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從牛肉討論馬氏領導風格,騙子而已!

這一篇文章不是要針對「開放美國牛肉進口門戶大開」來批判,但這背後的決策卻很值得批判,我常告訴大家,馬英九根本就是騙子,現在大家都還不省悟嗎?先說台灣經濟已經破敗不堪,搞不出好的經濟政策,選舉支票一一跳票,就只會用發消費券方法,騙說可以挽救經濟,現在呢效果不但都沒有,還一直喊要加稅,本來要加稅也只要作出專業規劃、讓賦稅公平,不要只徵平民老百姓的稅,應該要讓有錢人也為國家財政多付一點心力,只要政府規劃得宜,我想民眾只要清楚知道自己的錢怎樣用,增稅也不是並非萬惡的手段。但偏偏一透過媒體測試要加增能源稅風向,一見到民意反彈激烈,馬上就當縮頭烏龜,能源稅喊一喊又停止了,這就是馬英九見風轉舵的欺騙能力。

這一次美國牛肉進口談判的底限,總統府王八蛋發言人王郁琦又跑出來「澄清」說:馬總統對美國牛肉的決策大方向的確是開放,因有助於台美貿易,但開放到什麼程度的細節,是由行政部門決定,「總統也相信行政部門會做好嚴格把關的工作。」

請見以下新聞:

2009-10-25中國時報【楊舒媚、仇佩芬、江慧真、何醒邦、黃天如台北報導】
台灣對美國牛肉進口門戶大開,引起民眾與國會高度反彈。據了解,由國安會、外交部、衛生署、農委會組成的談判團隊,第一時間談出來的結論,就是現今包含內臟在內的開放幅度,且一直是這個方向。立法院高度不滿馬政府「欺瞞」,做出連內臟也開放、違背立法院決議的決策。但國安會高層卻指,談判團隊呈上來的報告「從一開始就有內臟」。等於證實台灣對美談判團隊,自始就退守到底線了。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昨日批評,外界無法理解為何政府退讓這麼多、這麼快。「高層」應承擔決策責任,不是推卸責任給事務階層官員。前副總統呂秀蓮則認為,扁政府起碼還撐了好幾年,但馬政府整個都垮掉了,所以美國予取予求。不過,對於外界指涉馬英九總統與國安會「拍板」美國牛肉開放,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表示:「太扯了!總統不會管到內臟那麼細的事。」王郁琦指,馬總統對美國牛肉的決策大方向的確是開放,因有助於台美貿易,但開放到什麼程度的細節,是由行政部門決定,「總統也相信行政部門會做好嚴格把關的工作。」

外交知情人士表示,本案從頭到尾的談判方向都是「包括內臟在內全部開放」,沒有所謂的「轉變」,是「因為楊志良近日忙於新流感防疫工作,沒有緊追進度,才會在第一時間出現口誤。」衛生署長楊志良已表示,若立法院為此凍結衛生署預算,他願下台負責。行政院長吳敦義則出面強調,談判是經由行政院同意。吳敦義表示,楊志良因沒有參加談判,對其中的細節不清楚,才會說對開放美國牛肉進口「非常失望」,但他對楊志良自我惕厲的精神相當肯定。他說,我方談判代表已盡最大努力,使安全標準不比美國本土、歐洲、韓國等地寬鬆。行政院官員指出,楊志良對外溝通時強調不含內臟,是我方主觀期待;但根據書面資料,我方多次談判推演,美國的底線始終都是以韓國模式為主,含丁骨牛肉和內臟。

楊志良說,為使談判有所緩衝,所以完全授權副署長蕭美玲全權代表衛生署參與跨部會談判。然因台美最後簽署協定的時間是台北時間廿二日深夜,楊志良竟到次日早上才接獲蕭美玲的結果報告。他說,應是因為簽署時間已是台北時間的半夜,「所以副署長不好意思打電話給我。」據悉,我方最後點頭簽字的關鍵,在於認為開放進口後的五道審核關卡,仍可「操之在我」:第一是絕對不得進口超過卅個月的牛品;第二是美國保證完整的安全檢驗機制;第三是屠宰過程必須有獸醫師監管,具檢驗證明;第四是台灣政府有權進行抽驗把關;第五則是有權到美國現場視察。

現在木已成舟,就騙你說其實一開始談判底線就是開放,什麼「太扯了!總統不會管到內臟那麼細的事。」,還說開放到什麼程度的細節,是由行政部門決定,「總統也相信行政部門會做好嚴格把關的工作。」

妳身為一個長官,這種失誤可以分為兩個層次:

放任屬下到這種地步,屬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說錯話,違反國會授權,那你就應該撤換這個屬下,並且要追究這個屬下的政治責任,下台就下台。

如果明明又是你授意,卻又在事發後因為社會觀感不佳,又硬推給屬下,那這種領導者一點鳥蛋都沒有,我們要這種領導者幹嘛?只會把責任往下推,現在明明衛生署長、行政院長都說決定開放美國牛肉進口的決策是高層,要他們對「政策」負責,坦白說有些強人所難。那一定有一邊說謊,不管誰說謊都應該追究,一個是總統,一個是行政部門最高長官,怎可以隨便唬弄人民?

更扯的適應要說是由國安會與總統府,指揮衛生署、外交部與農委會等單位共同形成決策,然後又說授權副署長蕭美玲全權談判,結果因為「簽署時間是台北深夜」,所以不好意思告知署長,媽的這是哪門子理由呀?如果半夜中國攻擊台灣,國防部下屬也不好意思通知部長和總統,等到第二天早晨,解放軍已經攻佔台北市、五星旗已經插滿台灣,這樣行嗎?吳敦義講的更爆笑:他強調談判是經由行政院同意,楊志良因沒有參加談判,對其中的細節不清楚。妳在外面的企業上班,你可以經由妳同意後下屬去談判,然後因為你沒參加談判,就推說自己對細節不清楚不用負責嗎?可以因為你不知道合約簽定就不履行嗎?

既然長官都授權,要嗎就是緊追進度,隨時掌握內容並且隨時修正,讓下屬可以得到指示去進行任務,要嗎就是完全授權,全部讓下屬去決定,並且自行決定如何做事情!但不管怎樣,身為長官的人,都得扛起這一切責任,不能好的事情又說是你的決定與功勞,然後事情搞砸了,就說是下屬去談判,自己不清楚細節,不清楚細節讓下屬胡搞,光這一條罪名就應該下台鞠躬了!這些王八蛋官員應該全部要回去重修「責任政治」,先不論國會決議是否正確,行政部門竟然違背國會決議,然後現在跑來跟你說:開放內臟進口,是一開始就在談判項目之中,並非最後逆轉。根據書面資料,我方多次談判推演,美國的底線始終都是以韓國模式為主,含丁骨牛肉和內臟。

同樣地在外面企業工作,你可以一開始先欺騙董事會,先模糊不說包含內臟,等到跟其他公司簽約後,才又跑回來跟董事會說其實一開始談判就包含內臟,這是哪門子的邏輯呀?把人民都當白痴嗎?這樣子還相信的人民也都是白痴嗎?欺瞞到這種地步!你一開始就應該要公布內容,把書面證據拿出來,並且去跟國會還有人民解釋,為何由國安會和總統府指揮,連同衛生署、農委會等各部門討論後,為何決定要接受內臟進口,你應該都一開始就要講清楚,如果總統自己有任何想法,當然可以指示,但誰作了決定誰就要負責任,不能現在出事情了,媒體人民國會開罵了,就縮回去講說談判團隊呈上來的報告「從一開始就有內臟」,妳明明也過目了,並且行政院也同意了,還授權下屬去談判,等於身為長官的你也都清楚內容、也都同意這樣去談判了,現在卻告訴我們:開放到什麼程度的細節,是由行政部門決定,「總統也相信行政部門會做好嚴格把關的工作。」

媽的咧,我寫到這裡實在火氣抑止不了,假如事先都知情,那妳一樣得負責任;事先都不知道,但授權下屬去談判,妳一樣要負責任,下屬如果違背指示,那就撤換查辦下屬的責任,給大家一個交代吧,這有這麼難嗎?當皇帝是吧!?好事自己攬,壞事都是下屬錯,這是哪門子的領導統馭呀?更何況我們是民主國家耶?!大家都不生氣喔?大家看了也都可以就對了?你都不會和我一樣生氣,不要再被這騙子欺騙行嗎?

現在馬又兼任國民黨主席,因為選舉送禮物賄賂,軟硬兼施讓中常委一個接一個辭。這更是荒謬,如果那些賄賂的人是錯的,身為黨主席的人可以出來,讓黨通過明確的選舉方法,只要違反的人就開除,或者更乾脆違反送禮規定的人就取消參選資格,把遊戲規則講清楚!嚴厲實施並且查辦,只要誰送禮物就開除黨籍,就取消參選資格,現在你逼大家辭職,那如果再選一次,這些人又當選了呢?如果她們是錯的,那就應該取消她們參選的資格不是嗎?如果她們沒錯,那為何要逼人家辭掉中常委呢?人家也是經由民主程序選出來的!其實答案只有一個,愚蠢的國民黨員們,妳們難道要縱容一個想當皇帝的黨主席嗎?他要遂行其獨裁統治的意念,他要過皇帝的癮頭,他要貫徹其意志哪管你們黨內民主程序!嘴巴說改革,其實只是想要照他的方法來領導,要大家都照他的方法來!妳們國民黨笨蛋一堆,又腐敗這麼久,根本都失去思考能力,難怪妳們看不出這個人(this man)的意圖。從這邊又再印証一次台灣邏輯薄弱的程度!

最後給大家看一個證據,看看有多矛盾,有人說他管不了細節,也無法為一些事情負責,那這個想法:如何運用立法院多數席次,推動未能落實的改革,這又是怎樣一回事?一邊跟你說他沒辦法控制國會讓立委通過陽光法案等等,另一邊卻又用執政黨主席身分,要國會多數席次通過自己的支票,這又是怎樣的兩面手法呀?!又是哪種貫徹馬主席意志呀?!

馬英九總統兼任國民黨主席後,很在意如何善用立法院絕對多數席次,將過去遲遲無法兌現的支票以及落實的改革,在本會期末繳出一張漂亮成績單。因此,藍綠為了各自堅持的法案開打恐怕難以避免,立法院的議事運作成效,將再次成為政壇關注焦點。

國民黨已經擬定的優先法案,包括攸關縣市改制升格、調整直轄市議員席次的「地方制度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訂定中央機關員額總數、權責的「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草案」,取消現役軍人及國中以下教職員免納所得稅規定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調降油品關稅的「海關進口稅則修正草案」,以及因為八八水災而受到關注的「國軍救災條例草案」等。

其他包括上會期未通過的重大法案,譬如「農村再生條例草案」、「產業創新條例草案」、「溫室氣體減量法草案」,開放陸生來台就學、採認大陸學歷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修正草案」、「大學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以及鬆綁法規、提升採購效率的「政府採購法修正草案」。

其中開放陸生來台就學與採認大陸學歷,是馬英九重要教育政見,前教育部鄭瑞城也曾在立法院宣示,明確規畫「三限」、「六不」原則,以及今年底可望實施的時間表,現任教育部長吳清基拜會黨團幹部時,希望今年底法案一定要通過。黨團幹部不諱言,要黨籍立委為此打一架,目前似乎不太可能,但如果馬主席強勢主導,那可能就另當別論。

此外,「總統府組織法修正草案」,讓總統府可設立各種諮詢性質委員會,被批評擴權且紊亂體制,連黨內都有雜音,但由於事關主席的面子問題,也有通過的急迫性。

馬英九視為人權改革法案的「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以及政府改造的「行政院組織法修正草案」,更是馬英九念茲在茲。但由於前者民進黨態度強硬,後者連國民黨內部都還擺不平,如果要強渡關山,恐怕衝突難免。

但為了貫徹馬主席意志,避免再出現席次絕對多數,卻議事效率不如馬預期的情況,國民黨內已經研商對策,務必讓優先法案全數過關,但議案如何過關,則還有相當多問題要面對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