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日 星期三

這張未填完的人生考卷-紀念陳文成博士(1981年7月2日安息)

陳文成博士的考卷,西北獎學金競試陳文成答案卷(1969年),引用自時間的形狀-台大數學系的歷史部落格,連結為:http://blog.math.ntu.edu.tw/history/Photos/photo/3524299943/


炎炎夏日,七月二日的凌晨,今年夏天炙熱彷彿更勝往年,七月一日、二日、三日是台灣聯考的日子,眾多學子上考場忍受酷暑,為自己的未來拼更高的分數,也希望求取人生的順利!1981年七月二日,28年前的今天,台灣子弟陳文成博士,任教於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擔任助理教授,他和妻兒在五月返鄉省親,卻因為在海外捐助美麗島雜誌、並支援黨外民主運動,在7月2日被當時警備總部約談,但7月3日被發現陳屍在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旁,國民黨當局起初說他「畏罪自殺」,但整個命案及內容迄今都真相難明。馬先生上任後,曾說要重新調查陳文成命案與林宅血案,以最高檢察署為首組成聯合專案小組,2009年6月,專案小組在國家檔案管理局中找到失蹤28年的當日警總偵訊筆錄,現在內容也公佈了,希望真相能夠昭雪。

這個故事很多人都已經知道,研究生就不贅述,35歲的我還在努力拼著論文、修學分,六月底我一樣參加期末考,填了許多張考卷通過數科考試,往畢業又邁進一步。陳文成博士,在1968年從建中畢業,那年我還沒出生,25年後,1993年我從建中畢業;1975年他台大數學系、研究所畢業後赴美國密西根大學深造,那年我剛出生,22年後的1997年我從台大畢業;他在1978年獲得博士學位,同年並獲聘任教於卡內基美隆大學,那年我三歲;1981年他死亡那年我6歲,28年後的現在,同樣炎熱的夏季,我還在攻讀研究所學位,在夏季夜裡,我想像著輕羅小扇撲流螢的浪漫、想像滿天星光的銀河,然後繼續苦讀,希望完成我人生的考卷。

過往白色恐怖的案件,其實都有跡可循,警備總部等特務機關都藏有眾多秘密,這段歷史其實都還不久遠,除非資料有被刻意毀損,否則當年必定有不少人在場,有不少人參與其中,只要真心悔過、真心調查,斷沒有查不出真相的窘境。但聰明一點的人都知道,林宅血案也好、陳文成博士命案也好,許多過往白色恐怖的案件,一直到今日還得不到昭雪,答案應該是很簡單的。犯罪的人不願意面對過錯、擁有權力的政黨不願意面對公義、曾經參與罪惡的眾人,不願意誠實面對歷史,但這樣做,就可以永遠掩蓋事實嗎?

答案是不可能的!我也講過要寬恕、要饒恕,但犯罪的人必須要依靠神才能消除罪孽深重,只要在神面前被定罪,受神公義的刑罰,神才會赦免罪人的罪,神赦免人,就使世人免去祂公義的刑罰,不再被定罪。唯有真心悔改才能面對公義的神,我深怕自己褻瀆神的意旨,所以我不想講太多,但聖經有寫:「悔改以得赦罪。」,唯有真心悔改面對神,罪人才能得到神赦罪的第一步,聖經也寫:神的赦罪是根據流血贖罪。因為祂是公義的,不能無緣無故的赦免人的罪。祂的公義定規犯罪的人是該死的。唯有照著神的公義,替人受死流血,滿足了神公義的要求,神才能按照祂的公義赦免人的罪。

面對錯誤會羞愧、面對過往歷史的罪心情一定不好受,當年迫於壓力與無奈,許多執法人員、或是參與犯罪的人一定也良心譴責很多年。28年過去,今夜七月二日凌晨,這些罪惡難道還要隨著妳們背到墳墓裡面去嗎?研究生在文首找到一張當年1969年陳文成博士書寫的考卷,這高貴的靈魂已經完成人生的考卷,安祥地在天國安息,但妳們知道嗎?曾經參與的罪人、曾經在黨國體制下做出荒謬罪惡的人們、曾經被迫必須昧著良心參與迫害的人們、曾經不明是非到現在還逍遙國外自以為安享晚年的人們、參與不公義的黨國體系參與指認同學,讓同學朋友成為黑名單的黑心抓耙仔;甚至已經掌握權位卻仍不真心追求真相破案的高官們、甚至對於這些罪惡視而不見、選擇沉默以對的人們,我們人生的考卷還沒結束呢!

神要洗淨我們的罪、赦免我們的罪,可是請妳們要真心悔改面對,如果妳有證據、有良知,請站出來指證歷史的錯誤、當年荒謬的罪惡。就算妳不信神,即使是佛教輪迴妳也無法逃躲生生世世的懲罰,趕快認罪出來讓事實彰顯,不然,這張人生的考卷妳會永遠不及格,也可能要到地獄去繼續寫,面對吧!

延伸閱讀:

引用自關於攝影部落格,標題:「從今以後忘不了,陳文成」
http://blog.xuite.net/aboutfish1999/photo/25180796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