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6日 星期日

色,戒-我愛你你不愛我的時代悲劇



鄭如萍老圖片,取自西西河網站:
http://www.cchere.net/article/512935

李安大導演的得獎大作【色,戒】,內容是描述30年代上海灘,在抗日時期,以及汪偽政權之間,身為愛國女間諜的王佳芝原本潛伏臥底要殺掉汪偽政權的特務頭子-易先生,她花兩年與易先生的太太交好,卻在一次暗殺行動中,因為愛上易先生而放走他,最後卻還是被易先生下令殺害…………….

真實的故事來源來自張愛玲的小說「色,戒」,最早發表於1978年4月11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中間張愛玲也有修正過,這個美麗交織時代情仇與愛情的美麗故事,其實應該是來自於張愛玲一生中的才子愛人-胡蘭成,胡蘭成當時是汪精衛政權的高官,負責宣傳與日本交通,他曾經與張愛玲纏綿悱惻,無話不說,因此許多關於間諜及特務作為的細節,經由胡蘭成這樣的才子一說,加上張愛玲獨到的細膩人生刻畫及描摹,加上21世紀初全世界的中國熱潮,與李安導演的國際觀,在21世紀綻放了美麗的藝術交會。

我曾經寫過一篇關於張愛玲與胡蘭成的才子佳人愛情故事,請參見以下連結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teiria/3/1284758944/20070422205503

張愛玲寫色戒寫了20多年才發表,可能是為了修改,也甚至有可能因為當時抗戰勝利後,她因為與胡蘭成相戀,導致她遭受過一陣子「文化漢奸」的批判有關,其實文字有情、很多創作的東西絲毫不應該跟政治立場扯上關係,胡蘭成先生在兩人親密時期應該提供過不少第一手資料給張愛玲,因此我們現今才有了這本精采的小說,也才有名揚海外的這部電影。我仔細推敲了張愛玲的矛盾,我無法確認兩人在抗戰後是否還真心相愛,胡蘭成先生抗戰後躲到日本一陣子後,才輾轉因為知名作家朱西甯邀請,回到台灣在文化大學任教。而當時旅居美國的張愛玲,在小說「色,戒」發表當時,第二任丈夫賴雅也去世多年,孤寂的張愛玲,堅決拒絕了朱西甯1974年邀請她到台灣和胡蘭成見面。

張愛玲下筆寫這小書時,心頭應該縈繞過往繁華上海的一切,前塵往事歷歷在目,時代的滄桑並沒有讓上海繁華褪去絲毫,她與胡蘭成當初相戀,排除萬難為了跟這個當時的大漢奸在一起,想必張愛玲付出了極大聲譽的損失,而他們兩人因為有話可說,因為在文學上、才氣上惺惺相惜,因此必定常常秉燭夜談,繾綣情話到夜半,我猜想張愛玲晚年創作,必然在她那美國雅寓中,刻劃出自己內心的情愛,也淬練出歲月洗鍊的美好與痛苦,她必然孤單一人,下筆寫出曾經的滄海難為水,以及種種紅塵情愛的不堪,但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所有的一切就讓腦中的記憶透過筆端美麗的文辭,幻化成男女之間,屬於大時代的不得已,以及那種事不關己的回憶。將自己完全抽離,用一種哀愁刻劃這一切的感情。

小說中的美麗女間諜現實生活中叫做「鄭如萍」,父親曾經追隨孫中山革命加入同盟會,母親是日本人因此講得一口好日語,也許當時扶植汪偽政權的日本高層往來密切。而當時他將刺殺的易先生就是汪偽政權的丁默村,當時利用上海當年的極司菲爾路(今萬航渡路435號)76號,作為汪偽政權「國民黨中央招待委員會特務委員會特工總部」,原本國民黨高級將領陳調元住宅,抗戰時國民黨遷往重慶後,上海76號成為恐怖的殺人機關,這裡逮捕眾多愛國志士,綁架、暗殺、拷打,並且審訊拘禁愛國人士,許多人命喪於此,而當時被叫做大漢奸的上海灘特務頭子分別為李士群、丁默村、吳世寶等人,與日本憲兵合作,共同迫害中國人民。丁默村等人分別掌握當時特務的權力,但也彼此制衡、鬥爭,丁默村因為愛好女色,因此國民黨的中統局(中央統計局),也就是著名戴笠主持的特務機關,他們選出鄭如萍執行刺殺丁默村的任務。

在成功約了丁默村到靜安路的商店選購大衣時,卻被丁識破丟下一大疊鈔票,要鄭如萍自己撿之後,丁成功逃脫。鄭如萍又再次去接觸丁,卻被逮捕壯烈成仁,死時只有23歲,據說當她被帶出處死時,很冷靜地要子彈別打她美麗臉龐,然後身中三槍死亡。我不認為她是因為愛上丁,才又回去找丁,應該是當時組織要她再次確認丁是否有識破,而這位藝高人膽大的女間諜過於大意,因此輕易被抓走。此外我也不評論關於當時國際情勢下,國民黨及汪偽政權彼此過節。我只知道根據歷史資料當時雙方都有派出間諜,你暗殺我的人,我暗殺你的人,加上日本人,當時上海灘可以說風聲鶴唳,隨時可以在路上綁架、偷偷把人帶走秘密解決。對照於現在繁華的上海,很難想像那個時代各種情愛糾葛。讓我們用輕鬆的心情去看看梁朝偉精湛的詮釋吧。

雖然你已不愛我,但我仍深深愛你,就像張愛玲為胡蘭成背負了許多痛苦,承擔許多罪名,更被說成「文化漢奸」,但她始終沒有惡言相向,直到胡蘭成逃亡一年多,才寫信要求分手,同時終其一生兩人並未再相見,胡蘭成的「今生今世」有詳細關於兩人的愛情故事,但最先背叛的人顯然是胡蘭成,他的確是才子,但對於感情的多情的確會造成深愛他女性的痛苦。但看完小說,特務最終應該消滅易先生,卻因為動情讓易先生脫逃,但易先生並未相對憐惜,反而痛下殺手將女特務殺害。就像現實生活中那一段感情,張愛玲無悔付出,無法得到相對的回應,這是我看到另一層面「色,戒」的意義。建築於情愛的基礎,本來就無所悔恨,殘酷的是時代還有環境!

上海76號建築取自易遊上海網站:
http://www.yiyou.com:1980/b5/shanghai.yiyou.com/html/13/402.html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