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今天是洪仲丘告別式!台灣公民社會覺醒的起點

一直抄筆記是怎樣?寫到小本子上,做做樣子最後完全沒解決問題!今早我才聽到洪媽媽(洪仲丘媽媽)的講話,令人心碎流淚,一個平凡母親如此瘦弱又卑微,說話充滿慈愛又懇切,內容如此高度又如此寬宏....希望台灣可以完全從威權體制中真正完全走出來......

而一國最高的領袖,連洪媽媽卑微要求:保護家人安全,難道都無法保證嗎?

昨天應該有超過20萬人上街頭了!8/3也是2010年苗栗縣政府派怪手挖農田,大埔朱阿嬤三週年的忌日!

今天我頂著大太陽插秧,我看著故鄉這些憨厚的農民們!

插完秧傍晚徐徐微風從大安溪畔吹來故鄉農民朋友們和我閒聊著,彼此談著氣候以及最近謀生不易
(鄉下工作機會不多,打零工機會也少了....)


農民朋友沒有激情,更沒有埋怨政府的心情,只是自己檢討著,向我請教著該如何把有機米推廣出去(我很羞愧,其實對於農業,我才應該跟這些耕田超過30年的前輩請教..)

政客們眼中都只有土地開發的利益!折磨死洪仲丘後政客還只是算計著要怎樣控管損害,不願意面對人民把真相揭發!!家鄉的田埂旁邊或多或少都有墳墓,今天插秧農地主人陳大哥告訴我:這是清朝到現在,他祖先留給他的田地,他也要長眠於此。我想起爺爺的骨灰也放在我們家不遠處(大概就2公里)

這些憨厚的農民們,就這樣一輩子耕種,汗水流到土地裡。喜怒哀樂,心酸痛苦和快樂,一生都留在腳下的土地裡,最後,死了連骨灰和身體也留在這塊土地裡...

土地,對於鄉親,對於農民,不是開發利益..

也不是量測面積去計算的,因為這塊土地是他的一生,是他的歷史,是這些無名人物,腳下踩著,唯一可倚靠、維生的土地。他的祖先們埋在這邊,他也希望自己的身骨可以留在這塊土地,他願意化為土地的每一顆土壤,也願意粉身碎骨成為土地的一小部分,願意用一生守護這塊土地!!

而洪仲丘案件也一樣,這樣一個平凡的學生入伍,如同每一個熱情的青年,服役說是保衛國家。

他,是爸媽眼中的希望,是乖兒子!是未來倚靠的願望,是從小呵護的對象,如同被強搶的土地般,洪仲丘被某個荒謬的原因奪走生命,他的爸媽和家人親友,從此就像失去土地的農民們,失去一生的期盼,也失去了腳下踩的那塊方寸之地。

這不是用賠償多少錢,多少利益可以衡量的,而政客還試圖欺騙,不願意把真相揭露出來,做錯事不可恥,趕快改進趕快把真相追出來
追究相關人等的責任,台灣才會繼續進步。

傍晚五點多,坐在火焰山下、大安溪畔,我用溪水把腳洗乾淨,我知道讓我魂牽夢縈的,就是故鄉這塊土地,可是我內心仍然痛苦萬分,我15歲就離鄉背井,到了自以為優秀的台北贏者圈,我拿到了學歷和所謂成功的背景,也累積了很多東西,可是我卻還是無法阻止:

王八蛋政客用怪手挖開即將可以收割的稻田
沒良心的軍士官連手凌虐弄死一個平凡的年輕人

我終於明白:要捍衛自己腳下這塊土地,要保護心愛的人事物,如果妳不管政治,如果妳不自己強悍,不願意發出聲音,不團結起來表達意見,不願意監督政府政治,這些王八蛋政客,就會奪走妳心愛的一切,用一堆荒謬可笑的理由。

我一直以為知識分子學了很多東西之後,應該要替弱者說話,謀取福利,但我發現不是這樣,所以我必須更努力,我們真的要改變,多影響多一點人,從自己身邊做起,不管政治的悲慘結果就是:讓一堆爛人欺負我們

我,希望,死了以後,可以埋在我家鄉的土地
我爺爺留給我們的農田旁邊
那是我爺爺的爺爺留給他的農田
而我不希望,有人可以隨便奪走這塊地
否則我要跟她拼命.................

我也希望如果我有兒子,以後當他去當兵服役,可以安全退伍回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