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2日 星期一

我希望自己要變強-那就可以不放棄反抗

圖片引用自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連結為: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10/03/21/standwithvictim

先看一段影片:


影片是北京奧運跆拳道蘇麗文被打倒11次,但每一次都搶忍左腳傷痛站起來,再奮戰的影片,鼓勵我自己每一次都要再站起來,不管受傷有多重……


這一次我必須要撰文寫一件很艱難的事情,私底下有不少朋友問我關於最近炒的很熱的「是否支持執行死刑」的議題,我一直躲避,但現在我必須寫出自己的態度。事實上我反對死刑,是的,妳沒看錯,我反對死刑,因為我認為(以下所有的文字,所有感覺都是我自我以為,我不會再試圖去證明我的想法多有正當性、多有道德感!因為這是很有爭議、應當開放自由討論的一個重要議題!)

我認為死刑是一個野蠻的刑罰,尤其在人擔任審判的這個系統中,人為的疏失常常可見,一個不小心就有人會被誤判死刑,尤其先前從白色恐怖走過的台灣,有多人就死在這種刑罰中,非常多無辜的人就因此和家人天人永隔,許多善良的人因此就消失,生命完全沒有留下紀錄。因為人不會永遠不犯錯,只有神才是真正的善與美,而只要有一丁點機率,讓以人為主體的司法體系來執行審判,並決定一個人的生死,這樣的事情我是無法容忍的。但我反對死刑的理由和其他一些人不同,我反對是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我可能會成為被誤判死刑的人,你會說哪有可能?但大家想想只不過幾十年前,許多人就被刑求槍決,被誤殺冠上匪諜等奇怪莫須有的罪名,妳怎知道哪一天國家公權力不會錯誤的降臨妳的頭上?

所以邏輯上我反對死刑,這種可能會誤殺一個人,甚至那個人會是我自己的這種刑罰。但是,我知道有很多死刑犯是已經證據確鑿的定案,有些死刑犯還有疑慮,但有一些是現行犯罪証明確,如果不執行死刑,就無法彰顯司法,更讓被害人親屬心中痛苦。根據現行法律還是有死刑的,而許多罪證確定的死刑犯(我還是要說雖說是人間的罪證確定,但難保中間還是有人為誤判,或者被誣陷!我還是強調一次:人不可能都是完美的、不犯錯!),這部分我必須很艱難地說:根據現行人間的法律,的確應該依法執行死刑。雖然我反對,但的確按照遊戲規則,我必須艱難地認同執行死刑。而我們該做的事情只有幾個:

1、 盡速修法、檢討死刑是否存廢?並且讓公民討論決定,並有死刑替代方案出現,以維持社會治安,以及彰顯司法正義公平。如果必要何不公投呢?我雖然有我的立場,但是就交由全民決定吧!我們也無須因為其他國家如何,就一定規定要如何,台灣應該有政策的重新思考及制定調整方式。公投是很好的方法之一,雖然不見的是最正確的。


2、 要制定修法讓死刑定讞有盡量完美完整的規範,在用盡各種辦法無法不判死罪時,才能判除死刑,時間上盡可能不要拖延,以免讓受害者身心煎熬,嫌疑人不管是否真正有罪,也會因為時間拖延而煎熬。


如果確定公投出來結果,就請大家要遵守決議,而我會努力宣揚我的立場及看法,這個廢除死刑的議題,突顯出幾個問題,很值得我們深思:

◎一個主張或者意見應該如何讓正反呈現,並且具體體現在國家政策上:這次支持與反對廢死的人都有其主見,廢死的團體有各種串聯、組織及運動;而反對廢死的人則認為自己是弱勢的、家屬沒得到關注。這部分突顯台灣離真正的民主還有段距離,因為台灣社會還沒有學會如何主張意見,同時也要去聆聽和自己意見不同的聲音,也缺乏一個合理的機制讓正反對話,並且最後用類似公投的方法,或是其他較公平的方法來落實決策。只要沒有這些東西,很多正反意見如廢除死刑與否、統獨與否就會落入無窮迴圈、爭論不休。

◎任何一個主張都不應該成為另一個強權壓迫:在我們成長過程中應該體會過,長輩有時候過度的關心,反而成為我們的壓力及不快樂的來源。廢除死刑的團體據說勢力龐大,並且有組織、有國際奧援、還有各種資源、義務辯護律師等等。但反對廢死的人則認為受害家屬很可憐,甚至受害家屬想要表達自我想法,就會被廢死團體嗆聲,或者承擔不够體諒的壓力。所以這突顯出就算是再正確的主張,都不應該成為另一種強權壓迫,你不能因為自我覺得意見超凡、或者自己見解正確,就自以為是成為另一種強權壓迫。

◎凡事都不會是非黑即白,請容忍有模糊及灰色的空間:這是我這幾年經歷挫折後,體會出來的事情。世間上有些事情不會是一定要黑色、不然就是白色的;也不一定所有事情都可以分出是黑色、或者是白色。有很多種可能性,而我們應當要尊重各種意見,比如反對死刑如我,但我可以勉強同意在現行法律制度下執行既有的死刑,但我們應當謀求修法補救,你不能因此質疑我,因為我當然可以有很多彈性自由的空間。或者有人支持死刑,但不影響他可以追求執行死刑應當從嚴並且嚴謹,或者應該想辦法讓死刑犯減少被執行的機會。這些論點看似矛盾,但其實並不衝突。台灣人民應當更寬容一點,學習思考,很多事情不是非得這樣、或者就非得那樣不可,萬事萬物之間有很多緩衝模糊的地帶,我們不用非得被迫選擇一種可怕的立場,就要堅定地、盲目地支持一種立場。我們隨時可以思索,找出不同意見的中間值,甚至隨著歷練智慧成長,有天妳體悟支持另一個立場。這都是成長的軌跡

所以你就算支持死刑,但一樣應該關注死刑犯判刑是否有失誤,因為那不影響妳的立場,但我們應當做到真正的公平,以及盡量追求不要有誤判,因為你支持死刑是為了捍衛受害人的正義,如我上面所述,不能因為這種正義就去剝奪另一個無辜的人的正義。反之如果你支持廢除死刑,妳一樣應該關注受害人的孤苦及權益。因為你支持廢除死刑應當是為了人間的大愛,應當是慈悲為懷的,所以受害者的無辜及傷害,也值得廢死團體去關懷擁抱。

沒有一個立場應當阻礙我們追求真相,也沒有一種觀點應該違背愛與關懷,很多事情不會因為追求一個立場就阻礙事實呈現;也不應該因為某種態度就違背關懷人性的基礎。

我前幾天看【私‧生活意見】部落格,連結為:http://blog.roodo.com/chensumi/archives/11977089.html,裡面有一段話吸引了我:

我剛讀完X-Japan的Leader……YOSHIKI的傳記,書裡面提到一段YOSHIKI(林佳樹)中學時期的遭遇,讓我非常激動。

YOSHIKI從4歲開始學琴,10歲遭遇父親自殺的衝擊,他從小學的時候就立下搖滾的夢想,可是到了中學,因為頭髮的長度超過耳朵跟眉毛,被老師叫到辦公室,叫他道歉。他不認為有什麼好道歉的,於是幾位老師將他強押在地上,將他的頭髮剃光。YOSHIKI用盡全身力氣抵抗,拚命掙扎,卻被大人的力量壓住,他對自己的無力感到可恥,甚至在同學的恥笑之下,放聲大哭。對一個原本自由豁達的孩子來說,從沒有在不由分說的威權之下屈服的經驗,所以在那瞬間,林佳樹同學就做了決定,「我一定要成為一個能夠抵抗威權的強者,如果不變強,就一定會再遭遇到同樣的事」。他的心中浮現「反抗」兩個字,他認為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學生剃成光頭的舉動,是怎麼樣都無法認同的暴力。

受到迫害的YOSHIKI立志讓自己變強,希望以後可以對抗威權強者,但他真正希望的是,不要再有任何的威權與暴力,不分青紅皂白就降臨某些可憐的人身上,所以他立志變強,希望可以讓這樣的事情永遠都不要發生。不管我們支持死刑或者廢死,當作基礎的應當也要是這樣的價值觀,不要再讓威權與強權,隨便用暴力欺負任何一個人,只要違背這樣的價值,再好的意見、再崇高的理想也都只是狗屁罷了!

所以我雖然已經講述立場:我反對死刑,但是我還是要請各位有空去參加這個活動,不管你支不支持死刑,你還是都可以關懷被害人!希望我們整個社會對於強權壓制的反抗決心,不會輸給小小年紀的台南女中學生!而即便這樣的事情很困難,需要很長久努力奮鬥,但也不應該在一開始你就放棄追求!一起來上街頭吧!

引用自朱學恒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連結為: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10/03/21/standwithvictim

2010年,3月27日(週六)晚上六點半。請你和我們一起來到凱達格蘭大道,和受害者家屬們站在一起。讓我們來表達我們對受害者和家屬的支持,讓我們聆聽他們的故事。http://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10459262304032
(可以在這裡報名,但你不報名就來我們也歡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