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請有錢人多繳點稅吧!那不會讓你變窮!

請大家支持愛詩網的創作部落格大賽,有空捧個人氣吧,可加入會員每篇文章只能推薦一次!http://ipoem.cca.gov.tw/poem/mm00031091/showBlog.html

今天要討論一下稅制的問題,在我部落格已經多次討論徵稅的問題!台北市率先要課征豪宅稅,我是贊成的。在美國房屋稅,會依地區不同,還依照地段、建材、樓層、環境等不同,由政府每幾年評估一次房屋價值,然後訂出和實際交易價格接近的房屋價值,一般繳納房屋價值的1℅到3℅左右的房屋稅。而美國每個房子的交易價格都是透明的,只要上網或到政府機關查詢,輸入地址就可以清楚知道交易價格還有公告價格。

台灣會有嚴重的房屋稅不均等問題,是因為房屋交易價格不透明,很多人明明買不起房子,但台北豪宅價格卻屢創新高!但公告地價卻與實際交易價格脫離,形成明明一棟數億的豪宅,卻可能公告現值只有一兩千萬的狀況,也因此平民百姓買幾百萬房子要繳數千數萬房屋稅,但富豪有錢人明明買幾億的房子,卻只要繳幾萬房屋稅,換作是誰都會覺得不公平!

所以我認為最好的方法是盡量建立房價地價成交透明化的查詢機制,同時政府要認真做好每幾年精確的房價評估作業,但房價和真實成交價格趨於一致,讓房屋稅還有房價依照市場機制去運行。我不反對有人炒作地價,有人有錢就讓她們去買豪宅,我們貧窮救住低階房子,但不要買幾億房屋的人只要繳幾萬房屋稅,我們連千萬房屋都買不起的人,卻也要繳幾千幾萬的房屋稅。

另外在個人所得稅部分,我也強烈建議應該要有公平的機制,我們不是要仇視富豪、也不是覺得有錢就是罪惡、但是必須要實行社會基本的公平。不能明明收入幾億十幾億的富豪,卻可以明目收入很低,繳很少稅說不定還退稅,健保也只要繳一點點;但是一般受薪階級,卻因為薪資透明必須認真繳稅、一毛錢都跑不掉,健保費調漲還要繳更多,這樣是完全說不過去的。

根據中時電子報2008/06/15王宗彤、唐玉麟台北報導

中華財政學會高級顧問、會計師黃春生十四日參加一場稅改座談會時,語出驚人地說:「台灣稅制是不公不義」,根據上市櫃公布資料,九十六年度,在一千零八家賺錢企業中,有九十三家根本不用繳稅,甚至部分企業還可退稅。

黃春生舉例說,以九十四年度獲利為例,台灣最會賺錢的台積電,當年賺了九百三十四億元,但只繳了二億元的稅,平均稅率○.二六%。台灣企業經營之神王永慶,旗下的台塑集團中,台塑稅率為一二%;但台化賺了近四百億元,卻不用繳稅,稅率是零;還有南亞賺了四百一十億元,只繳十一億元的稅,稅率是二.七六%。

還有,現在台灣首富國泰金,九十四年賺了兩百四十九億元,只繳了兩億元的稅,稅率○.九一%;兆豐金賺了兩百二十二億元,卻退稅四億元;中信金,當年賺一百六十一億元,也有一.五二億元的退稅。「講白一點,就是這些全台灣最有錢的前三十人,他們繳的稅還不到年收入的十%。」黃春生說。

另外根據TVBS新聞網報導:(如有網友有更新幾年的資料歡迎提供)

93年度的綜合所得稅前天截止申報,財政部初步統計,台灣排名前十大繳稅富豪,其中以台塑董事長王永慶繳稅13億居冠,其次則是台灣首富郭台銘,而這些身價百億的大豪富,今年總計應繳稅額為38億元。 今年台灣十大繳稅大戶,前4名都是2億以上稅金級的大富豪,王永慶以應繳13.64億居冠,其次才是節稅有道的台灣首富郭台銘,應繳稅額9億元;排名第三則是廣達董事長林百里6.64億,第4名則是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應繳2.65億,第5到第8名包括光寶董事宋恭源、長榮張榮發、台積電張忠謀、英業達葉國一則開始屬一億元上稅金級。

至於第9名的台積電副總執行長曾繁城,第10名的金仁寶董事長許勝雄,應繳稅金則分為5200萬及4500萬,每位身價數百億的大富豪,透過各式各樣的節稅管道,總共應繳稅額38億,一般薪水階級,可是一毛錢的稅也節稅不到。

【聯合報╱記者賴昭穎╱台北報導】2008.07.28

財政部財稅資料中心最新統計,九十五年一位有錢人的綜合所得總額高達五千三百零七萬多元,依規定他應該適用百分之四十的最高稅率,至少應繳約二千萬元的稅;但他利用捐贈節稅,總扣除額高達六千四百零三萬多元,所得淨額變成負數,竟然一毛稅錢都不必繳。財稅資料中心還指出,九十五年綜合所得總額在三百萬元以上的有錢人,竟然有七人用盡種種方法節稅、避稅,結果避到所得總額變為負數,結果都是一毛錢也不用繳,甚至還申請退稅

我們都知道一般上班族,如果月收入4-8萬元,一年大約就是要繳一個月的薪資所得稅,除非你有撫養親屬,或者有其他支出列舉扣除,但一般受薪階級就是要繳一個月薪水的所得稅。而且根本無法逃避。但你看看上述報導,有錢人身價十幾億的富豪,卻幾乎都繳不到年收入10%的稅,不是要憎恨有錢人,而是這個稅制根本有問題,會形成更多社會問題,還有加深社會階級的對立。

韓愈曾寫<張中丞後傳序>寫到以下一段:

南霽雲乞救於賀蘭,賀蘭不肯出師救。愛霽雲之勇且壯,不聽其語,強留之,具食與樂,延霽雲坐。霽雲慷慨語曰:「雲來時,睢陽之人不食月餘日矣。雲雖欲獨食,義不忍;雖食,且不下嚥。」因拔所佩刀斷一指,血淋漓,以示賀蘭。

翻譯成白話:

張巡許遠死守睢陽時,南霽雲去向賀蘭求救,賀蘭不願出兵救援。但他欣賞南霽雲的勇氣,不理會南霽雲求援,硬要把他留下,特地準備豐盛宴席和美女跳舞招待他,並請南霽雲坐下吃美和欣賞美女。南霽雲很氣憤激昂的:我來時睢陽城的人已經有一個多月沒食物吃,現在我雖然也很想獨享美食,但道義上卻不忍心,就是吃了也嚥不下口。

孟子也說:「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看到有人吃不飽,惻隱之心人人應該都有,一個可以買幾億豪宅的人,難道不能一年多繳個幾十萬的房屋稅嗎?如果你一年賺10億元,就算妳繳一半的錢,還剩下5億元,難道還不夠用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