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小歇-景泰藍之夜



圖為刺激1995劇照

我從不寫美食旅遊文,一方面我實在也沒有多餘心力和預算去嘗試美食、過快活日子,生活簡陋索然無趣,每天粗茶淡飯只求溫飽;日復一日工作還貸款、奮鬥一切。一方面也想起地藏王菩薩曾發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還有很多受苦的同胞,豈能無視?

而為何要不斷書寫,這永遠是那些過繁華富貴日子的有錢人所不懂的道理,很多人到處遊山玩水,嘗遍美食日子舒爽,卻還要埋怨東埋怨西,彷彿全世界都對不起她!這種心態實在令人無法理解,自己過著很好的日子卻不會顧慮其她悲苦的人,只看到自己的不幸,卻沒看到可以幫助其他人!明明自己到處遊山玩水、遍嚐天下美食,還到處寫文介紹美食風景,卻覺得自己很不幸!

韓愈撰寫「張中丞傳後敘」記錄當年張巡、許遠死守睢陽,城中沒有糧食了,一個勇士叫做南霽雲冒險出城去找另一個將領賀蘭討救兵,結果記載如下:

南霽雲之乞救於賀蘭也,賀蘭嫉巡、遠之聲威功績出己上,不肯出師救; 愛霽雲之勇且壯,不聽其語,強留之。且食與樂,延霽雲坐。霽雲慷慨語曰:「雲來時 ,睢陽之人不食月餘日矣。雲雖欲獨食,義不忍;雖食,且不下咽!」因拔所佩刀斷一指,血淋漓,以示賀蘭。一座大驚,皆感激為雲泣下。

雲雖欲獨食,義不忍;雖食,且不下咽!

多麼悲壯的一句話,因為想起還有很多同袍沒得吃,我怎麼能獨食呢?就算吃也食不下嚥,人之異於禽獸,幾希!

美麗時髦的小妞,口中不斷咒罵著「小日本」,手中也不斷不停掃進SKII、KOSE等等日本的保養化妝品,她是80後的美女,妹妹頭、性感的嘴唇、短裙略施脂粉的性感,一邊說要日本滾蛋,卻還不忘偶爾拿出SKII粉餅補妝!而在某個中產階級的家中,他用力咒罵不惜和小日本決戰,我望著他客廳Sony的高檔液晶螢幕還有Wii,滿室的日本電氣產品,發現他也有很多日本的遊戲和寫真集........

從關外搭火車到天朝首都,天朝沒有網路自由,沉悶的心情和繁瑣的工作壓力,常常讓我在這不自由的國度幾近崩潰,但是我想起了電影刺激1995(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當中,有一幕是男主角Andy(Tim Robins飾演)努力每週寫信給政府要求撥款增加圖書館藏書,終於數年後政府受不了,敷衍地寄來兩百元、一箱舊書及舊的唱片;Andy發現那張舊的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唱片,他跑進廣播室反鎖門,無視於門外典獄長還有獄警即將破門而入,他扭開廣播將歌劇第三幕Susana和伯爵夫人Figaro那美麗的duet二重唱,大聲地傳給監獄中每一個被關沒有自由的人…………………

後來男主角被痛打一頓也被處罰關了,出來後獄友問他關在黑暗中很久是否很痛苦,她回答如下:

I had Mr. Mozart to keep me company. Hardly felt the time at all.(我有莫札特陪伴,幾乎感覺不到時間的存在)

那一幕很令人難忘:因為那一刻沒有監獄,是自由的!感謝莫札特!我很醜,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

這次隨身帶的兩本小書:

董橋最新的散文集:景泰藍之夜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teiria/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79559

裡面精緻地描摹了一些古典的似有若無的情緒,介紹了文學的幾種概念和形式,適合在愁緒的秋天、滯留異國首都的數天閱讀。

上本中提到胡適的作品,我剛好又帶著這本-季羨林的散文本:清塘荷韻http://www.books.com.tw/exep/assp.php/teiria/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4081

季羨林去年(2009)七月也在北京過世,和胡適交好、經歷文革以及因一些收藏導致羅生門的季羨林,他終生研究吐火羅、梵語、佛學等,我記起他曾到台灣拜訪,去到胡適墓前寫了以下這篇文章:「站在胡適之先生墓前」,連結為: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3601/2005/03/02/342@465690.htm

節錄一小段:五十年依稀縮為一剎那,歷史仿佛沒有移動。但是,一定神兒,忽然想到自己的年齡,歷史畢竟是動了。可我一點也沒有頹唐之感。我現在大有“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之感。我相信,有朝一日,我還會有機會,重來寶島,再一次站在適之先生的墓前。

後記中的一小段:我認為,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是一個現實,我腦筋裏的回憶也是一個現實,一個存在形式不同的現實。既然我有這樣一段回憶,必然是因為我認為,如果適之先生當時在北平,一定會有我回憶的那種情況

當然,季羨林去年死了,他沒機會再一次到台灣看胡適了,我,在冷冽的京華煙雲中,突然也覺得30多年的生命依稀縮為一剎那,歷史彷彿沒有移動,我想起自己的年紀,歷史畢竟是動了,當我聽莫札特、看看這幾本隨身小書,想起那些未能吃飽的可憐人,還有很多需要救援的可憐人,我也大有季羨林「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感覺!雖然只是中年,雖然總是無奈、覺得自己無能,但是在很多年的歷史依稀縮短中,百年前的莫札特、1949年北京解放時胡適匆匆離開到了台灣,還有去年在北京過世的季羨林,時空穿梭,古往今來,原來總有些東西是值得我們辛苦生活中,還是應當奮鬥、並且應當期待的,那就是對其他困苦人類的「愛」!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