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日 星期二

馬英九VS天安門事件19

圖片是天安門事件勇者擋坦克的照片,引用自大紀元網站,連結:http://news.epochtimes.com/gb/6/6/1/n1336133.htm

如您支持本文請多轉貼訂閱!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Add to My Web儲存至「分享書籤」

馬總統曾經是個熱血青年,青年馬英九曾經是「保釣活動活耀份子」,1970年代馬英九就讀台大法律系,台灣燃起「保釣運動」,馬總統曾高喊「中國領土可以侵略,不可以斷送;中國人民可以殺戮,不可以欺侮」,還率領學生代表將「抗議信」送到美國和日本駐台「大使館」,他同時組成「台大保釣會」,發動「七.一六保釣大遊行」。這是義憤填膺的青年馬英九時期,我要為他的熱情喝采。而馬總統也十分鍾情支持「保釣運動」,馬英九後來就讀哈佛大學法學博士,他鑽研國際法專業,其博士論文是《怒海油爭:東海海床劃界及外人投資之法律問題》。畢業後返回台灣,馬英九更將該論文部分資料結合聯合國頒佈的《海洋法公約》,改寫為《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專書,在1986年由正中書局出版。

1972年9月日本田中角榮內閣打算與台灣斷交,派特使椎名悅三郎來台,憤怒的台灣人在松山機場包圍日本特使椎名的車隊,當時正在等當兵的馬英九曾經參加在松山機場包圍日本特使車隊的大規模抗議,當時馬英九高舉標語與持槍的憲兵對峙,結果被記者拍攝下來,其中1972年9月18日、如今已停刊的英文中國日報China news刊出這張馬總統年輕時熱血的照片,梳西裝頭的男子正是22歲的馬英九,他高舉大字報,上面寫著「Tanaka、Flirting Does No Good」中文就是「田中勾結中共沒好下場」,馬英九前方就站一位手持卡賓槍的憲兵,我們的馬總統也曾經是這樣走上街頭、熱血抗議不公義的熱血青年。以上內容請見NOWnews新聞網站報導,標題:「2008/04/06 10青春馬英九/台大時期保釣喚起熱血、街頭抗議示威」。連結為:http://www.nownews.com/2008/04/06/10844-2256252.htm

而這樣的馬英九我是欣賞的,不管他支持的政治活動是否為我個人喜愛,能夠為自己的熱情付出行動並且堅持,我為這樣的熱情感動。為了這樣堅定的保釣立場,一直到現在馬總統當選,日本政府還是為堅定保釣立場的馬總統有所芥蒂。1989年中國北京在王丹、柴玲等北大各校學生帶領下,北京爆發了學生的天安門事件,這是爭取自由民主的活動,結果中共下令用軍隊鎮壓,雖然一直到現在沒有人知道天安門事件死傷了多少人,但是我們曾經熱血的馬英九曾經讓我佩服,他每年出席六四天安門的人權紀念活動,同時他曾經多次發言批判中國,認為北京應為1989年、19年前的天安門屠殺致歉,馬總統以前也曾經強調過,兩岸進行和平談判之前應該先撤除對準台灣部署的上千枚飛彈,馬總統更曾經公開表示過,反對中國在2005年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這是依然熱血的馬總統,告訴我們他堅持對於人權、對於自由崇尚的追求,這樣的馬總統雖然政治立場與我不同,但我依然為這樣堅持的熱血而佩服他!

為了證明我的舉例,我們可以看看以下文章,這篇標題叫做:「兩岸趨同的歷史選擇——和平民主」,本文原本發表於2004年6月4日的聯合報,全文連結為:http://blog.udn.com/maying9/1179504,我引述內文一小段:

「六四」轉眼已十五個年頭,那駭人的一幕幕始終揮之不去,但友人告訴我:今天北京城內已換了場景,當年坦克部隊集結的公主墳變了容貌,群眾賤血的南池子上了新妝,至於天安門廣場上則是鋪了如茵的綠草,襯托著前方歷經七百年興衰卻不動如山的紫禁城。

不過,天安門事件的受難家屬仍持續向海外寫信控訴,因二○○三年公開 SARS 疫情受到海內外敬重的蔣永彥醫師則不斷呼籲為「六四」平反。當年陪同趙紫陽到廣場探視學生的溫家寶先生,如今已貴為總理,雖然他重申中共中央已對「六四」做出結論,不過語氣神色已由其先前的肅殺轉為安撫。至於李鵬原本在回憶錄中重提此事,以澄清自己的歷史角色,但此書遭中共中央阻止出版。六月一日中共外交部以「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為「六四」定位,雖然不再像九十年代直呼「六四」為「反革命暴動」,但實質上仍沒有真正的反省。

兩岸民主對話的必要

十五年來,英九每年必定參與「六四」紀念活動,在此藉這個機會與大陸愛好民主的朋友們進行對話。首先,我們在台灣看得很清楚,你們幾乎都走過充滿烏托邦激情的青春歲月,不斷摔跤,又不斷追尋。直到今天,你們仍以不同的形式批評眼前的政治迫害,包括非法拘禁、刑求以及言論自由的箝制,最近被判五年徒刑的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就是顯例。你們也提出開放各級公職人員普選的主張,同情香港人民的民主要求,並且為台灣可貴的民主經驗辯護,認為那為全體中國人帶來了希望。此外,我們也認識到,今天大陸主流知識份子的民主見解超越了過去,體會到單憑更替上層建築(如憲法和權力結構)是無法出現民主的,民主的本質是包容異見的生活方式,是需要長期正面行為示範才能養成的生活方式。最近大陸學界興起了一場辯論,究竟魯迅的疾風暴雨還是胡適的春風化雨更能真正去除民族的陋習,更能符合良善心性的長期培養?因此多數知識份子主張現階段推動法治建設才有助於長遠民主政治的實現,才是務實的做法。

而同樣堅定追求民主自由的馬總統更曾經說過:「六四不平反、兩岸統一無條件」,請見報導如下,引用自大紀元網站連結為:
http://news.epochtimes.com/b5/2/6/3/n194014.htm。2005年11月1日,當時擔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接受香港有線電視《神州穿梭》節目訪問時重申,「六四一日未平反、兩岸統一不能談」,並稱平反“六四”是談統一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

這樣堅定六四天安門事件應該平反的馬英九,骨子裡仍有對自由民主的堅持,他堅定地說:除非六四平反,否則兩岸統一絕對不能談,馬總統更是身體力行,年年參加六四天安門相關紀念活動,仍舊堅定批判中共態度,要求平反六四。但當選總統後的馬總統卻完全變了個樣,不要讓我替他編造,請看以下報導即可!我不知道中共現在民主化進步了多少,我只知道今年爆發了鎮壓西藏的事件;我也不知道短短幾年中共撤走了多少對準台灣的飛彈,但我知道國民黨吳伯雄主席說「他感覺」中共飛彈不會打台灣,而馬總統說這是我們的「軟實力」;而我更不知道這幾年中共新聞及各種民主自由有多少進步,我只知道雅虎、google等網站仍然提供中共官方資料,讓中共逮捕在網路上散播言論的所謂「異議份子」!我知道的就有湖南省「當代商報」撰稿人師濤、前四川省財政局官員李智,還有由「無疆界記者組織」指控的雅虎協助中共確認網路異議人士姜力鈞的帳號資料,導致姜某遭當局逮捕判刑。請參見我過去所撰寫文章,標題:「告訴雅虎google等大網站-盡力拯救師濤並保障網友隱私」,連結為: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teiria/3/1298222990/20071107230302

而這些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馬總統請你告訴我,你還是當年那個熱血的青年嗎?當你現在贏得總統大位,擁有權力的最高峰時,你還是當年那個令我佩服,堅定要自由民主的馬英九嗎?在天安門事件19週年這時候,剛過午夜12點多一些些,馬總統你可以堅定的回答台灣人民嗎?

標題:「六四聲明、馬英九定調軟中帶硬」
聯合報2008/06/02記者范凌嘉/台北報導

後天就是六四天安門事件十九周年紀念,馬英九總統將對六四發表何種談話,引起各界關切。據了解,今年六四,馬總統迄今未安排出席六四相關活動,計畫以發表書面聲明的方式,「採軟調表達堅定立場」。

過去馬總統幾乎年年都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然而馬總統歷年來對於六四的談話,卻讓中共高層心生芥蒂。他在一九九九年六四事件十周年活動時表示,紀念六四,最重要的就是推動大陸民主化,「只有民主的政府,才能傾聽人民的聲音」;隔年他更進一步表示,只有民主化後,六四事件才能獲得真正的平反。馬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準備問鼎總統大位,發言轉趨強硬;他在二○○六年對新加坡媒體表示,「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可談」,去年六四更投書本報,直指「中共政權以武力血腥鎮壓了學生的民主運動,讓它多年來試圖建立的改革開放形象毀於一旦」。

過去馬總統關於六四事件、法輪功、反分裂國家法及西藏鎮壓事件的談話,引起中共不滿,連馬自己都坦承中共對他參與六四活動「有些意見」,但是馬不以為意,還曾強調「不擔心會得罪哪一個政府、哪一個政權」。不過,馬總統當選後,兩岸關係回暖,國共兩黨進行「吳胡會」,外界關切馬總統是否依慣例出席六四紀念活動,也關心馬總統對六四的發言內容,幕僚坦承,馬總統可能被批「立場不一」與「破壞兩岸關係」,要做出立場選擇,這是「兩難」。

馬總統幕僚昨天表示,馬總統今年不會公開出席六四相關紀念儀式,「至少現在還沒安排行程」。府方高層也說,今年馬不會親自出面談六四,但會以書面聲明發表感言,至於呈現方式,可能投書媒體,也可能舉行記者會由發言人宣讀,這要等馬最後定奪。據了解,馬總統的書面聲明,「不會為兩岸關係增加變數」,將持續從人道角度出發,適度關切人權問題,但不會碰政治問題,也暫時不與民運人士公開碰面。相關人士分析,「馬現在的身分,不能成為破壞兩岸氣氛的人,今年應該會很低調。」

引用自中國時報報導,2008.06.03、標題:「楊尚昆生前透露六四死亡逾六百人、兩萬人被捕」,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香港「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引述相關人士指出,曾任中共國家主席暨中央軍委副主席的楊尚昆,生前曾向到家裡拜訪的友人透露,「六四事件」死亡人數超過六百人。「六四」十九周年將屆,儘管時間漸遠,但香港仍有大約七百人舉辦遊行。至今,「六四」鎮壓究竟導致多少人傷亡,仍是「最高機密」,統計人數由數萬人到數百人,很難有一權威數字。「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發表聲明說,根據接近楊尚昆家庭的人士透露,楊尚昆生前有次向前來家中拜訪的友人表示,六四死亡人數超過六百人。但聲明未指出訪客是誰,及什麼時間所說。楊尚昆逝於一九九八年。民運信息中心表示,「六四」後大約有兩萬人被捕,其中一萬五千人以「反革命罪」被判刑,七十人被判死刑。

統計死亡人數差異相當大,多數西方媒體都說六四遇難人數幾千人,這是最主流的意見。一九九六年美國《田納西論壇報》引國際紅十字估計,一夜之間至少有三千七百人死亡。一九九四年,《紐約時報》北京特派員紀思道及其夫人伍潔芳出版的《中國覺醒了》一書,其中則估算遇難者在四百至八百人間,幾千人受傷。人權團體也曾引述「總參高級人員」透露說,當年六月一日至十日死亡人數為三一九七八人。

如您支持本文請多轉貼訂閱!
Add to Technorati Favorites Add to My Web儲存至「分享書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