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9日 星期五

不要把我納稅的錢丟水裡!不要亂救DRAM產業

圖片是力晶董事長黃崇仁,公司提出紓困他卻領近億年薪,住帝寶豪宅

DRAM業蕭條 政府準備援手紓困賠不見底

2008-11-14 中國時報 【林上祚、江慧真、唐玉麟╱台北報導】 六千億元中大型企業專案融資,與國發基金一千億元企業改造計畫,近日將提報行政院院會討論,未來上路後,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台灣DRAM業的紓困與整併,根據目前規畫,政府方面目前傾向先紓困度過難關,再透過國發基金與大股東同步增資方式,完成DRAM產業整併。金融風暴波及,國內DRAM產業面臨經營困境,不少業者苦撐待變,甚至等不及明年景氣復甦,行政院長劉兆玄對此高度關切,近日將邀集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金管會主委陳樹、財政部長李述德、經濟部長尹啟銘、政務委員朱雲鵬等財經首長,了解台灣DRAM產業的現狀和面臨的困境。

五家業者 前三季共虧千億

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產業虧損到底有多嚴重,根據證交所資料,力晶三百二十億、茂德二二四億、南科二四八億、華亞科一一五億、華邦電三十九億元,五家業者前三季合計虧損金額近一千億元。南科與華亞科大幅虧損,讓母公司台塑集團也看不下去,市場認為,美商美光入股華亞科,並且技術授權南科,就是為台塑集團淡出DRAM鋪路。由於DRAM業者,向銀行貸款餘額高達四千二百億元,DRAM業者能否撐過這一波全球不景氣,現在就連立法委員都在關心,立委徐中雄形容,萬一有DRAM業者倒下,衝擊將比全球金融海嘯還嚴重。

馬先生拜訪竹科,政府準備千億替DRAM產業紓困,研究生基於以下理由,強烈反對政府隨便把我的納稅錢,紓困給這些經營不善的DRAM廠商及團隊:

◎技術不思長進:DRAM廠商都從台灣資本市場吸納眾多資金,以及吸納眾多優異的科技人才(眾多機械、電機、電子等熱門科系人才),但倏乎20年過去,台灣DRAM廠商一直沒有建立自己的技術,不像南韓DRAM大廠三星(Samsung)與海力士半導體(Hynix),經過數年努力建立起自己的技術,因此可以開始授權給台灣廠商收取權利金。力晶(5346)技術來源為日本DRAM製造商爾必達(Elpida),茂德(5387)技術來源為韓國海力士Hynix,華邦電(2344)的技術來源是德國的奇夢達(Qimonda)、母公司是英飛凌(Infineon),南科(2408)技術來源原本是奇夢達,原本和奇夢達共同出資成立12吋晶圓廠的華亞科(3474),但後來南亞(1303)與華亞科(3474)分別以2億美元與0.85億美元借款給美光,協助美光買下奇夢達手中的華亞科股權。

台灣DRAM廠商都沒有自己技術,DRAM景氣好時,賺取大錢必須給授權國外大廠眾多權利金,現在景氣不好賠錢卻要政府來承擔,難道權利金就不收了嗎?根據商周第1101期報導,茂德最賺錢的2004年獲利約一百億元,權利金付出四十五億二千萬元,而隔年茂德賠錢,卻仍要支付權利金費用達三十三億三千萬元。以前賺大錢就只會發高薪給員工、大股東坐擁千萬高薪,技術授權原廠賺取高額權利金,現在卻要全民買單,那還不如直接政府拿錢去把也發生經營困境的爾必達、美光、奇夢達等技術原廠買下來,像德國奇夢達紓困金額只要1.5億歐元,折合台幣只要70多億元,不如直接拿錢去併購日本的爾必達、或者是德國的奇夢達!

◎道德風險:20多年來台灣DRAM廠花費投資人眾多資源,也不斷擴廠,現在要政府紓困的理由竟然是有數萬從業人員,如果倒閉會造成嚴重社會問題,這是哪門子的邏輯??創業本來就有風險,現在因為公司擴大,就不能讓它倒,這不是等同在鼓勵大家:以後要闖禍就闖大一點,闖的禍不夠大政府就不會救,好好經營公司的人沒有獎勵,反而是公司無限制擴大,員工超過一定數量後就可以擺爛,隨便經營賠錢讓政府來收爛攤子,這整個會影響到台灣的價值觀,幫助不認真經營公司企業的人,只因為他公司錯誤擴張員工多,就要救他,那以後大家都盲目舉債亂擴張一通,不管績效賺錢與否,只要先把公司變大政府就不得不救,大家說這樣對嗎?

◎經營團隊與能力:20年來DRAM景氣循環也發生數次了,每次這些DRAM大廠投入更高階製程的競賽,從銀行聯貸出數百億的款項,卻從來沒人去思考經營模式、經營效率,甚至是否思考這些公司的領導階層的經營能力。如果是對的人怎會經過20年了公司還不賺錢,卻歸咎給市場供給太多,造成DRAM價格慘跌,你有聽過其他行業生意做不好、或者經營虧損,卻怪罪市場競爭者太多,或怪罪產品跌價太快,這豈非笑死人的邏輯?!我開早餐店如果慘賠我卻怪早餐店太多、供給過多、早餐變便宜導致店鋪虧損,所以政府應該要救早餐店對嗎?

◎相對的責任:台灣DRAM公司經營階層每個坐擁高薪,最近全球火紅的肥貓(Fat cat)執行長議題,就是在討論經營階層的不負責任態度,日前美國三大車廠通用、福特、克萊斯勒執行長,搭乘私人飛機到國會要求紓困後,第一個被批判就是國會議員反問:「能不能先賣掉噴射機」?台灣的力晶2008年前三季累計稅後虧損320.32億元,每股虧損4.14元,虧損額高居四大廠之冠,加上南科(2408 )、華亞科(3474 )、華邦電(2344 )、茂德(5387 )等,2008年前三季DRAM廠合計虧損達947億元。但是根據商周第1101期報導,力晶2007年虧損新台幣123億元,但根據財報顯示執行長黃崇仁當年領取的董、監事總酬勞,卻高達三千萬至六千萬元區間;而這還只是現金酬勞,若再加上當年度所領取的股票分紅一萬五千張,黃崇仁當年度實領薪資已達上億元(編按:股票以2008年最低收盤價—11月28八日的每股11元計算)。而公司虧損百億,負責人紅利加上薪資卻還實領近億元?黃崇仁家住帝寶豪宅,出國坐頭等艙,還投資藝術品,黃崇仁尤其喜愛蒐藏中國古瓷器、印象派及近代繪畫作品,包括常玉、趙無極等。

黃崇仁還名列擁有百年歷史的美國藝術類雜誌《ARTnews》,2007年全球頂級蒐藏家兩百強中的唯一台灣代表,與香港富商劉鑾雄並列唯二華人。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也喜好藝術品蒐藏,卻還沒辦法登上《ARTnews》全球前兩百強榜單,黃崇仁則連續兩年入榜,這樣的財產實力還要政府來紓困公司?為何不乾脆把藝術品賣掉,轉成公司營運資金呢?20年來公司經營不善難道董事長兼執行長都不用負責?不用付出代價?如果自己都不用出錢救公司,自己家財萬貫卻要政府出手相救,為何我們納稅人要去承擔這個爛攤子?德國薩克森政府為救奇夢達(QI-US)願意出1.5億歐元,但前提條件是母公司英飛凌也要出資同等額度,台灣政府應該學美國政府,用發行特別股或者是更有效率的方式,直接接管公司,或者是成為公司股東,或者讓公司倒閉再收購其資產,讓其他更有本事的年輕人來創業。或者乾脆就不用就這些爛卡,讓它倒吧!把千億資金給更多有創業衝勁的年輕人去創業,我們可以打造更多更有競爭力的產業,比如網路產業,電子商務,不需要這麼多錢,不需要被這些沒良心的有錢人污走我們辛苦的納稅錢!

看完研究生以上所述,我並非全然否定DRAM產業,但大家想想美國政府先前救助美國汽車大廠克萊斯勒的案例,在商學院案例討論中,原本經營出現困境的企業,政府伸出援手,雖然暫時延緩毀滅命運,但因為沒有痛定思痛、徹底進行變革改造,過一段時間後仍然經營回天乏術,也失去更長遠的競爭力。研究生不希望這樣的悲劇同樣發生在台灣DRAM產業上,更重要的是,如果要救這些公司,是不是先請這些股東先把私人財富吐出來,比如力晶黃崇仁、還有像茂德背後的母公司茂矽當初的經營者胡洪九,他是當年太平洋電信電纜公司遭掏空200億元案件的主謀之一,胡洪九是太電前財務長,被檢方依照洗錢、背信等罪名提起公訴,並求刑20年,併科新台幣10億元。而黃崇仁因涉及內線交易案,被新竹地檢署依違反證交法和背信罪嫌起訴,求刑四年六個月,這案子還在審理中。

而馬先生,你要我們把辛苦納稅的錢,成千億的往這些罪犯口袋送?讓這些王八蛋繼續保有自己的龐大私人財產,卻要我們拿錢讓他們公司紓困,各位臺灣人民,你們肯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