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日 星期日

像我們這樣的年紀


請支持:[我是學生,我反旺中]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連結為:

http://www.facebook.com/idontwantwant
(
哈哈,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是學生呀!)

深夜,台北連續十幾天陰雨,我的腳踝還殘留著周六回故鄉收割二期稻作的有機稻穀香,這首歌:像我們這樣的年紀,就是我今晚要寫的主題。

1970-1980這個年代的朋友們,現在大概都已經邁入30多至40多歲的年紀,很多人娶妻生子、有些人已經踏入職場工作逼近20年,有些人可能遠離台灣到美國外國定居、有些人定居在中國隨著外移的台商奮鬥,有些人可能已經創業,像我們這樣年紀的人,青春華茂已經不再,但逐漸地也成為社會中,開始嶄露頭角、或者掌握某些事務的重要角色。

我們上面還有很多5060多歲的高階主管,但我們也開始要管理20多歲、甚至10多歲的年輕人,像我們這樣的年紀,一切都剛奮鬥有成、但也可能才剛站穩中產階級的腳步、有些人買了房剛繳了數年貸款、有人剛生了小孩或者小孩逐漸進入小學國中、也有人工作上開始升職到副總、總經理,也有人開始面對父母亡故、開始要面對奉養父母這樣的養老議題。這一世代的人們逐漸掌握社會的發言權。

像我們這樣的年紀,有些人小學時講台語還曾經被罰錢罰站(我自己曾因為講台語被國小校長掌摑!)、小學時大家都曾經風靡史豔文布袋戲、周末夜晚看張菲、倪敏然、徐楓等人主持的黃金拍檔、小時候玩任天堂紅白機、小蔣蔣經國開放了黨禁報禁、開放了兩岸探親往返,雖然我們當時年紀小,但我們都見證了台灣民主自由化的浪潮,看過朱高正打萬年立委、跳上主席台搶發言,看過黨外遊行與激情的選舉,我們也在20多歲的青春時期見證到國民黨輸掉總統大選,民進黨竟然當選了總統!

小時候爸爸媽媽要我們認真念書,考第一志願的高中和考上好大學(當年大學錄取率理組還大概只有30-40%錄取率!)初中高中時我們看到了中國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看到自由女神像、看到王丹、柴玲、吾爾開希這些學生及方勵之等民運人士爭取中國的民主化。高中時尚未解除髮禁,只能偷偷去西門町訂做顏色亮白、打幾摺裝飾的卡其褲耍酷,書包上別著好多鐵製的徽章,然後開始看「幌馬車之歌」,開始探索228歷史,開始思考人生為何只有考試和服從?

像我們這樣的年紀,1990年各大專院校學生串聯發起現在稱為「野百合學運」的活動,當時數千大學生在中正紀念堂靜坐抗議,1991年台灣廢除了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萬年國會也隨之廢止。那一年我國三,正在努力準備聯考、只能從電視看著台北的鏡頭。1992年民進黨發動419大遊行,那年我高二,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人民遊行的壯大行列,1992515日刑法100條修正、16日經總統令公布並生效。

像我們這樣的年紀,開始看到台灣社會從禁錮逐漸走向開放,高中我們約女生到速食店約會、去聽音樂會、去看電影欣賞會,在公園裡摟摟抱抱、牽小手親親互相的年輕軀體,心中有無限千古凌雲壯志,想要考上好學校獲得好前途,以後一定要改革、一定要開創新局面,每次和父母溝通總是觸礁,填志願、看漫畫、打球、交女朋友等等,沒有一件事情和父母是對盤的,總是想要掙脫父母的枷鎖,但又礙於經濟尚未獨立自主,在這樣的矛盾和掙扎中,長長夜晚失眠、當時沒有手機,只能躍身寫日記、寫下密密麻麻情書,輾轉交給自己高中的親密小愛人!:書中甚至還參雜了「壯志未酬」、「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愁緒。
                                       
1990317日中華職棒開打,高中我們穿著制服去排隊換外野票,剪下民生報戰績表討論的豪情言猶在耳!一路以來,像我們這樣的年紀大概在1995-2000年之間完成大學學業,之後有人出國留學、有人當兵、有人開始就業。現今30-40多歲的我們,當年學運學生有人成了教授老師、有人成為政府官員、有人成為商業公司的中堅、有人意外生病身亡、有人遠赴國外工作,台灣又經歷了一次總統大選二次政府輪替,台灣經濟奇蹟褪色了,中國經濟強大了!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到中國謀生定居!

於是中國資金的勢力開始進入台灣,從黎智英賣掉蘋果日報開始,經過一段時間大家才知道背後的買方身分為何。先前就有人發起「你好大我好怕」的反旺中活動,而1129之後則是更多大專院校學生,聚集在公平會前開始進行各種靜坐遊行。像我們這樣的年紀,老一點的曾經是野百合學運的主幹,他們已經四十多歲,像我這樣的沒有經歷學運,但也享受到台灣民主自由的果實,我們工作生子、開始為現實生活忙碌,我們忙到無暇去顧及這個社會的其他事務,眼中只有賺錢和工作升遷,或者在經濟不景氣時多追求一些屬於自己的小確幸,政治的議題永遠都是禁忌,一直到現在我想要高調參與政治活動,都還要和親人抗爭!但一轉眼20年還是過去了!

現在許多學生挺身出來抗爭,很多人說學生天真被利用,但我深信:如同像我們這樣年紀的人一樣,學生是有自主思考能力的,他們去衝撞體制,也許他們立論不成熟、思考欠缺深度、行動缺乏組織,可是學生就是這樣天真不是嗎?他們就這樣毫無保留地去對抗一個成人的體制和遊戲規則。

妳沒有年輕過嗎?我高中時和同學慷慨激昂地唱「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到,捂上耳朵,就以爲聽不到」這首「歷史的傷口」!我看著王丹寫的「沒有菸抽的日子」潸然淚下,聽著張雨生寫的同名歌,在同樣的夜深人靜,告訴自己,長大以後我一定要掙脫這一切,我一定要改變台灣!我一定要衝破大人的世界!

現在,我長大了、我自己是大人了,像我們這樣的年紀,妳可能已經很有力量、很有權勢,妳可能已經擁有財富和地位,但是,妳還記得10多年前,妳和這些大學生這樣的年紀時,妳曾經以為非常重要,需要去爭取的最重要的價值嗎??生活現實的壓力已然掩蓋掉許多熱情、為追求財富和權位我們都付出了許多代價,可是當我們年少時,是不是都曾經告訴自己:我一定不要和這些大人一樣,我要聽聽青年人的心聲,我要改變這一切!

也許踏進社會大染缸的我們,已經不再單純、不再熱情、也不再相信純真善良的力量,可是這一群站出來抗議反對媒體壟斷的學生們,我們可以支持,也可以報以熱烈掌聲!這群年輕人,擁有更多的網路資訊,也擁有比我們當時更多元化、更自由開放的資訊來源和生長環境,我們沒道理認為,這些學生沒有思想、沒有主張!這些年輕人其實也只是勇敢獨立站出來,發表自己的主張!

我們忙碌、為生活奔波,可是我們可以默默地支持,並且感謝:感謝上天讓台灣擁有一個開放民主自由的環境,我們應當繼續奮鬥堅持,也該慶幸,這樣的環境終究讓台灣擁有了這一群年輕人,像我們這樣的年紀,那樣憂慮未來、那樣想深切表達主張的,像我們這樣的年紀,那樣年輕的心聲、那樣純真的臉龐!

請支持:[我是學生,我反旺中]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連結為:


延伸閱讀:引用自Viv Chou臉書網誌站出來,就別再後退」,連結為: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