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7日 星期二

職棒簽賭與牛肉進口

我喜愛的兄弟隊,從職棒元年,不,甚至是說從業餘曾紀恩教官帶領的時代,我就一直支持的兄弟隊,終於被調查到「疑似」有球員涉入打假球的風暴,在此因為司法調查已經啟動,我不評論是否有球員打假球,但我想探討的是,為何這些職棒球員多次警告,多次爆發職棒因為打假球簽賭快要毀滅自己,包括整體台灣棒球的前途事件後,還是要鋌而走險去和這些黑道、簽賭集團、前職棒球員組成的操控打假球集團合作?

我想,答案就在於經濟學!為何我這樣說呢?我並不是一個經濟學家,但是我們只要想個簡單道理,就知道為何即便風險如此之高,但這些職棒球員卻願意前仆後繼,不斷有人願意以身試法,不惜斷送自我及全體球員前途,還是要冒險收錢放水打球,或者仲介其他球員配合!?

以下的文章並不是要替職棒簽賭、放水打假球辯白,這種行為當然是錯誤的,但我們來分析原因,不要總是罵,卻找不出原因,解決不了也杜絕不了,總是探討原因,試圖找方案解決比較好!

大家看看曹錦輝的例子就好,當年他以220萬美元、約台幣七千多萬簽約金加入科羅拉多洛磯隊,其年薪在2005年是31.7萬美金約一千多萬台幣出頭、2006年年薪33.2萬美金約1100萬台幣,都是大聯盟最低薪資,即便後來因為受傷洛磯隊釋出,2008年2月加入美聯皇家隊小聯盟合約,合約也有10萬美元(約台幣330萬元)價碼。而收押的前Lanew熊黃俊中2001年加盟紅襪,簽約金僅6萬美元(約200萬台幣),直到2005年被釋出。

大家知道要養成一個職棒球員,幾乎都要從小少棒、青少棒、青棒、一直到成棒、國際賽,經過一連串辛苦,努力訓練還有機遇,經過重重考驗及淘汰,只有極少數的球員可以進入職棒(台灣職棒水準不高,但目前只有4隊,一軍球員加起來頂多也不過100人出頭。)而球員因為從小訓練,一直到長大也根本不可能有其他專長,只要你一表現不好,戰績不好,就可能被球團釋出,從此就無法踏上球場,所以我們常看到很多球員只好輾轉去當清潔隊員、勞力工作,運氣好一點、知名度高一點,開店賣便當,或者轉行去從商。但這些前途都比不上風光打職棒來得好。

但是呢,曹錦輝後來因為受傷表現不好,回到台灣職棒,受限於球團默契,他只能用35萬月薪加盟兄弟象,年薪約420萬元,這可以說是很低的薪水,當年陳金峰加盟Lanew熊也有千萬年薪保障,另一位看板球星游擊手林智勝,球團也簽了複數年3年1116萬台幣的合約,一年約372萬元,還有激勵獎金等等。

大家就想像一下,你從小努力苦練,好不容易擠進職棒,有些人甚至漂洋過海,忍受異鄉奮鬥的苦,終於敖出頭,可以領上千萬的簽約金,可以風光一個月領10幾、20幾萬以上月薪,但你卻要承擔可能運動傷害、或者高度競爭,隨時不知道自己何時可以呆在球場打球,但整體職棒環境卻如此不好,球團拼命壓低薪水,然後用各種力量讓球員進量乖乖聽球團擺佈,這些從小努力打球的球員,也無法去抗爭什麼,乖乖打球卻也只能維持幾年。雖然表面月薪高,但沒有制度的中華職棒隨時會把你開除,或者動不動沒理由不讓你上場,種種因素加起來,當然兩相比較,一邊是沒保障的未來,一邊是簽賭集團提供誘人的幾百萬現金,又可以輕鬆賺到,換作是我,我想不受誘惑也很難了!

請你不要無限道德上綱來說,那也不能就因為吃苦就收錢打假球,社會上很多人還是很苦,我文章一開頭就說了,我不是要說打假球是對的,但我們只是想討論為何20年來台灣職棒一直都根絕不了這種簽賭、打假球的風氣?大家再來看一個數據,今年統一獅和兄弟象總冠軍戰,10月21日第四戰(獅勝象11:5)那天比賽象隊主場開出20,000人滿場票房、總收入690萬元,加上20日高雄縣澄清湖球場14,383名觀眾、票房收入510萬元,兄弟象兩日主場票房收入高達1,200萬元。而第五戰新莊球場比賽12,500張門票全數售完,保守估計票房可再進帳400萬元。而2008年中華職棒10場季後賽和總冠軍戰票房收入,加起來預估接近4000萬,顯現經營職棒只要人氣不錯,票房還是很可觀的收入之一。

所以你說中華職棒沒人看嗎?不至於,像我這種球迷也不少,我偶爾會去球場看球,也關注我支持的兄弟象隊,甚至也買了不少周邊球員紀念商品,可以說台灣職棒還是很可以經營的一個事業,其他如對企業的廣告效益,還有企業正面的社會形象,則都是不可評估的正面效益。但是台灣職棒球團卻一直不思進取,除了管制球員之外,幾個球團之間用默契,或者是設下種種制度規範,如可笑的洋將限約一萬美金,結果檯面下像統一球團就私下再給幾個優異的選手錢,造成黑箱作業也導致台灣請不到優秀的洋將,也導致不同財力球團的不公平競爭。還有諸如返台的球員必須參加選秀、選手沒有FA自由球員制度,不鼓勵球員參加工會、球員讓渡制度闕如等等,台灣職棒球團一味地訴求,經營職棒很辛苦,玩不下去要大家,包括球迷共體時艱,可是我們看不到球團用心經營的決心,比如改善球場軟硬體設備,或者建立周全的球員轉讓選秀等制度,讓球隊實力更平均,球員實力更提升,比賽精采度更好看等等。我也不是職棒專家,但我可以表面就列出這些缺陷,但20年了,我絲毫看不出球團有任何努力的跡象。

我文章標題寫「職棒簽賭與牛肉進口」,問題癥結就在於是否開放自由經濟競爭。台灣職棒球團被壟斷,你會說台灣養不起太多職棒隊,球員人數不夠多、票房不夠養大牌球星等等,可是不停歇的球員涉入收錢打放水球,不就告訴我們經濟學最簡單的邏輯與原理;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沒人做!縱使可能身敗名裂、縱使可能一輩子蒙受污名、可能無法再打球,還是有人前仆後繼要加入打假球行列。可是為何大家不反向思考,就因為誘因問題,那只要讓兩邊誘因水準拉近,就不會有人願意冒險了不是嗎?假設曹錦輝回國開放自由爭取,可能有球團會開出上千萬以上的簽約金網羅,可能會有廣告商一年捧幾千萬找他拍廣告,可能會有眾多產品廠商找他代言,他幾千萬收入何需去收幾百萬的放水錢?如果因為虧損無法經營,那就讓那個企業退出經營,妳無心經營,一直叫嚷賺不到錢,那就讓開讓有能力有興趣的企業來接手經營。如果因為沒有企業要經營職棒,導致大家都沒球看,那我們也要認命,因為現實就是台灣沒有經營職棒的環境,那就沒有職棒吧!

但我相信這場面應該不會發生,隨著大家生活品質提高,職業運動市場是存在的,應當會有企業願意經營,那開放競爭吧,也讓更多有意願的人加入,少來那一套台灣容不下太多球隊,或者指責球迷不進場買票看球,奇怪了,我是消費者,你要想盡辦法吸引我進場看球,或者營造我看球的氣氛讓我願意買單,怎麼會是指責我呢?球團要想辦法讓比賽變好看,多爭取明星球員,或者自己二軍培養,或者花錢請國外有實力的洋將,哪一個行業不是這樣呢?大家無不卯足全力要吸引消費者,那為何職棒就可以被保護,可以百年擺爛,不需要進步就想要球迷支持?只要比賽好看,大家就會買票,就會有人風靡,有人喜歡賭,你就設立公平公開的賭博機制讓他賭;有人喜歡豪華,你就把球場弄出VIP包廂收他高額的門票,有人喜歡看明星球員,你就用力高薪爭取明星球員,然後廣告、票房、轉播權利金、周邊紀念品等等,就會帶來應有的收入。你會說我太天真,好吧,我沒經營過職棒,但是做生意道理不都一樣嗎?就讓市場力量說話,開放競爭,讓一切在自由經濟下運作,你覺得虧錢承受不了就退出,把球隊轉手賣給其他人大撈一票;你覺得經營很辛苦那就退出,如果台灣真的沒人要經營職棒,那我們就看其他國家職棒,或者就會有企業發覺消費者需求,願意再重新進入職棒市場,有何不可呢?

我很沉痛因為我是兄弟球迷,這一次兄弟隊大概凶多吉少,我支持兄弟隊已經超過20年,職棒元年1989年開打那場比賽當天,是我國中年滿14歲生日,那天下午統一獅隊以四比三擊敗兄弟象隊,也開啟我觀看職棒的歷程,我相信許多球迷都和我一樣!兄弟球團是最窮的球團,母企業很小氣,但我就不懂如果實力不夠可以合資,可以開放增資,可以和其他人策略聯盟,生意有很多做法!

經營職棒和開放牛肉一樣,我想探討的都不是結果,重點是這中間的運作過程,我希望能夠開放競爭,只要市場機制運作,就有廠商會為了生意嚴格檢查美國牛肉,重點不在於開不開放,重點在於政府談判前後的立場,還有是否有制度審核開放,以及後續的市場販售把關!職棒簽賭也一樣,賭博簽賭市場太大,絕對禁止不了,要嗎就立法雷厲風行掃蕩到全台灣沒人敢賭博,不然就要改善經營環境,提升球員薪資,讓球員鋌而走險的利益消除,自然就可以斷絕球員的誘因。反之如果只一直訴求道德,要求球員要有道德法律觀念,要球員在高風險打球環境中卻要遵守一堆可笑的規定,那是不可能可以杜絕的。

妳說我天真我傻,我不知道,那以下這個呢?應該更傻吧!?

「馬五點」重點包括:

一、中常委候選人不請客、不送禮、不賄選,違者開除;
二、助選員或支持者請客送禮,視同候選人本人行為,也要開除;
三、候選人如栽贓誣陷他人賄選,也將開除黨籍;
四、黨代表要拒絕接受請客、收受禮物,如發現賄選,要立即檢舉。為鼓勵查賄,考紀會提供最高一百萬元檢舉獎金;
五、十八屆端正選風要點依然適用。

後記-我知道有時候因為一些文章寫出來的立場和真正綠營朋友不同,所以我也偶爾會收到謾罵以及攻擊性字眼的回覆(我都刪除不予理會)或email,心理當然會難過,但這幾天看另一個部落客因為寫到開放美國牛肉進口事件,他因為不反對開放所以也一定遭受特定立場人士的攻擊。在此我也用力呼籲,我們是個文明開放的社會,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只要是獨立思考後的意見,請大家都給予尊重,是否和你支持立場是否一致,那就不是重點了,只有尊重別人不同意見,台灣才會更好!這也是我們傲人的價值所在,不是嗎?也不一定因為和你一樣都是台灣人,愛台灣就必須所有意見都相同吧,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多尊重多元意見才能讓未來的路更寬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