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阿糜小姐傳(可能是幻聽、瘋狂之際紀錄)

<之一>

妳說妳叫阿迷
(或阿咪??),住在很鄉下的地方,沒有現代化科技,妳一直很辛苦地生活著,她們不讓妳讀書,也不願意讓妳接觸外界,妳很悶但很希望可以找到人互動,自己靠著偷偷藏主人(???)的書,妳竟然對於詩詞文學有深厚的造詣!!!

<之二>

妳住在南方,四季並沒有很冷的時候,夏天則是非常炎熱,妳常常汗流浹背,但因為被限制,雖然妳常常必須進行大量勞動工作,但工作結束後休息卻被限制在極小的空間裡,妳沒有太多的人身自由及個人時間。妳記得住所周邊是大片稻田,空氣中瀰漫著稻田特有的味道,夏季是黃澄澄的稻浪,夏夜則有蟲鳴與皎潔的星月,還有許多阡陌相連的灌溉水塘
!!稻田四周也有許多小河流,河流水質清澈,有綠色水草和許多魚蟹田蛤等。妳必須做許多繁瑣的工作,從一大早太陽尚未出來,起床就開始勞動,餵養牲畜、砍草、準備三餐,準備水牛要吃的草料等。太陽一探頭就扛著田裡的蔬菜、河裡的草魚等到市集裡去交換商品。回到住所接近中午開始準備中餐,並且有一點個人午休時間。下午驕陽火烤因此休息到下午三四點,才開始送餐到田間給勞動者,並且協助進行田間的工作,開始搬運農產品,或者做些除草、整理田間的工作。傍晚回家準備晚餐、吃完晚餐後,妳開始做些針線,或者做些手工縫製等,然後晚上看著星空,妳會偷閒自己看書,但田野鄉間沒有什麼書。
妳想要讀書但女生沒辦法受教育,妳偷偷拿了廳堂的書,有佛經、有古典詩詞,妳努力地請教、私下地唸著,加上妳偶爾會到城區的學校去看看,也會請教家族中的讀書公子們,妳竟然學會了閱讀和書寫文字。同時還對於佛經有一定程度的理解。妳喜歡抬頭看星空,看著夏夜的皎潔月亮和燦爛繁星,妳覺得雖然被禁錮在一個偏遠的鄉村,但妳的心靈屬於遙遠遼闊的遠方!!

<阿糜小姐之三>

昨晚被驚擾沒有睡好,因此周日早上忙完後,下午兩點多我開始打瞌睡,但這次清晰明顯的夢中畫面卻完全驚嚇震攝了我
!!!

兩點多,一開始我在蒐集論文文獻資料,很熱昏昏欲睡,撐不住的我就躺到床上,但卻是夢靨的開始!!!一下子進入夢境,大白天炎熱周邊切換成暗黑沁涼的夜晚,甚至有點冷到讓我發抖,我一睜開眼,一個穿古裝服裝的女生,大約40多歲年紀,面無血色瞪著我,手上拿著刀(切菜菜刀形狀),作勢要砍過來,我驚恐地躲開,我想起這應該是夢,所以靜下心來告訴自己內心:這是一場夢,不用躲,但是稍不注意這個中年婦女竟然刀子就砍到我手臂,一陣劇痛皮開肉綻,我只好趕緊用力跑,四處躲藏,但身無寸鐵的我無法抵擋,這女生用力抱著我,眼角餘光是一個有月亮的夜晚,但應該是在一個濃密的竹林裡,四周都是綠油油黑色的樹叢,有著竹葉味道,腳上踏著是乾枯竹葉的聲響!!她死命抱著我,最後我沒辦法用力用腳踢出去,終於把她蹬開踢開,但她用驚人的速度和力氣,再次衝過來,我手臂已經在流血,於是只好隨手拿起地面上一根枯乾的竹子,我用力抵擋。對方拼命揮動銳利的刀,用力砍過來,我唯一的優勢就是我身高比她高,對方是個嬌小的中年婦女,我體型也比她壯很多,我應該有70-80公斤,對方看起來只是個瘦弱約40多公斤的婦女。

於是我開始想,乾脆用力踢掉她的刀子,用我身體蠻力,再怎樣也要壓制她,我立刻趁她撲上來,故意低下身子,她撲空跌了一個踉蹌,我立刻用腳踩上去刀子,雖然一瞬間踢不開,但我用力踩住她的右手掌,把全身重量加上去,過了漫長幾分鐘她終於受不了鬆開刀子,我立刻把刀子踢得老遠,然後全身用盡吃奶力氣,用力扭過她的身體,用自己重量壓制她。但,一件令我覺得更驚悚的事情,我發現,我竟然是一個女生,我臉上撲著粉,我留著長辮子,還紮了花布,我身上穿著古裝女生服裝,但和婦人是明顯對比:我是青藏色樸素的素色單色布衣,這個要砍我的婦人全身都是華麗的布料,她頭上斜插著一個金簪,臉上有脂粉濃豔,但因為打鬥又被我壓在地上,她臉上有血跡污漬,也有泥土,還有雙方的汗水。她腳上穿著鮮豔的繡花鞋(更驚悚的是我看到她是小腳!!),繡花鞋由粉紅和艷紅色交織而成,全身都是貴氣的古裝服裝(電視上官夫人穿的那種!!)而我卻是大腳丫,穿著一雙簡單的草鞋底的布鞋,而且鞋子已經有破洞髒污,很明顯她是一個貴夫人,而我應該是個貧困的低下階層的女人,大約18歲的、體型壯碩的年輕女子。為何發現自己是女生,因為我想低身壓制她,卻尷尬地發現我有胸部,胸部抵住這個貴婦,我無法再低頭看清楚她的樣貌(竹林裡很昏暗!!)

就這樣我壓住她,中間兩人又激烈互鬥,我箝制住她的雙手,很明顯我體型佔了上風、力氣也明顯佔優勢,沒多久我用右手腋下緊緊壓住她兩隻手臂,然後一屁股坐在她腰部,她喘著氣,已經失去了攻擊我的意圖。我大聲地嗆她:妳為何要砍我??妳是誰?妳幹嘛要殺我??很痛妳知道嗎??妳為何要砍我??

這個貴婦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不是那種真心微笑,她嘴角微微上揚,但嘴唇有點口紅滿嘴紅,但臉部肌肉不動,整個臉非常蒼白,我望著她幾秒,全身打了無數個寒顫,是一個尖下巴很漂亮的女生,但臉色異常地蒼白,蒼白到像陶瓷、對,就是一般陶瓷那種蒼白。她眼睛很大,但望過去卻是一片黝黑的空洞,看不到瞳孔,臉上彷彿依稀看的到血管,她睜著空洞的大眼睛,用一種恐怖詭譎的眼神瞪著我,眉毛豎起來橫眉豎目,是一種充滿仇視仇恨的眼神,但我真的不認得這個婦人,也不認識這個人,為何她要砍我??我一直大聲吼她、但她就是不講話,只是用蒼白的臉一直看著我,在微微月色下顯得更加蠟黃,我甚至不敢直視她,就這樣撐了一陣子,每一秒鐘度日如年,我內心很混亂。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我胸口一陣劇痛,眼前一黑,我以為她撿回了刀刺我,但不是,她把頭逼近我胸膛,用嘴巴咬住我胸口,一陣劇烈疼痛,我只好用力把她扯開,我雙腳用力踢出去,她力氣更大不斷掙扎,想要掙脫我壓在她身上的龐大身軀。但她死咬住我胸口,我用盡全力往她腰部踹下去,然後我聽到類似骨頭碎裂的聲音,她臉上出現痛苦表情,因為胸口實在很痛,我沒得選擇只好用力踹好幾腳,沒多久她松開了口,頭也垂下來,臉上更蒼白了。她失去了動作,整個嬌小的身軀像一個原本充氣的娃娃,一下子洩氣變成乾癟的娃娃,確定幾分鐘後我鬆開了手。但一瞬間一件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突然,她從地上用雙手撐起身軀,我看到她腰部以下已經無法動作,但她很快轉身去拿刀,就在地上用爬行她雙手揮舞著,右手用刀要砍我!!然後她迅速爬過來,緊抱住我右腿,然後用嘴咬我,也開始用刀刺我的腿,換成腿上一陣劇痛,最後我沒辦法只好緊緊勒住她脖子,我趕緊用雙手緊緊勒住她脖子,用盡逃命力氣,她不斷刺我,我就只好更用力勒緊..............就這樣,過了一陣子,她整個人都垂下來,我在緊張之下還扭了她的頭,左右用力扭,像電視上那樣想扭斷她的脖子,沒多久,她失去了氣息,在我環抱的雙手裡,成為一個軟綿綿的身軀。我很緊張不放心,用力勒住她脖子很久很久,才終於回過神..........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失神了,是一陣寒冷讓我清醒,但竹林裡明明吹著夏季的炎熱熱風,我看到自己手上抱住這個夫人的屍體,她雙眼圓睜,兩手攤開,但我的腿一直流著血
.............也很痛,但我知道我殺死了這個婦人.................內心非常懊悔,其實我是個很軟弱的人呀!!!我根本很膽小,但現在卻殺死了這個婦人...................可是我沒思考多久,我開始思索這一切!!!!
這應該是一場夢,可是卻如此真實,我想這一定是夢,可是竹林頂端有著透徹的明月,我手上有著開始失去溫度的一個婦人,她雙眼還是一直定定地望著我!!我完全不知所措,這是一場夢嗎??可是這麼真實,我渾身寒冷!!我決定挖掘一個土坑,處理掉這個屍體,於是我開始找了幾根竹子,開始挖掘地上,地上都是軟土不算困難,用了一陣子我挖了一個長形的土坑,把這個婦人放進去,很可怕的畫面,因為經過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是幾小時,她身軀已經僵硬,但她眼神卻一直仇恨地望著我,臉上一直蒼白著,我甚至擔心她會不會復活再砍我??於是我趕緊把她放進去土坑,然後趕快用土覆蓋掩埋,這真是太可怕了!!!我竟然徒手殺了一個人,還埋屍體!!!我雖然一直不敢看她,但她眼神一直朝我看來,雖然掩埋完成,但我開始聽到一句話:是這個17-18歲的女孩,不是很真切,但這個女孩的聲音飄盪在竹林裡,她跟我說:妳逃不掉的,她會來找妳,她不會放過妳!!!!她一定會找到妳!!!

那個可怕的聲音很熟悉,我才發現那就是我平常聽到的聲音,沒錯,就是同樣的
17-18歲女孩的聲音,但在這竹林裡更顯空洞、也更顯恐怖!!!所以,這是一場夢嗎???我內心的恐懼到了極限...............

於是我驚醒了,仿佛我用了許多力氣,我一直想翻身、想爬起來,但無法做到,但終於我清醒了
...............我睜開眼睛,陽光映射在床上,這是白天,窗外,是夏季炎熱陽光,我渾身大汗,冷氣因為定時已經關掉,我臉上都是汗水,我轉身看了鬧鐘,現在是周日下午四點多,我其實只睡了兩小時,但這是可怕的兩小時,盛夏炎熱夏季、陽光直射的下午,我竟然全身不斷打冷顫!!!我頭很痛、爬起來喝水,我發現枕頭上都是我的口水,我流了好多口水,這應該是一場夢吧??一個可怕的夢!!!
但是我沒辦法說服自己,因為我胸口,在同樣位置真的好痛好痛!!!!太可怕的夢境.........................

<
未完待續,我看我來寫小說好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