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好官我自為之-厚顏無恥不要臉

人生南北多歧路,將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興亡朝復暮,江風吹倒前朝樹。功名富貴無憑據,費盡心情,總把流光誤。濁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謝知何處?

《儒林外史》第一回開卷詞就是以上這闕詞!有時候我們批評為官者,因為為官者民脂民膏、尤其民主時代執政者都是自己選舉爭取,本應當為民興利除弊,更應當經世濟民!但為官者也都是平凡人,所以有凡人的習性理所當然,但有凡人的弊端,卻也應當維持凡人的善良,為官盡挑自己利益去講、卻忽略自己的缺點,那不是不要臉、無恥,還能怎樣形容?

消費券發放內政部長廖了以落淚說如果人民覺得作的不好,他可以下臺,但發放錯誤不要怪基層公務員。這一點研究生很不解,所有加班發消費券的公務員不也都領取了加班費,這是擔任公務員份內的工作,即便現在說有99.993%的發放正確率,但君不見各家銀行三點半拉下鐵門後,所有工作同仁都要清點計算所有的帳務,只要帳不平、只要差一塊錢,都要翻天覆地把錢給找出來,否則絕對無法善了。當然會計上、財務上也有相對應的基金制度,讓銀行來平這筆疏失的帳,但交易幾億元也要找出錯誤在哪?這是商業社會最基本的邏輯!選舉時差0.02﹪選票決定勝負你可以接受嗎?哪一次不是敵對陣營提起選舉訴訟、封票櫃重新驗票!股市交易差個0.01﹪可能就會損失幾億元!哪容得下有錯誤還大小聲!但內政部長廖了以至少很有guts,他身為內政部最高首長,他至少負起責任、一肩扛起全部責難,並準備用自己薪水來賠錢,這種精神還算有種!

另一個不要臉的例子就是台北市貓纜缺失案,真是令人爆笑!台北市政府政風處調查貓纜停駛的報告,全部15頁的報告,沒有講到任何在公文上蓋章、批示的任何一位局處首長該負責,卻拿一個5職等的新工處助理工程師開刀,這個造價新台幣13億的重大工程,難道是一個助理工程師可以負責的嗎?當初簽發公文、監督、公文流程牽涉到的局處、還有建造發包的單位,全部都沒有責任嗎?

研究生在此不多言,是非判斷讓大家自己去想,只能說這這小工程師真倒楣,說不定會丟掉工作、還會被起訴判刑坐牢呢!想起當年的余文,長官國務機要費沒罪、余文月因為用不實發票報銷,被依偽造文書罪判刑確定,並且入監服刑。馬先生這種長官,還敢跟他混的小弟,真的要有極大的勇氣呢!有事就推給小弟!

研究生想起古文韓非說難 其中寫道:

凡說之難,非吾知之有以說之之難也,又非吾辯之能明吾意之難也,又非吾敢橫失而能盡之之難也。凡說之難,在知所說之心,可以吾說當之。所說出於為名高者也,而說之以厚利,則見下節而遇卑賤,必棄遠矣。所說出於厚利者也,而說之以名高,則見無心而遠事情,必不收矣。所說陰為厚利而顯為名高者也,而說之以名高,則陽收其身而實疏之,說之以厚利,則陰用其言顯棄其身矣。此不可不察也。

翻譯如下:

遊說的困難,並不在於我的才智不足以說服;也不在於我的口才不足以明確表達出我的思想;也不是我不敢毫無顧慮地把意見全部表達出來。遊說最大的困難,在於如何瞭解被遊說者的心理,然後用我的講法去說服他。被遊說者如果想博取高名,我們卻用重利去說服他,他會認爲你品德低下,而你會受到卑賤的待遇,一定會被其疏遠。被說服者如果貪圖利益,說服的人卻用博取高名去說服,他會認爲你沒有誠意、脫離實際,一定得不到說服的效果。要說服的人實際上是想要利益卻公開假裝博取高名,而說服的人用博取高名去勸說他,他就會表面上採取你的建議,但實際上卻疏遠你;如果我們利益去說服,他就會暗中採納你,但公開場合卻拋棄你,這些是遊說的人不能不察覺的。

有馬先生這樣的長官,我們的公務人員顯然都讀過這篇,或者沒讀過這篇,卻都掌握這篇文章的要義。公務員揣摩上意、逢迎拍馬最行;推託諉過、推卸責任最強,勇於承擔責任卻躲得老遠。

唉,官呀??!!

延伸閱讀:標題「好官我自為之」

引用自瞿海源學術資訊網:http://www.ios.sinica.edu.tw/hyc/index.php

【1999-08-05 / 民視評論 / 政治】

表面上民主時代來臨了,官員口中不時表示要尊重民意,甚至尊稱人民是頭家,說什麼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然而,在實際的政治裡,官員對民間的種種訴求,民意所表達的各種趨向,都愈來愈冷漠。 高官們常拿多元社會來做為不理會民意的藉口。

  大家記得在一九九七年五月,民間對政府無能改善治安,連續三次大遊 行,甚至將認錯兩字用雷射光打上總統府,換來的只是局部改組內閣的虛招,下台的部長不久就更上層樓。總統和相關官員也從來沒有認錯。相類似的種種遊行抗議大都不能獲得什麼真正的回應。大約兩週前的廢國大遊行,也激不起高層任何一點反應。 出了事情,只要能挺得住批評的浪潮,也都會化險為夷。處理事情也以不出差錯為最高原則,並不以有效解決問題為前提。正是應了一句批評官僚的老話「笑罵由你、好官我自為之 」。 不過,不同的政 府或公營事業機構 在面對批評時,或處理危機時,也有不同的表現。

  例如,目前正面臨輿論 和民意考驗的兩件大事,有關機關的 因應和處理就相當不同。台電對七二九大停電雖然一直聲稱是自然災害,但至少已經道歉,也聽候監察院等機構處理。 然而,對於七二七不當搜索新聞從 業個人員的檢調行 動,雖然在輿論強大批判下,法務部 並不認錯,也從未有片言支字表示歉意。卻口口聲聲宣稱一切依法處理,更指責民間反應為 泛政治化。儘管臺灣記者協會日前發起捍衛新聞自由連 署行動,要求法務部道歉,恐怕法務部都會相應不理。

  或許大停電和不當搜索傷害新聞自由是很不同性質的事件。如果確實在性質上有所不同,那 麼表面上停電事大 ,造成等具體的經 濟損失很大,但實 際上破壞新聞自由的做法,將對臺灣民主化造成更大的傷害。 時代在變,潮流在變,奇怪的是, 做官的就是不變。 依舊是笑罵由你好官我自為之。

  民間反應不管多激烈, 輿論批判不管多嚴重,只要能擋得住風頭,只要上面沒 有責備或處分的意思,官員們就是死不認錯。在民主時代裡,官員實在應 該去除舊的官僚氣習,真正尊重民意 ,深入了解社會需求,在施政上做有效的規劃和調整。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