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6日 星期五

人間-第三階段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認為:

治學的第一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治學的第二境界是說:“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治學的第三境界是說:“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國中我第一次背這首詞,當時只覺得多背一點可以寫情書,哪知道聽雨也有三階段!

虞美人-蔣捷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我很喜歡中國的古典文學,包含詩詞、古文還有歷史典故,從小到大我都不斷自己研讀很多的這類作品。這條路很孤單,事實上也很少人可以討論,大多人都討論商業、怎樣賺錢,一個挺著大肚子的中年人,要風花雪月講一堆詩詞,大多數人畫面應該想像就是噁心。不過這幾年經歷了悲歡離合之後,貧困、成功、困頓、流離、失敗、繁華、富貴,我一一享受走過後,突然覺得國中時,我躲在圖書館唸的這些東西,一一印証在我的人生。

第一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妳爬上高處,仰望四周,經過初步的努力,妳得到一些成就,往回看,感慨一路來妳犧牲了許多東西,為了成功妳付出了許多代價,一路上辛苦、悲憤、孤獨,終於妳爬上了高樓。用盡千辛萬苦,使出渾身解數,終於來到一個無人的境界,妳轉頭看看四周,只有少數人如同妳一樣努力,登上高樓,回首向來蕭瑟處,妳和周遭少數能和妳聊天、心意相通的朋友,一起觀看高樓夜色、高處不勝寒,妳也充滿畏懼害怕,深怕有一天又會跌回低處。所以妳常常顧此失彼,或者瞻前顧後,作事情有時不免多慮、或者疑神疑鬼,妳也常常回憶這一路上的所有故事,妳遺憾有些人事物,為了妳一路追求的目標,只能割捨,但那心中熱情不斷沖洗、熱血不斷轉換,終於妳圓融低調、如同經歷時間長河沖刷磨蝕的圓石,雖然順利滾到大海,但也失去了稜角。

所以妳常常登高樓,曾登高後怕登高。怕登高臨遠,望故鄉渺藐,歸思難收;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心中惑壘重重,但終究必須再往前走!

第二境界: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自我選擇,終究只能自我負責,不管好壞,要當好人、要當壞人,都得承受自我選擇的代價。年輕時妳以為可以只看選擇的好處,暫時忘卻選擇的代價,但逐漸地妳無法逃脫代價,而凡事都必須付出代價。如果要快樂,就只能愛好自己的選擇,或者更積極點,在最開始選擇時,就選擇妳真心所愛!唯有對自己的最愛,才可以「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而這個階段不管別人怎樣嘲笑妳,不管現實有多殘酷,不管外在環境有多惡劣,別人和你如何不同,妳都會堅定地告訴自己,不會改變不會挪移,也真正可以為自己想要的目標,盡最大的努力!

第三境界: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最終,妳才發現,最原始的、最開始的想望,才是妳最終追求的。我們存在的真實世界裡,充斥由影像堆砌出的美好假象與無盡欲望,其實妳可以忘掉這一切。因為世界很大、人生卻很苦短,妳常常想要很多東西,並不是妳真正想要,只是妳未經思考,妳受到誘惑,或者妳根本沒有思考,只是因為別人如此追求,所以妳也奮力追求,到頭來,妳才驚覺,最開始的原始,那初初相見的羞澀、那初初開始的生澀,不為任何目的的一切,原來就是答案。

通常到這裡妳已經滿身疲憊,一身傷痕,不管在生理上、心理上都歷經滄桑、也已經「過盡千帆皆不是」,妳才發現那不斷追求的,老早就在眼前。幸福,沒辦法用金錢量化,妳擁有的一切,也許別人羨慕,但妳卻不喜歡;別人擁有的,妳很羨慕,可是又不一定能夠追求。只有千山萬水之後,因緣俱足之後,該相遇的、該分離的,都會回到原初的感動。人生若只如初見,就算妳曾有千軍萬馬,妳曾經才子佳人、妳曾經繁華似錦,卻都要回到泥土裡,回到原始無聲無息的開始。開始也是結束,最初就是終止!

只要想透這些事情,就不會有恨,東坡詞寫道: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因此我不再恨任何人事物,對於好的不好的,我們都應該心存感激,甚至應當謝謝每時每刻參與妳生命的人,即便是用各種不同的樣貌出現,如果是惡緣,終於能夠了解;如果是善緣,把握當下過後也當分離。讓一切都回到最後、最初的狀態。

自其變者而觀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於我皆無盡也。江上清風明月,風來疏竹,風過竹不留聲;雁渡寒潭,雁去潭不留影。

我自己,就是自己的答案。我的人生,就是人生最佳的注解。
如果鏡花水月,那就鏡花水月!

延伸閱讀:

第一境界:晏殊《蝶戀花》

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鳳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第二境界:柳永《蝶戀花》

獨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山光殘照裏,無人會得憑闌意。
也擬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辛棄疾《青玉案》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