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5日 星期二

擊敗死神的方法是活的更好、活的更有意義!

我毫不思索地脫口而出,只靠著多活幾天是無法打敗死神的。
擊敗死神的方法是活的更好、活的更有意義!
因為人生終需一死。
關鍵是,在出生時和死神降臨之間,我們做了什麼…


---Randy Pausch於2008年5月,於母校卡內基美隆大學



引用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8/07/26/randypauschfinal

這幾天我去看了兩個「朋友」,一個是大學同班同學,認真算起來從1993年大一同班迄今,我們已經認識16年了,1996年她大四上學期,為了累積申請國外學校的籌碼,她申請到廣告公司工讀,然後努力考托福,但是1996年11月底,某個深夜一個喝醉的男子駕車,撞碎了同學一生的夢想,她沒有當場死去但在幾天後還是不治死亡。她就靜靜安息在善導寺的地下室一角,那是捷運站的一站,偶而我遇到挫折、或是突然想到,才會久久之後跑去看她一下。一轉眼她已經離開世界12個年頭,我也成為一個35、36歲的近中年胖子。我還記得她死前某次談話,她說要到美國攻讀學位,她打算念行銷廣告相關,然後回台灣廣告公司,改變台灣廣告的一切,那時候的她,短髮俏麗、語音上揚,世界彷彿燦爛美好,她就正要搭機前往新大陸追尋夢想。

一場車禍讓這一切終止,她的生命在22歲畫下句點,大學只差6個多月畢業,她的爸媽在1997年6月參加我們班的畢業典禮,哭成淚人一對,因為她們看不到自己大女兒的畢業照,學校也沒辦法讓剩下幾學分沒修完的她,拿到一張「虛擬」的畢業證書。12年過去我當兵退伍、上班、挫折失敗,又站起來、又重新挫折失敗,然後回校園唸書,來來回回為自己夢想謀求渺小的實現機會,眼看著身體越來越差、機率越來越小,心中當然常常有放棄的念頭。

另一個朋友,其實不很熟,她是某個好友曾交往的女朋友,很久以前在工作上短暫接觸過,但她的朋友中,竟然有許多都是我的好朋友,她大學、研究所都是同校同所,因此有更多同學、學長姐、學弟妹都有交集!2009年3月1日凌晨她自殺過世,我對此印象深刻,因為她過世前幾天晚上,我和其前男友,也就是好友一直在一起,沒想到她會走上這條路。上週鬼門開也是獅子座的她生日,她的生命停留在34歲,因為某些壓力及瞬間想法的偏差,她選擇了這條路,身邊親友都異常傷心,喪禮那天她白紗的身影令我流了許多淚,也許也是為自己始終追求的夢想無法實現而流。

喪禮中看到高中、大學、研究所的一些同學都出席了,人生就這樣奇妙,其實跟她不熟,但生命的交集讓彼此的朋友都是同一群,冥冥之中有些牽引。她安息於淡水風光明媚的山坡上,那邊可以眺望大海和丘陵,她離開世界的第一個生日幾個朋友聚集在一起,歡樂地為她慶生!離開時陽光普照,鳥群成群飛翔,那邊的景象非常迷人,你會忘記那是陰陽兩隔的地界,也會驚訝於,人生如此短暫又如此炫麗,你常會憂愁於許多麻煩及自己所闖的禍!但到人生最後一刻那些又如此微不足道,如果可以選擇,你應當會往自己的夢想極力飛去。

這兩位「朋友」,都隱身於我們城市的四周,如此接近又如此貼近,只要幾分鐘或幾十分鐘,你就可以到達她們安息的地方!但生與死的距離卻如此遙遠!她們都極其優秀,一路上來都是第一志願的優異學生,一個夢想停止於22歲,再也無法追求美國留學的夢。一個在全國最優異的企管所畢業後,進入人人稱羨的跨國企業工作,並且擁有高薪、財產以及別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可是卻選擇自我結束。她當然有不得已的苦衷,現下就不討論了。但我非常感謝她,因為我處於非常挫敗的狀況已經很多年,但她的離去讓我整個清醒!我沒有資格停下來不戰鬥!我得隱藏悲傷繼續戰鬥!

2009年,我35歲,在追求夢想的路上我已經奔馳了10年,我不認輸也不想輸,雖然又到了必須作個短暫結束的時候,但我不會認輸,只要我有一口氣在,我也要朝我的夢想飛過去,就算用爬的,我也會用最後一口氣爬過去!

只靠著多活幾天是無法打敗死神的。
擊敗死神的方法是活的更好、活的更有意義!


多謝兩個朋友,雖然知道時間不多,可是只要在還沒與妳們見面之前,我還是會噙住眼淚、勇敢地戰鬥,雖然知道也許勝算不高,也知道這樣很傻,因為越來越低的機率,以及自己越來越老越差的身軀!但你以為這些就可以擊敗我嗎?不行的,死神,妳先站到旁邊去,我會繼續努力的!雖然很累,我也要在未知的歲月裡,盡量往我的夢想前進!只有死亡才能阻止我!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