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 星期六

我們該期待一個只會演戲作秀的領導者嗎?

圖片是魔鬼終結者第四集:未來救贖(Terminator Salvation)劇照,版權屬於新力

一轉眼馬先生就任超過一年了,大家自己憑良心講,台灣經濟變好了沒?別急!我知道一定又有智障要說:前面亂了八年怎可能一夕變好?沒關係,您就慢慢等待吧!對於開放簽訂ECFA提到的:不矮化主權、不再開放大陸農產品與不開放陸勞來台,大家也拭目以待!因為研究生知道我代表的意見畢竟是選輸的少數意見,在民主遊戲規則中,我們就看看馬先生可否將經濟搞好,同時我倒是很想看看他怎樣一邊簽訂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可以佔盡中國好處,卻又不用矮化主權、也不用答應開放中國農產品、勞工來台,如果他真能做到,我下一任總統選舉鐵定投票給他,並且在部落格幫他拉票!

支持馬先生的人也要睜亮雙眼,六月驪歌高唱,對岸有百萬以上失業大學畢業生,大概薪資水準在人民幣二千上下月薪(折合新台幣約一萬元上下),加上大量便宜的中國產品如果進入台灣,雖然我們可以有更便宜的商品選擇,但恐怕會有更多中下階級人民失業。不可不慎!在你們還是堅貞支持馬先生同時,想一下自己切身的利益吧!

以下我要譴責一下馬先生對於六四立場的前後不一致,每年六四我就會拿出來講一遍,政治人物不是不能前後立場改變,但你要清楚跟選民交代清楚,或者認錯,或者說清楚立場前後不一致的理由!選前神勇講的一個樣子,媽的選後又跟龜孫子一樣,不敢吭一聲!最近民運領袖王丹求見馬英九,但接連被總統府連改時間,無法見面。另一位民運領袖楊建利,最近也曾透過相關單位表達晉見馬英九的期待,同遭拒絕。楊建利在美國投入民主運動成了北京黑名單,屢次申請進入中國不是被拒絕,便是以非法入境將其逮捕拘禁。最近一次申請進入香港被拒後被遣送到台灣。

我必須提醒大家,台灣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民主自由,這也是我們可以對抗中國的唯一最好的保障與武器!由於2009年是六四二十週年,可以想見北京一定會強力鎮壓異議人士,中國一定也會希望台灣方面不要配合六四的紀念活動,尤其是官方。大家如果還記得,前陣子達賴喇嘛要來台灣也碰了軟釘子,馬先生現在又拒見王丹等民運人士,何必這樣退卻墮落,去完全迎合中國呢?我特別找出去年六四我寫的文章:

馬英九曾經每年出席六四天安門的人權紀念活動,同時他曾經多次發言批判中國,認為北京應為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致歉,馬總統也曾經強調過,兩岸進行和平談判之前應該先撤除對準台灣部署的上千枚飛彈,馬總統更曾經公開表示過,反對中國在2005年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我們可以看看以下文章,這篇標題叫做:「兩岸趨同的歷史選擇—和平民」,本文原本發表於2004年6月4日的聯合報,全文連結為:http://blog.udn.com/maying9/1179504,作者就是馬先生本人,我引述內文一段:

不過,天安門事件的受難家屬仍持續向海外寫信控訴,因二○○三年公開 SARS 疫情受到海內外敬重的蔣永彥醫師則不斷呼籲為「六四」平反。當年陪同趙紫陽到廣場探視學生的溫家寶先生,如今已貴為總理,雖然他重申中共中央已對「六四」做出結論,不過語氣神色已由其先前的肅殺轉為安撫。至於李鵬原本在回憶錄中重提此事,以澄清自己的歷史角色,但此書遭中共中央阻止出版。六月一日中共外交部以「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為「六四」定位,雖然不再像九十年代直呼「六四」為「反革命暴動」,但實質上仍沒有真正的反省。

兩岸民主對話的必要

十五年來,英九每年必定參與「六四」紀念活動,在此藉這個機會與大陸愛好民主的朋友們進行對話。首先,我們在台灣看得很清楚,你們幾乎都走過充滿烏托邦激情的青春歲月,不斷摔跤,又不斷追尋。直到今天,你們仍以不同的形式批評眼前的政治迫害,包括非法拘禁、刑求以及言論自由的箝制,最近被判五年徒刑的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就是顯例。你們也提出開放各級公職人員普選的主張,同情香港人民的民主要求,並且為台灣可貴的民主經驗辯護,認為那為全體中國人帶來了希望。此外,我們也認識到,今天大陸主流知識份子的民主見解超越了過去,體會到單憑更替上層建築(如憲法和權力結構)是無法出現民主的,民主的本質是包容異見的生活方式,是需要長期正面行為示範才能養成的生活方式。最近大陸學界興起了一場辯論,究竟魯迅的疾風暴雨還是胡適的春風化雨更能真正去除民族的陋習,更能符合良善心性的長期培養?因此多數知識份子主張現階段推動法治建設才有助於長遠民主政治的實現,才是務實的做法。

最後,英九堅信「六四」終將獲得平反,因為沒有一位當政者願意或者能夠背負血腥鎮壓的沉重包袱(十多年來,國民黨政府誠心平反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時期案件與美麗島事件的努力,可供參考);相反的,為「六四」平反將成為重要權力的來源,因此只要權力生態具備,「六四」就有了平反的條件。然而這正是我們要特別注意的,做為民主的象徵,「六四」絕對不能只是「權力的來源」,我們在確立人權價值的同時,也將與你們共同追求長治久安的民主文化。

而馬先生更曾經說過:「六四不平反、兩岸統一無條件」,請見報導如下,引用自大紀元網站連結為:http://news.epochtimes.com/b5/2/6/3/n194014.htm。2005年11月1日,當時擔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接受香港有線電視《神州穿梭》節目訪問時重申,「六四一日未平反、兩岸統一不能談」,並稱平反“六四”是談統一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這樣堅定六四天安門事件應該平反的馬英九說:除非六四平反,否則兩岸統一絕對不能談,馬先生更在選前年年參加六四天安門相關紀念活動,堅定批判中共、要求平反六四。但當選後卻完全變了個樣,不要讓我替他編造,請看以下報導即可!

聯合報2008/06/02記者范凌嘉/台北報導

過去馬總統幾乎年年都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然而馬總統歷年來對於六四的談話,卻讓中共高層心生芥蒂。他在一九九九年六四事件十周年活動時表示,紀念六四,最重要的就是推動大陸民主化,「只有民主的政府,才能傾聽人民的聲音」;隔年他更進一步表示,只有民主化後,六四事件才能獲得真正的平反。馬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準備問鼎總統大位,發言轉趨強硬;他在二○○六年對新加坡媒體表示,「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可談」,去年六四更投書本報,直指「中共政權以武力血腥鎮壓了學生的民主運動,讓它多年來試圖建立的改革開放形象毀於一旦」。過去馬總統關於六四事件、法輪功、反分裂國家法及西藏鎮壓事件的談話,引起中共不滿,連馬自己都坦承中共對他參與六四活動「有些意見」,但是馬不以為意,還曾強調「不擔心會得罪哪一個政府、哪一個政權」。不過,馬總統當選後,兩岸關係回暖,國共兩黨進行「吳胡會」,外界關切馬總統是否依慣例出席六四紀念活動,也關心馬總統對六四的發言內容,幕僚坦承,馬總統可能被批「立場不一」與「破壞兩岸關係」,要做出立場選擇,這是「兩難」。

而在六四二十週年的今年,馬先生更是遠到中南美洲友邦,連屁都不會放一個!

最後我看到這篇文章,請台灣選民可以思考一下,引用自旺旺質報,標題「加州破產危機終結選民對阿諾迷思」,連結為: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Focus/2007Cti-Focus-Content/0,4518,9805300171+98053013+0+1+0,00,focus.html,節錄內文如下:

憂心忡忡的加州選民,不禁捫心自問,當初衝著銀幕偶像選出阿諾(Arnold Schwarzenegger)取代主張加稅的前州長戴維斯(Gray Davis),究竟是相信阿諾有如白紙一張、沒有包袱的政壇新人?還是迷信他在科幻劇情中拯救急難的虛擬能力?回憶五年前,曾是「世界健美先生」的阿諾,以好萊塢硬漢姿態從洛杉磯搭上競選巴士出發,一路上山下海、高談闊論,最終以巨星魅力席捲加州選民將他送進沙加緬度的州府大廈。

會演戲的人、會做秀的領導者,終究是人民最後的痛苦!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