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8日 星期二

很多人都得到「教訓」?!的確啦!我嚇死了!

圖片是六龜新發村新開部落,國軍為尋找罹難者遺體,連鼻子都用上了,我向這些偉大的英雄致敬。記者 曾吉松/攝影,引用自聯合新聞網

我們的馬總統「疑似」是美國人,令人傷心,但研究生卻很希望台灣媒體多學學外國媒體,不要再拍「馬」屁,講好話、只會護馬舔馬腿!

你看外國媒體第一個問題就說:「你有無領導能力?」這才是問題癥結所在!

我實在被國民黨諸公還有政府官員嚇壞了,不要說「教訓」啦,我實在被「教訓」過頭了,無恥也不是這樣的啦!實在有夠不要臉!

外交部次長夏立言現在一肩扛起「婉謝外援」的公文責任,馬先生記者會也說他真的不知道外交部有發這公文,外交部長歐鴻鍊自己躲起來好多天,現在出現還敢說夏立言「一肩扛起,很委屈」!媽的啦外交是總統權限,你竟敢沒有徵詢部長、院長、總統同意,就逕行發公文出去,如果真的這樣,夏立言恐怕不是只有辭職可以!這還要送法官嚴辦咧!官員還要接受監察院調查,王聖人你趕快把你的刀拿出來吧!

更他媽的壞是,在問到責任歸屬問題時,歐鴻鍊表示雖然消防署長黃季敏否認,但外交部發出公文前,的確問過權責單位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然後依答覆發公文;外交部強調事先徵詢過消防署專業意見。消防署長黃季敏卻在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記者會強調,消防署並未接到任何徵詢電話,黃季敏說經調查,他和署內同仁都未接到外交部電話,消防署也沒有接到公文,所有物資調度都超過消防署的權限,對於國外的捐贈物資,消防署都是向上級請示後才會執行。黃季敏強調,包括國搜中心和消防署勤務中心電話都有錄音為證,他希望記者以後不要再提問相關的問題。

那這事情就更嚴重了!一個說有徵詢有問過,一個說有錄音為証沒有收到徵詢,那一定有一個官員說謊,不管是誰都應該要嚴懲!因為這已經不是專業領域有問題,這根本就是品格跟道德有問題,有人說謊硬ㄠ,如果沒給長官看過就發那就叫做擅權瀆職,如果沒徵詢說有徵詢,那就是說謊。如果消防署長有被徵詢卻說沒有,那就是消防署長說謊,這都是很嚴重的事情耶!如果是院長總統看過,又在記者會公開說不知情,那就更嚴重,這就是國家最高領導者公然說謊!

更可恥的是,行政院秘書掌薛香川,父親節自己開車去上班,很了不起是嗎?我每天都自己搭車去上學上班耶!你開車去上班了不起是嗎?還要ㄠ,父親節當天晚上南部的災情及與量都已經很清楚,雨量超過歷年紀錄,你身為行政院秘書長,執掌多重要呀!你要聯繫並掌握災情耶!平常你要去哪吃飯誰管你呀!如果四海昇平你要每天去大飯店吃飯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可是難道父親節當天南部淹水災情還沒讓你清醒嗎?鐵證如山耶!雨量也好、初步災情都已經很明顯,你竟然說「父親節耶!去外面吃個飯過分嗎?第二天還坐最早的高鐵喔,最早的高鐵是幾點?早上八點耶!」媽的咧!父親節當然去外面吃飯慶祝無妨,但災情如此嚴重,你吃飯茫然無知,不只褻瀆你的重要職務,辜負人民長官托付,甚至妳這樣對不起令尊耶!令尊沒教你要知恥、要勤政愛民、要把人民痛苦當做自己痛苦嗎?父親節吃飯不過分,但這樣王八蛋的無能行為就很過分!早上搭八點車已經太慢了,你不是很了不起,自己開車去上班,那知道災情後,怎不趕快自己開車去南部坐鎮指揮?

胡志強更神奇,他說:「各界都已賣力救災卻仍飽受災民批評,政府在救災上有檢討空間。總統應該道歉但也要解釋,不能一味認錯,不然好像台灣的政府在救災上一無是處,對第一線拚命救災的人員不公平。」又是一段奇文,搞到這樣爛,不然是要怎樣!?不能一味認錯!不然是還要一味稱讚自己嗎?這是哪一國的邏輯呀?原來台中市長也是個智障!難不成現在要趕快稱讚官員嗎?

中央警察大學消防系教授陳金蓮說,應在縣市政府內成立跨局處的專責機構,由中央災害防救主管機關統一調度,並律訂首席副縣長,可及時承縣市長之命隨時因災害規模而採取必要的緊急措施。在養成體系上,可在中央警察大學增加「災害防救系」和「災害管理研究所」,培養所需人才。

靠,我看不用成立什麼系啦!先成立「死不要臉系」和「千錯不錯我不會錯研究」,才能培養相關官員所需。

我們在這邊查官員行程,在乎官員行為,如果在平時沒事,當然你高興要做啥都沒關係!可是今天重點在:當災難已經發生,你們王八蛋還在吃大餐,到處鬼混那就不可寬恕了!別說我們嚴酷,標準嚴厲,這本來就是你們必須承擔的責任!

我唯一可以同意馬先生記者會的只有:現在救災人員包括國軍,已經沒日沒夜工作10多天,其中有6位為了救人犧牲寶貴生命,他們真的很辛苦,要持肯定態度。

我也在此再一次感激現場救災的英雄們!真的辛苦了!

誠如馬先生記者會所說,這次風災我真的得到「教訓」了!你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