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暴政必亡-捍衛土地公平正義是執政者最重要的事


北韓這個專制極權國家的獨裁領袖-金正日死亡,我們會覺得北韓民眾哭天搶地的行為很荒謬,請看以下影片:




這種集體虛偽地、假裝慟哭偉大領袖的泣不成聲,甚至激動地哭嚎、大動作,誇張的行徑妳以為很愚蠢嗎?根據統計有60多萬北韓人處於飢寒交迫的窘境,但是大家還是為這種獨裁偉人哭泣,1975年、30多年前,台灣的蔣介石過世,大家也可以比較看看以下的影片,當年也很多人哭倒、謁陵、沿途哭成一片,一直到現在兩具黨國獨裁的防腐屍體仍然佔據慈湖優美的山水,更扯的是還有人定期去膜拜、一堆人還認為以前黨國專制極權時代比較美好??





但幸好台灣已經民主自由,我有幸生活在最民主自由的時代,可以選擇自己的一切,我可以用手中的選票決定自己的未來。

我的故鄉苗栗是個純樸的地方,大多數是丘陵山地,我的家鄉苑裡是苗栗的穀倉,沃野遍地產出著名的山水米,還有許多高品質的稻米。但是我們王八蛋的縣長-劉政鴻自己出身農民,出生在苗栗海線的後龍鎮(苗栗海線為:竹南、後龍、通霄、苑裡等鄉鎮,不同於苗栗山線的山地,這幾個沿海的鄉鎮是魚米之鄉,有豐富的漁業和稻田。)結果劉政鴻竟然為了竹南科學園區開發,在2010年6月9日凌晨動用苗栗縣政府公權力,動用上百名警察,強硬地命令怪手開進竹南大埔居民的農田裡。請見以下台灣社區新聞網站,連結為:http://www.dfun.com.tw/?p=27648,還有billyPan部落格「苗栗大埔怪手破壞稻田事件,是插進台灣人心頭的一把刀!」,連結為:http://www.wretch.cc/blog/billypan101/16435998

明明台灣一堆工業區土地閒置、明明稻米已經快要可以收割,但是農民出身的野蠻王八蛋劉政鴻,就為了土地開發利益,硬是要怪手挖進農田裡。已經結穗的稻米就算延後幾天徵收,讓農民先收割稻米也這樣困難嗎?

沒有當過農夫的鄉親很難理解,這些世居當地、繼承祖先良田的當地農夫們,她們沒有接受高知識教育,但是她們知道:這塊土地土質肥沃、是耕種稻米的良田,她們的祖先一兩百年就在這塊土地上生活著,從小成長、戀愛、種田、結婚、成家、養活小孩,週而復始這樣讓家族靜靜地在這塊祖先的土地上繁衍。這些純樸的農民沒有太大的願望,純粹就是安穩生活、安心耕種,繼續和祖先一樣平安生活著。農民除非走投無路,絕少有農民願意背負「敗家子賣掉祖產」的壞名聲,大家寧可艱困生活也要守著祖先留下的薄薄幾分地。哪怕收入微薄、只要能夠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農民努力工作種田種菜、打零工,也都會努力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

但怪手就這樣開進了已經結穗的稻田中,把稻田挖得面目全非,苗栗縣政府想擴大開發竹科園區竹南基地,劃定150多公頃的土地面積辦理區段徵收。大埔部分民宅與農田必須拆遷,但縣府僅以市價四成徵收,分配回來的地也只能領回約20%,並可能不適合耕作。在苗栗縣府威脅利誘下,有92%的居民同意徵收但有少數當地農民堅持務農,遲遲未繳土地權狀。但縣政府卻堅稱已依法將補償金提存到這些未交權狀的地主帳戶,完成土地徵收程序。

6月23日不滿強制徵收的大埔農民北上到總統府與監察院陳情,但沒料到28日縣府再次動員數百名優勢警力,又再次把怪手和各種機具全面進入農田裡強制「清除地上物」,把尚未成熟未收割的稻米挖毀,並刨除農田肥沃土壤裝車外運。有些農民試圖進入農田阻擋機具,卻被警方粗暴架離。2010年8月3日上午,竹南大埔自救會成員、73歲的朱馮敏老太太凌晨獨自坐在椅子上,喝下整罐除草劑。等家人發現送醫前已無生命跡象。朱老太太是因為強制徵地而引發憂鬱情緒,致使走上絕路,12月8日監察院通過糾正苗栗縣府案。

可惡的苗栗縣政府,用這種粗暴行為去徵收農地,引發全國人民不滿。同樣地,最近中國廣東地區,有個烏崁村,村民因為政府官員偷偷私下把土地賣掉,並私吞折合30億元台幣的補償費錢,他們選出臨時村民代表抗議卻被扣押,結果有位叫做薛錦波的代表卻在拘留所因心臟病發猝死,結果官方也不願意交還屍體。因此整個烏崁村群情激憤,她們要求媒體報導但整個被「河蟹」!烏崁村被解放軍包圍,軍隊封鎖烏崁村斷水斷電,但村民開始互助一起用僅剩的存糧生活。

以下是蘋果日報報導:http://tw.nextmedia.com/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11218/101580/

CNN記者拍攝的影片:




烏崁村民喊出:打倒貪官,打倒腐敗,還我耕地,血債血還!





我的家鄉苗栗竟然變成官府欺壓百姓、強徵土地、怪手開進農田的地獄,地方父母官帶頭挖毀農田,欺壓農民,更誇張的是最近還有一個30多歲將近40歲的壯年男子,被地方上有勢力的人開車車禍撞死,卻迅速收受這個有頭有臉的地方有勢力人物和解金,迅速辦完喪事、迅速出殯,完全不合邏輯地快速處理掉這個車禍事件。一般人只要意外過世,再怎樣也要通報當地戶政機關、通知當地地檢署派人相驗,結果車禍迅速被這個地方有力人士私了壓下來。雖然往生者家屬這方接受了和解條件、據傳聞也收了和解金,這個事件還是透過當地的縣議員處理,可是我們竟然沒有在新聞媒體上,看到有任何的訊息。一個青壯年的後龍鎮民就這樣車禍離世,彷彿在人間蒸發一樣,沒有留下多一點的紀錄和關於需要合法(地檢署相驗、警察局備案等)紀錄的機會,這是一條生命,而我無法坐視家鄉有這樣荒謬的事情發生!這個人就這樣離開世界,生命無價可貴,卻這樣在苗栗活生生被隱藏、被河蟹、被地方勢力輕鬆地掩蓋,這是怎樣的一個苗栗?沒有公平正義、沒有法治公權力?沒有司法沒有主持公道的人了嗎?

我無法坐視苗栗發生這種事!我一定要寫出來,同時如果可以有鄉親確認這件後龍的車禍,請提供資料給我,我們不能沉默、不能坐視這樣被欺壓的百姓沉默死去!更不能讓這個地方有勢力的人這樣輕鬆過關!當然死者家屬收了和解金,也願意原諒肇事者,但是這件事情不應該這樣被隱瞞掩蓋,至少事實真相要被紀錄下來,車禍怎樣發生?時間地點、發生原因為何?真正的肇事者為何肇事?現場到底發生什麼事?就算雙方和解,也應該要留下正確真實的紀錄,否則這個生命不就無端蒸發消逝??

人都會做錯事,因為我們不是聖人,人總是會犯錯,不須要像北韓一樣把金正日這些領袖造神造過頭、也不用像專制的中國把共產黨描述地比自己的爹娘還重要還偉大!政治人物只是為我們人民服務的窗口,不須要沉迷支持某定特陣營或人物,只要冷靜用最高標準來檢驗,用我們手中選票進行一次又一次選舉的檢驗。

我希望我的家鄉苗栗不要再繼續被一些王八蛋政客把持,父母官帶頭用怪手挖毀農田,有勢力的人車禍撞死人趕快和解塞錢了事,船過水無痕一點痕跡都不留下,死者家屬只能收錢趕快辦完喪事,死者還年輕力壯,留下讀國中的女兒,如果連這樣的地方勢力都可以在某個封閉的鄉鎮這樣為所欲為,那台灣的民主自由根本就是個屁!台灣已經有耀眼的的民主法治成就,我希望我的家鄉苗栗不要和廣東烏崁村一樣,地方官員魚肉鄉民,把持土地開發利益,完全罔顧鄉親的生活,共產黨官員是極權專制指派的,而台灣的地方父母可是用選票選的,民意代表必須監督,也必須接受民主程序的檢驗和監督。不容許有少數的人因為挾持地方勢力,仗勢有錢有權勢,就可以撞死人私了,用錯誤的息事寧人態度,要求死者接受和解金,趕快出殯趕快消失這件事,更扯的是連地方媒體都完全掩蓋,這跟中國烏崁村事件完全被媒體「河蟹」有啥不同?

我只有一支筆,我只能繼續寫,但我深願:請神眷顧我的家鄉苗栗,我魂牽夢縈的故鄉,希望我的家鄉不要成為地方惡霸肆意凌虐的惡土,也不要成為地方官員中飽私囊的俎上肉,也希望鄉親們要睜大雙眼,用選票決定自己美麗的未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