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6日 星期日

談台灣地方政治的趨勢



有時候,我們很想跟某些人說某些話,但通常找不到適當的時間,或適當的地點。而就算好不容易時間允許,周圍也沒有閒雜人等時,也許心情已經不對了。甚至,話都到嘴邊了,卻發現對方沒有那份情緒,於是一切歸零。然後,事過境遷,那幾句話更說不出口;或者,沒說的必要了。-----葉思芬

雖然選舉民進黨感覺自己贏了,但說實話綠營還是落居下風,台灣意識的覺醒還是令我心驚膽跳,也許是我危言聳聽,不過我也認為綠營要提出更多明確的政策,並且要從經濟、台灣未來發展等議題,再提出更多讓人民眼睛一亮的政見,否則永遠只會受制於國民黨盤根錯節的地方派系,以及眾多賄選、掌握地方勢力的勢力。

我其實不認為國民黨有輸,也看不見民進黨有贏,馬英九幹得這樣爛,結果選舉結果還是這樣,我認為是台灣人民已經失去了期盼!民進黨要自己多加油,喚回更多人民的熱情,否則國民黨一樣會繼續執政很久,在現行的體制及選舉制度,以及各種地方政治的合縱連橫之下,民進黨很難突破!

另外我自己也提出一個觀察,台灣民主政治如果沒有更優質的發展,恐怕也會沉淪,這一點從兩個層面就可以清楚看出:

◎選舉風氣的敗壞:這次選舉賄選,以及各種被起訴的候選人數量大概是前所未見,但我們看不到政府有提出明確的對應方式。而且選舉結果也很明顯看出,人民並不在意候選人賄選,也不在意候選人過去是否涉案、是否已經有案在身,甚至也不在乎候選人已經官司纏身,或者是否已經在地方上臭名遠播,以我的家鄉為例,前任鄉鎮長因為詐領縣府補助款57萬多元案,法官審結依貪汙治罪條例判處8年2個月徒刑,褫奪公權5年,並追繳貪汙所得。最後這個鄉鎮長因賄選案判刑確定,鎮長資格被撤銷重選,結果補選結果他的太太又當選鎮長。顯然台灣人民根本不在意這些犯罪情事,也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地方選舉許多候選人都是黑道,都是地方角頭,她們可以作盡壞事、賄選、貪污但只要選舉勝利,根本就無所謂,司法可以說是蕩然無存。

◎政治世家成型:不管藍綠基本上在地方政治勢力上,都形成政治世家與家族的態勢。最有名當推桃園縣長當選人吳志揚,其父親吳伯雄、祖父一家三代當選桃園縣長,而許多縣議員、鄉鎮長更是形同世襲。或者父母親被判刑、改由子女代打出征參選,可以說明明標榜平民參政的基層民主,最後變成如果沒有政治世家的背景,或者地方政治勢力的奧援,一般平民根本很難參選當選。我認為這長久發展下去,會形成一個壟斷的地方政治勢力,任何事物不管從經濟學、生物學來看,只要有特定族群壟斷,最後一定走向腐敗、不思改革、最後敗亡。

我認為要先降低參選門檻,比如降低參選保證金的繳納,應該修法讓參選保證金變少,鼓勵更多年輕人,或者有理想的年輕人可以輕鬆參選,會有助於台灣政治清明,這做法應該也可以改善前述選舉風氣敗壞的沉淪。因為只要參選、當選需要耗費過多資源,必須要賄選、綁樁,還有深厚經營地方基層這種方式,當選者勢必會貪污、或者上任後拿回先前投入的資源,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最後來看看誰選輸不認輸:

國民黨現任虎尾鎮長陳振輝,因為選輸喝醉酒,到當選人民進黨林文彬的競選總步亮槍開槍,這完全證實我上述所講,地方很多政治人物根本是黑道,還擁槍自重,國民黨如果有膽識,就應該明快處理這件事情,並且身為執政黨,要端正選風,當然我知道這很難啦,應該是與虎謀皮。

另外馬英九在選後神情凝重地步上講台,國民黨到底算不算輸?馬英九說:「本黨在席次與得票率方面都不如理想,但是在當前經濟如此不景氣、失業率如此高的情況下,選民還給予本黨在12個縣市繼續執政,他們對本黨實在是非常的寬厚。」

是的,台灣人民真的很寬厚,但我實在很擔心這種寬厚,可能會「真心換絕情」!

我哭了,其實我不是哭我自己,我是氣我自己又再一次被利用了弱點。也許我應該要好好思索,我自己也要努力,克服這些弱點,唯有自己強大,才可以戰勝一切。而強大的過程中需要堅持,也要清楚不要迷失自我,要贏的人家尊敬,唯有自己作好這些,這是艱苦的一條路,我還差的遠!我要繼續努力!

從一開始我就選擇要用我的方式、我的力量來嘗試,不保證成功,但是我問心無愧。繼續加油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