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洪仲丘禁閉室死亡和遠百四川都因為不重視基本法治人權

我很喜歡HBO以前的影集「諾曼地大登陸」Band of Brothers,這是描述二戰時美國精銳的101空降師的故事,裡面有一集阿兵哥因為出無聊的任務不小心犧牲了,經過搶救最後死亡,影片主角軍官Richard D. Winters旁白說道:「這些年輕阿兵哥死了,我一樣會寫信,給這位年輕人的家人,告訴她們您的子弟在戰場奮勇作戰,英勇陣亡,但真相是阿兵哥無助地躺在黑暗的地下室,吼叫著無助地死去!」

我要向洪仲丘致敬,他用生命犧牲換取了我們國軍最沉痛的檢討,我想軍方到現在一定都還會覺得莫名其妙,過往國軍每年因為意外、各種奇怪因素總會死去許多弟兄,過往這樣黑暗的虐待也絕對不會少有!這次卻因為軍方一直拖延、一直不願意面對真相,對於案件真相,各種禁閉室的真實過程都不願意主動交代清楚,外界不斷有了真相後才被逼迫往下一階段公布,並且明顯有包庇、官官相護的樣子,一個還有幾天就退伍的弟兄就這樣被折磨致死!

有人說台灣沒有別的新聞了嗎?每天都播同樣的禁閉室新聞!我以為這新聞非常重要,台灣雖然號稱民主法治國家,但當過兵的人都知道,軍隊中的黑暗和沉痾腐敗非常嚴重,但奇怪的是,明明大家都知道,但每當有人要揭發、或者想要挺身而出揭弊,反而在軍中還會被打壓,或者被排擠,覺得妳為何不好好守規矩,硬要跟別人不一樣!這就是台灣軍隊最大的問題:大家都知道這個龐大組織有問題,面對一些凌虐、不合理的情況,大家都睜隻眼閉隻眼,因為害怕、害怕被報復,或者因為孤獨無法反抗,大家選擇沉默以對,甚至有人成為加害者之一。

但這種軍隊,不是民主國家需要的,我們需要的是保家衛國的部隊,是可以精實作戰的軍人,不是像黑道一樣濫用私刑、因為一己私仇就折磨自己弟兄的國軍!更不應該是說謊造假的國軍,也不應該是將司法和國家紀律拋諸腦內的國軍!更不應該是犯錯後還包庇想逃避責任,推卸責任,完全沒有榮譽感的國軍。

所以面對一個即將退伍的國軍弟兄冤枉死亡,如同我們一般平民普通的弟兄般,如同每一個母親的平凡兒子,就這樣被應該保家衛國的國軍,被原本應該情同手足的同袍虐待死亡,被原本信任倚靠的長官出賣!這就是人民憤怒的原因。

恰巧今天又看到在台灣一副令人不爽嘴臉的遠東集團徐董,在中國四川省成都春熙路的成都商廈太平洋百貨,因為和共同合作夥伴、房東成商集團無預警封店。成商派人封鎖太百各個出入口,平常在台灣直達天聽的紅頂商人,遠百的徐旭東報了警、通知了陸委會,也絲毫沒有辦法阻止成商集團就這樣封鎖百貨公司。成都市政府分別聽取兩造訴求,並召集太百與成商雙方協調。但雙方沒有交集,成商集團堅持太百應依照仲裁裁決雙方合作結束,無條件交出物業,「立即停業、立刻清算」,須依法對成都商廈太平洋百貨進行清算。但台灣太百這邊認為成商向成都法院提起強制清算目前仍未裁定,不該單方面採取行動,應馬上讓該店恢復營運。

截然不同的場景,卻都指向同一個背景:洪仲丘或許得罪了軍隊中某些人,因此被私下處理,丟掉了生命!而台灣遠百太百因為得罪了中國成商集團,也面臨仲裁後被夥伴私下處理封鎖賣場的命運!也許妳認為兩者不同,但我想強調的就是:在民主法治國家,任何紛爭與違法行為,即便洪仲丘疑似有違反軍隊規定的情節,但也應該依照規定依法處理,不是修改程序、偷偷把人關到禁閉室凌虐報仇。同樣的,台灣太百就算犯錯應該接受仲裁,也應該等到法院裁定下來,依法清算停業。我不喜歡遠百集團也不喜歡徐旭東,但應該處理的模式就是依照法律處理,不應該這個人王八蛋就漠視其人權和各種權利,妳會說:跟中國共產黨講什麼法治!?

對,但洪仲丘可是在我們台灣的國軍耶!也許妳會說:軍隊要上戰場,必須有紀律,必須冷血執行殺人任務,但不是要妳殘殺自己弟兄耶!這點要搞清楚!各種訓練需要嚴格需要各種標準,但不表示需要殘殺無辜,更何況明顯地動用私刑,這已經不是合理的軍隊和訓練了,這是背叛自己的弟兄和國家,因為國家養軍隊,雖然是用在冷酷的戰爭,但最終目的是保護人民,而我們的軍隊是由人民組成的,自己的弟兄袍澤也需要保護。如果做不到,那跟中國無法無天的狀況有何區別呢??

延伸閱讀:

清末也有四大疑案中的刺馬懸案,兩江總督馬新貽被刺,傳聞他領慈禧太后密旨,要調查湘軍攻破太平天國後掠奪財富真相,加上馬新貽到處限制湘軍無法無紀的行為,被刺客張文祥刺死後一直無法結案,後來清朝改派曾國藩重審調查,才勉強給出懸疑的結果。刺馬案連官大到兩江總督的官被殺都無法申冤,難道台灣要變成這樣嗎?


引用自中國網,「背景原來深不可測 來看清末真實的"投名狀」連結為:http://big5.china.com.cn/culture/txt/2007-12/27/content_9440505.htm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