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5日 星期一

腦殘真的沒藥醫!叫人家自殺超沒人性!

這幾天不斷有人問我,南韓前總統盧武鉉羞愧自殺,台灣陳前總統要怎辦?

我不是陳水扁,我無法替他決定,污錢的總統,包括政務官,如果都槍斃我個人也沒意見,但我強烈呼籲既然台灣邁向好不容易的民主,先賢先烈流血換來的民主,那是否用司法流程決定罪行後,真要修正法律把貪污的前總統都槍斃,我個人沒意見,但請一視同仁,把所以前朝官員、包含過往國民政府遷台後的政府都一併查辦,然後全部拖到忠烈祠看是要在大太陽之下罰跪、槍斃、還是怎樣弄,只要經過法定程序我都沒有意見,我比較擔心的是,恐怕排一長條隊伍,國民黨要槍斃的人也不少!但基於宗教信仰以及人權考量,研究生絕對不會像以下這個沒品的發言人一樣:

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昨天肯定前韓國總統盧武鉉,選擇自殺方式表達尊嚴。

我不是上帝,無權決定誰有罪!就讓司法審判去決定,南韓前總統要怎樣選擇,也不應該成為台灣的司法基準,不然以後乾脆只要涉及貪污的官員,直接發毒藥、或者給白布一條,學古時候封建時代的八股做法,何必養一堆法官見一堆法院司法審判呢?比較可悲的是竟然有一堆智障人民跟著起舞,說什麼盧武鉉自殺,阿扁是不是要效法?那清朝抄九族滿門抄斬,我們要不要也來學一下?盡說些沒水準沒常識的話,如果阿扁有罪,就趕快判決,如果罪嚴重致死,那也趕快拖去槍斃,不用在這邊不斷消費成為馬阿九的政治資產,有本事現在你執政,就徹查到底嚴辦,拖出所有人犯,看要怎樣懲罰,立法院反正也國民黨超過大半數,直接修法看要槍斃、或是五馬分屍、或是斬首什麼的,都可以呀!不用這樣叫囂!有本事有誠心要處理,會拖到這時候嗎?就怕馬阿九又是當作選舉操弄,但內心根本不敢面對,因為以後他卸任也是前總統,會不會也領到白布一條?

至於陳菊去北京訪問,這個生病、被國民黨關過的高雄市長,已經很有GUTS了!她登陸不就表示台灣的民主政治很棒,再有黨籍意識的台獨市長,都要屈從民意,這不就是民主政治的涵義嗎?!你可以有自己的意識形態,但選舉當選後,就要以選區人民最大利益考量,不再有妳個人考量、也沒有黨內考量,只有人民考量,研究生個人覺得這是很不錯的示範,讓中國知道台灣的民主就算直轄市長也必須為人民謀福利。更何況陳菊喊了一聲「馬總統」,不就揭穿以前國民黨一直欺騙我們的騙局,誰跟你說在中國不能叫總統、誰跟你說去中國不能保持起碼的尊嚴?難道去中國談合作是國民黨的專利嗎?民進黨不能去嗎?民主政治大家各自提出主張,各自找市場、各自吸引選民,如果說民進黨以前宣揚台獨,現在就不能和中國合作;那以前國民黨還殺了一堆共產黨,還說要「反共抗俄」叫對方共匪,倒是跟我ㄠㄠ看,現在要怎樣解釋?以前互砍要消滅對方致死方休,現在都可以握手言和,別人就不能學妳嗎?

最後講一個邏輯:如果陳菊去中國是一件好事,那台灣應該樂觀其成,兩岸和諧破冰、不是國民黨一直主張的意見嗎?反之,如果陳菊去中國是不對的、不好的,那是否以前國民黨絡繹不絕於兩岸的官員,都要一個個抓出來檢討,這是很簡單的邏輯問題不是嗎?

大家還要被錯誤的邏輯混淆到哪時候呀?我絕對反對叫別人去自殺,誰有權決定可以取走誰的性命?你是上帝嗎?你自以為是上帝嗎?這世界上誰人無罪,盧武鉉壓力大榮譽感高,最後選擇自殺,難道我們要像這個腦殘的政府發言人一樣,鼓勵台灣所有失敗者都自殺嗎?

腦殘需要到這樣地步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