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該檢討的是積習難改的官場文化-從江國慶冤案討論


首先向江國慶致哀,一條生命這樣被冤殺,但我們除了檢討死刑存廢、軍法審判制度、還有刑求等等事件外,我個人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檢討台灣積習難改的官場文化,才能徹底杜絕這樣的悲劇!

以下新聞引用自聯合新聞網,標題:「陳肇敏:奉公守法 靜待調查」,連結為:http://udn.com/NEWS/NATIONAL/BREAKINGNEWS1/6127491.shtml


大家看到了嗎?當過兵的人應該明白,這位「長官」的反應並不令人意外!軍隊也好,政府也好,我認為就因為以下數種文化,導致類似錯殺的荒謬產生:

◎逢迎拍馬:在公家機關要升遷,有看背景、另外就是看長官,因此想要平步青雲的人就必須對長官諂媚阿諛,再加上公家單位長期吃大鍋飯、齊頭式平等,並且缺乏公平的績效評估制度下,合長官口味的人哪怕能力極差,也照樣昇官發財;而不合長官意思的人,就算奉公守法也只能兩袖清風。導致大多數公務員、低階公家單位人員,做最多的事情就是替長官做事情,逢迎拍馬樣樣都來。為長官擋掉麻煩、為長官找財路、服侍長官讓長官舒服好過,發展出許多歪曲的拍馬屁文化。講長官愛聽的話、長官永遠都不會錯,長官絕對是正確的權威的,官越大就知道越多,長官是不能忤逆的!所以這個冤案從限期破案壓力一來,上層長官下令要找出兇手,什麼司法調查都閃邊去,負責反情報作業的參謀柯仲慶等人就介入刑求拷打,不管正義與程序,只是要逢迎長官心意,趕快交出犯人就對了!

這種事情從以前白色恐怖時期就開始,我看以前很多構陷的匪諜案,情治人員抓到一個嫌疑犯,拷打刑求到受害者受不了,只好畫押供出一堆根本不存在的「匪諜意謀推翻政府」、「組織匪諜叛亂組織」等犯行,哪一個不是屈承長官上意,最後由蔣光頭或軍情首長硃批「槍斃」或「無期徒刑」。而相關人等就升官敘獎,還大多數領取優厚獎金,可以說這個冤案只不過是這種文化傳承,到了現代化的台灣繼續作祟罷了!要杜絕這種錯誤就要根絕逢迎拍馬屁的文化,所謂長官只是國家權力賦與的一種職位,在民主國家不需要另外涵義,就是依法行政做好職務本分就是。而要做到下層不逢迎長官那就必須建立一套透明公平的獎懲制度,還有建立公平的升遷、考核制度,我一直不懂考試院、監察院為何不辦正事?只會搞一大堆無關緊要的新聞,國家吏治要清明這兩個院就要制定出好的昇遷獎懲制度,並且對於官員要嚴加考核,才能完全杜絕逢迎長官的文化。否則就會像陳肇敏一樣,他死都不會認錯的,不只他,馬總統也絕對不會錯,因為官大學問大,因為長官可以決定未來命運,所以長官鐵定是依法行政,下層人員會欺瞞長官、挑長官喜歡聽的話講,長官也絕對不會知道自己有錯。更可怕的是從江國慶被槍決後,相關人員還搶著要拿他戴的腳鐐去給長官,因為那可以鎮煞。妳就知道這種逢迎拍馬的文化有多深入!

◎不肯認錯:這個文化就流傳更久了,從所謂中國文化以來,皇帝大官就絕對死不認錯。即便「下詔罪己」的皇帝也只是做做樣子,從以前白色恐怖時期,當妳錯誤抓錯一個匪諜,就只好將錯就錯,掩蓋卷宗及證據,為了掩是錯誤,相關承辦人員就只好不斷錯下去。從江國慶錯殺冤案中,許姓主嫌即便都承認自己犯案,但因為已經定案為江國慶所做,因此調查人員就全部忽略這些顯而易見的證據。而觀看以前白色恐怖的檔案妳也會看到,錯抓一個人之後只好羅織罪名,或者明知道對方沒罪,就硬要刑求拷打到對方認罪,或是暴力脅迫其他人指認,務求這個不存在的罪證成立。所以這哪裡是突發狀況?一直以來就是不斷傳承的死不認錯文化,只要硬坳到底,黑的說成白的、錯的也要說成對的。久而久之積非成是,大家黑白不分,搞不清楚是非對錯,這樣威權統治者的目的就達到,因為混淆對錯是非,死不認錯,甚至硬要把錯的宣傳成是對的,就是威權統治者長久以來的手法。

要杜絕這個文化只能從國民教育開始,讓人民有知的權利,並且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才能思考出是非對錯的邏輯。自己做錯就要承認,並且謀求彌補之道,同事長官錯了,不能官官相護,更不能耍嘴皮子,硬要袒護同事。但這個文化要消弭必須長久教育,並且讓更多人都可以獨立思考,才能分辨錯誤,遏止這種死不認錯的文化。

◎追求眼前利益:最後一個官場文化就是短視近利,從國家政策、民意代表制定政策,我們都可以看到,官場這種只求短期利益,但不管長期福國利民的文化。江國慶就是在限期破案壓力下被屈打成招,政府更多政策更是荒謬,比如前陣子為了降低失業率,就由政府出錢聘請一堆臨時工去抄墓碑、掃地、趕猴子等等工作。這都凸顯我們政府追求眼前短期績效利益的無能,當然她們會辯解因為選舉幾年就一次,人民就是追求短期績效只好如此,但我要指出的是,難道妳執政擔任公職就只是為了贏取政權,圖謀自己執政利益嗎?就不能真心為人民謀福利、憑自己良心來做事嗎?要改變這個文化只有從制定相關的合理評估績效制度,才能改善追求短期績效的行為。

以上文化才是真正潛伏官場,危害台灣至烈的弊病,我們為冤死者致哀,也希望可以檢討改進,讓這樣的悲劇以後不再發生。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