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找尋原初最原始的感動與美好

圖片是鈴木敏文,他說早上出家門的時候,要自己用五感去感受時代,今天就是勝負的關鍵。(攝影‧陳炳勳),引用自商周網站,網址為: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35344

星期六心很煩,最近不管課業或是工作,都遇到瓶頸,研究生決定去到嘉義,進行校園之旅,沒有規劃行程,我來到嘉義看了中正大學,嘉義大學,順道看了舉辦超過10年、規模已經很盛大的「嘉義管樂節」!回憶,彷彿回到10幾年前,高中、大學努力練習樂器,參加管樂團、交響樂團,那時候的我,並沒有打算用音樂當作職業,更沒有要從事音樂相關工作獲利,但是你問我,為何願意每天花上數小時練習樂器,甚至無給職擔任樂團各種行政工作,有一度還差一點學份不及格數超過一半,而慘遭二一,最後幸好救回成績。

看著演奏台上,一團又一團中學生、小學生、大學生,她們在指揮帶領下,演奏那一首一首熟悉、或者陌生的新曲目,每一個眼神都充滿熱情與快樂,我,曾經是管樂團中快樂的一份子,當時演奏,並沒有任何目的,也不帶有任何追求,管樂團有許多好朋友,一起合奏練習,可以一起演奏很棒的曲子,練習完表演完,可以三五好友一起去吃東西、或者相約去郊外踏青。生活中除了唸書,就是每天努力練習音階、長音,和同聲部的好友一起討論,要如何增進自己演奏的功力。或者一起練習、分部練習,希望在合奏時可以展現最美好的聲音。

那是一種很單純的快樂,拿起樂器,你可以完全忘記剛剛考試不及格,可以忘記剛才和同學吵架、可以忘記腳踏車剛被偷,只要拿起樂器,熟練地把大小調音階吹奏一遍,注意聽自己音色的進步。只要團練時,坐在椅子上聽著大家一起把一首艱難的曲目,完整演奏出來(貝多芬交響曲),那是一種無比的快樂。

高中、大學的我,沒有太多煩惱,最多就是期中考考不好、和女友吵架、或者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練習、演奏樂器就成了一種最單純的享受與娛樂。在那個時空彷彿宇宙只剩下了你自己,只聽到自己吹奏的聲音,可以專心調整自己的聲色和技巧。偶爾老師上完課、或者和同學討論得到進步,馬上拿起樂器驗證方法,修正錯誤後發現自己演奏實力不斷提升,心中非常雀躍!雖然沒有打算進入音樂產業、也從來沒有計畫轉行去唸音樂系,可是那種單純地、追求演奏實力的提升,是一種簡單而愉悅的想望!沒有僥倖、沒有得失心,每天苦練數小時,除了少數假日休息,你會察覺自己的進步!沒有比較、沒有勝敗,只要你用心用頭腦練習,多思考音樂本質,你就會越來越喜愛音樂和樂團。

最近的無薪假、裁員等負面消息,媒體報導都提到:要找回自己內心的原初的感動!的確是這樣的!台灣的價值觀已經有多年的扭曲,很多人當醫生,是因為醫師可以賺大錢;很多人去竹科當科技新貴,因為科技新貴可以分股票、提早退休。但等到金融海嘯到來,賺不到大錢,也沒有股票時候,很殘酷的一件事就呈現了,沒有熱情、沒有喜愛,會找不到方向與目標,會覺得自己的選擇充滿荒謬。而多年以來台灣的人們始終不願意多花點時間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自己到底喜愛什麼?願意為什麼付出熱情?沒有金錢、沒有經濟誘因後,到底是什麼可以支撐自己的熱情?!

以前大家說老師有寒暑假、收入穩定、退休金多,但是現在少子化學校縮編,一堆流浪教師都是這樣思維的受害者!醫師收入高,又是崇高職業,但是健保眾多限制後,我的一堆高中同學都是醫師,但如果沒有對醫學的熱情,現在醫生的收入跟以前想像差距頗大,除了少數自行開業或是知名的牙醫外,你能憑藉的就是自己對醫學、對醫療病患的熱情。現在的DRAM產業過往吸金數千億、風光多年、吸納國內眾多科技人才,卻也種下現在景氣反轉後,極大金額的虧損,以及無人可以預料的需要援助的金額,而這些當初追求最賺錢行業的最優異的一群人,怎麼也想不到,當初看來最穩定、最賺錢的好選擇,現在卻變成人生中年失業的危機!

也許現在是台灣人好好思考,自己真正想要什麼的最佳時機!你思考過嗎?!如果抽離工作的挑戰,工作的本質是你所喜愛的嗎?如果跳脫旁人的眼光,你現在在做自己真心想要做的事情嗎?這不是任性,也不是要恣意妄為,人生苦短,難道不需要多花點時間了解自己真正的興趣?!

找回當初最原始的感動,才是我們可以熱情從事每件事情的本質!而在2008年最後幾天,也可以好好思考,到底自己想要做些什麼?而那些經不起時間考驗、也無法說服你自己邏輯的產業,還有許多違反人性、以及違反自由、人權、民主的荒腔走板行為,也都會逐漸呈現真相。

原始、最初的美好,就是我們應該面對的人生!只有那些美麗,是我們應該追求的!如果哪一天你還看到有人像研究生一樣,追求一種夢想,請不要笑他,祝福他吧!

鈴木敏文-日本著名企業家,目前擔任日本7&I控股公司、伊藤洋華堂、日本7-Eleven等公司的代表取締役會長與CEO,也擔任日本中央大學理事長。

「現在是一個變化劇烈的時代,我們常常會不自覺的將所有焦點都放在因應變化上;但經營的原點,在於徹底實踐基本工作,唯有確實做到基本,才有可能因應變化,如果,一直無法如預期般成長的話,或許就該重新由徹底實踐基本的工作做起。」鈴木敏文如此闡述。

兩大衝擊讓台塑神話變調、引用自商業周刊第1101期連結為: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35389

經營之神王永慶去世滿兩個月,台塑集團即將要繳出第一個沒有王永慶的季報,這確定是一張打破五十四年紀錄的成績單,台塑集團四大上市公司出現全面性的赤字,第四季總虧損金額將超過三百億元。 這是台塑集團史上最大虧損,又在王永慶去世之後發生,台塑大樓議論紛紛。 到底台塑集團怎麼了?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虧損?時間回到王永慶去世前,台塑四寶剛剛交出前三季的季報,一張漂亮的成績單,總共賺了一千三百多億元,今年集團合併獲利再度破二千億元的目標可望達成。

但變化就在經營之神告別舞台之後,景氣急轉直下,國際原油從七月每桶一百四十七美元的高點往下跌破每桶四十美元。 六輕出現前所未有的景象,工廠裡堆滿了賣不出去的原料,於是部分工廠延長了歲修的時間,機器不開工以期望降低運轉成本與營業開銷,但這仍擋不住景氣寒冬對台塑集團的衝擊。 過去,六輕這個全球最大的石化園區為台塑集團帶來驚人的獲利,現在這些工廠反而成為燒錢的大機器,生產量越大虧損就越高。

衝擊一:誤判油價情勢

台塑化從金雞母變賠錢貨第一個衝擊的是台塑石化,過去它是台塑集團獲利的金雞母,營收與獲利都最高,可是當景氣反轉油價突然暴跌,那些剛送抵台灣尚未提煉或是仍在海上運輸以及剛跟中東產油國簽約買的原油,突然變成每買一桶就是賠一桶,原因是購油成本仍停留在每桶一百美元以上,但銷售已經用每桶四十美元計算,中間的價差成為鉅額的虧損。 法人預估台塑化第四季虧損金額將達到一百億到一百三十億元左右。

平實論,原油快速暴跌是台塑集團無法控制,台塑化出現虧損是必然的,很難由經營面來改變。 但真正的問題是台塑集團在油價暴漲崩跌中,還犯了一個對情勢過於樂觀的錯誤。明明知道今年初油價暴漲已不理性,卻仍相信油價會持續維持高檔,結果造成高達兩百億元以上的獲利平空消失。

衝擊二:成功模式失靈 物廉價美優勢比不上大陸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