人也老早忘記這個離家的遊子!本省人還有親朋故舊幫忙伸冤,這些無名老兵,或者當年自忖短暫逃難台灣的年輕人,就這樣魂魄羈留在台灣。

這些零散無依的魂魄,和數百年來,明清時代的守軍、兵勇;或者清朝眾多來台灣尋求新生活的羅漢腳、清末割讓日本後,不願意再成為清國人的平民、還有一些留在這塊土地的日本人、以及千百年來就在台灣中央山脈走跳的原住民們,還有1949年渡海逃難的外省同胞,還有像我爺爺一樣從小接受日本教育,以為自己是日本皇軍的老頭子,都共同承擔台灣的命運。

所以中國朋友們,如果可以,請妳多聽聽台灣閩南語的歌曲,這些港邊惜別的歌曲,這些歌誦愛情但悲苦離別的歌曲,還有眾多採用日本曲調,但歌詞優美、意境深遠悲切的台語歌,就寫滿了台灣這塊土地的悲傷與無明!一如我對妳滿口標準京片子的驚訝一般,如果妳願意,中國朋友請妳也傾聽悲涼的台語歌,請妳回想李白、杜甫的創作,當年可是用台語古音來詮釋,妳可以試著跟我講幾句台語,妳會訝異於中國古詩詞用河洛古音(台語和河洛古音比較接近),用廣韻唐韻反切,李白將進酒吟唱起來會多麼有韻味(將進酒台語朗誦請見這個連結:http://www.youtube.com/watch?v=sANnrUeNCSA)!

妳會知道,相同與不相同,文化包容與不包容,祖先血緣相不相同,並不是用戰爭、用國籍可以區別;也不是用恐嚇、威脅可以強迫;文化的認同更無法用地理、歷史的淵源去勉強!

等妳聽完台語歌的港邊各種離情,也明白台灣人血液中冒險離鄉的因子,妳就會知道,要怎樣和台灣人當朋友,先來,乾一杯吧!台灣有優雅的繁體字、有千百年歷史的故宮文物,有吵雜好吃的夜市、有瘋狂熱情的電音三太子、有傳統書法古典周杰倫、當然也有低俗嚼檳榔、幹譙的國罵!更有藍白拖的台客style、以及對於中國古典詩詞四書五經豐富的理解。有愛聽日本演歌的老人、哈日愛用日貨的青春妹妹;也有喜愛票戲、傳承國劇的老人及年輕人徒弟;許多台灣年輕人喜愛歐美文化;從小看美國影集長大,喜歡看日本的動畫、A片,同時一手寫書法、一邊練中國功夫、一邊苦查中國詩詞歌賦,當作寫情書的優雅字句!對中國山川歷史了然於胸,卻不斷用西方思想與妳辯論!一邊喝著台啤、吃著快炒滷肉飯,一邊和妳討論怎樣作中國電子商務的生意。

請妳,務必聽完這些台語歌,妳可以多來台灣,更多一點了解台灣-那是我的家、我的故鄉,也請妳知道,如果要保衛我唯一的家鄉,我會願意流血,連命都不要!但是我期盼可以和妳把酒言歡,我帶妳遊阿里山日月潭,妳帶我到西湖、萬里長城。我們的祖先在幾百年前,是兄弟、是親人、是鄰居、是同一國的朋友,只是幾百年前,她們做了不同的選擇,妳的祖先留在原地,我的祖先乘船,那時候雖然沒有這幾首台語歌,但她們大概也一邊吟唱船歌、或是故鄉的愛情小調,也許是哀傷的離別曲,在萬幸中我的祖先活到了台灣,才有今天的我們!

這幾首歌,除了是我的酒後心聲,也是我的祖先上船前的心聲;不但是我的愛戀,也是我的祖先來到寶島要外出拼鬥前的愛戀!不只是我記憶深處的鄉愁想望,也是我祖先對於故鄉的懷念與記憶!

請妳,務必聽聽這幾首台語歌!我的中國朋友!

延伸閱讀:

引用自鯨魚網站,原發表於自由時報,彭明敏教授「從龍應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說起—台灣觀點」,連結為: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95239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