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3日 星期三

讓我告訴你什麼叫「文明」?517上街頭的理由

圖片是志玲姐姐

有人問我為何517要上街頭?1300多年前,西元644年,初唐四傑之一的駱賓王寫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陳述武則天的罪狀,希望大家共同討伐,研究生沒有駱賓王的文采,但列出這篇文章,千年之後雖然現在已經不是帝制封建時代,民主時代政府的錯誤卻更離譜,以下就羅列重要的幾點供大家參考:

1-國民黨殘害台灣半世紀,非但陳水扁執政未曾平反,現在國民黨二次執政,同樣不肯面對錯誤,光是反省這件事,我們就足以要執政者下台。

2-過往一年經濟惡化,執政者推給國際情勢,但經濟負成長、失業率突破高點,台灣經濟成績落居世界尾巴,這與當初競選承諾拼經濟、633政見完全跳票!

3-硬說沒有喪失台灣主權,硬要簽署ECFA又不願意公佈內容及具體做法;強要開放陸資、承認中國學歷,卻又不敢公投面對民主程序,連國會投票修改集會遊行法,國會佔絕對優勢的國民黨又閃避不敢處理!

以下就不需要多說了,如果你還需要517遊行的理由,不需要多說,罄竹難書啦!

對了跟大家分享一個歡樂的報導-引用自商業週刊,題目「馬英九:我很溫和,但不愚蠢」,連結: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13/116/1jff4.html

有誰需要一直強調自己不愚蠢呀?!我也不認為馬先生愚蠢呀!我覺得他是「非常愚蠢」、「極度愚蠢」,還要跑出來說我不愚蠢,這是怎樣的領導人呀?!這像不像妳跟林志玲姐姐說:「妳醜死了!」,志玲姐姐還要跳出來說:「我一點也不醜」!或者你硬要說瑤瑤上圍很小、但明明她身材好到不行!瑤瑤還要跳出來澄清說:「其實我一點都不小」!

駱賓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全文如下,引用自古文觀止

偽臨朝武氏者,性非和順,地實寒微。昔充太宗下陳,曾以更衣入侍。洎(音:計)乎晚節,穢亂春宮。潛隱先帝之私,陰圖後房之嬖。入門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踐元後於翬翟,陷吾君於聚麀。加以虺蜴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猶復包藏禍心,窺竊神器。君之愛子,幽之於別宮;賊之宗盟,委之以重任。鳴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虛侯之已亡。燕啄皇孫,知漢祚之將盡;龍漦帝后,識夏庭之遽衰。

敬業皇唐舊臣,公侯冢子。奉先帝之成業,荷本朝之厚恩。宋微子之興悲,良有以也;袁君山之流涕,豈徒然哉!是用氣憤風雲,志安社稷,因天下之失望,順宇內之推心。爰舉義旗,以清妖孽。

南連百越,北盡三河;鐵騎成群,玉軸相接。海陵紅粟,倉儲之積靡窮;江浦黃旗,匡復之功何遠!班聲動而北風起,劍氣衝而南鬥平。喑嗚則山嶽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以此制敵,何敵不摧?以此圖功,何功不克?公等或居漢地,或協周親,或膺重寄於話言,或受顧命於宣室。言猶在耳,忠豈忘心!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何託?倘能轉禍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勳,無廢大君之命,凡諸爵賞,同指山河。若其眷戀窮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幾之兆,必貽後至之誅。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喜歡挑撥族群對立的人,還有一直說不用清算國民黨過往半世紀罪行的人,研究生用以下的案例告訴你,真正的文明如歐美國家,是這樣做的,請看以下報導,引用自聯合新聞網、編譯陳世欽綜合報導 :
助納粹殺人60年後引渡返德受審,連結為:http://udn.com/NEWS/WORLD/WOR3/4902268.shtml

歷經30年的纏訟後,被指在二次大戰時擔任納粹集中營警衛的丹亞恩尤克(John Demjanjuk)12日從美國遣返德國,準備面臨協助納粹黨人殺害2萬9000名猶太人的控罪及審判。89歲的丹亞恩尤克是退休汽車工人,住在俄亥俄州。如果醫師認為他的身體狀況適合受審,這場1977年展開的納粹要犯大追緝可能就此終結。丹亞恩尤克11日搭機離開克利夫蘭,12日上午抵達慕尼黑,下機後立即被抬上救護車,並在警車護送下,轉往一座監獄的附設醫療所接受身體檢查,事後正式被捕。德國法院早在3月就簽發拘捕令。

生於烏克蘭的丹亞恩尤克表示,他曾是前蘇聯紅軍士兵,大戰期間淪為納粹戰俘,從未傷害任何人。但美國司法當局掌握的戰時文件卻顯示,丹亞恩尤克曾接受納粹訓練,結訓後擔任波蘭的納粹死亡集中營警衛。專門追緝納粹戰犯的西蒙‧威森索中心主任蘇洛夫讚揚美國將丹亞恩尤克送至德國受審。他說:「丹亞恩尤克即將受審證明,歲月流逝不足以消除殺人凶手的罪愆。」丹亞恩尤克的命運繫於德國法官是否認為他的身體狀況適合出庭受審,他可能在德國監獄度過餘生。上月外流的照片顯示,在被美國移民局官員抬離俄州七山鎮的住家時,丹亞恩尤克顯得相當痛苦。但美國政府此前數日公布的畫面卻顯示,他不需旁人攙扶即能進入座車。

丹亞恩尤克1951年移民美國,並將名字從「伊凡」改為「約翰」。1977年,美國司法部以隱匿大戰期間擔任納粹集中營警衛的經歷為由,首度剝奪他的美國公民資格,將他引渡到以色列受審。以國法院認為他是在納粹集中營殘酷凌虐猶太人的警衛「恐怖伊凡」,在1988年判他死刑,後來新證據顯示恐怖伊凡另有其人,讓他死裡逃生改判無罪。不過,美國司法部隨後又發現他雖然不是恐怖伊凡,但的確曾擔任集中營警衛,並積極參與殺害猶太人。美國法官2002年再度剝奪他的公民資格,並於今年德國對他發出拘捕令後將他遞解出境。

不是要挑動族群對立,也不是要清算鬥爭,真正的文明就是要先承認自己的錯誤,勇敢面對過去的歷史!連最基本的道歉都做不到,還奢談什麼追求幸福,德國納粹罪行是二戰的屠殺,德國美國還念茲在茲,努力追尋元兇,不是要報復,而是歷史的罪過必須得到懲罰,主事者還有加害者必須面對歷史,這才是真正的文明!國民黨唯有面對過去的錯誤與歷史,台灣才有真正的救贖與希望,而我們可以仰仗連主權都想要親手奉送給中國的領導人嗎?

而如果這樣的瞞酣執政者,還在自我感覺良好,面對上台以來超低的民調不肯反省,面對錯誤政策不願意傾聽民眾聲音,面對中國矮化國格不願意承認台灣主權,除了上街頭抗議表達人民的不滿之外,還會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