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4日 星期三

還有多少何智輝?多少收錢的法官?


圖片為馬英九與何智輝,引用自大紀元網站,連結為:http://www.epochtimes.com/b5/5/2/10/n808940p.htm

前幾天立法院才剛三讀修正《公務人員退休法》,以下新聞引用自2010年7月14日時報資訊:

法院昨天三讀修正《公務人員退休法》,公務人員退休時間從原先七五制延長為八五制,並設有十年過渡期,影響的公務員近二十萬人,估計一年可為國庫省下約新台幣三十四億元;且「十八%改革」、「防嫩妻條款」及「反肥貓條款」也一併過關,改革方案民國一百年元月一日上路。

立法院臨時會昨天通過《公務人員退休法》、《公務人員撫卹法》及《公務人員任用法》等三法。衝擊最大的是公務員退休年限延長為八五制,近三十萬的公務員中,將有十九萬八千人受到影響;未來任職滿二十五年申請自願退休,須年滿六十歲以上,或是任職年資超過三十年以上申請自願退休,年滿五十五歲者,才可以自退休日起請領全額月退休金,但任職不滿二十五年以上,卻已符合退休年齡者,即不受八五制影響。

昨天通過還包括十八%改革方案,所得替代率最後拍板為七十五%到九十五%。銓敘部退撫司長呂明泰表示,現制十八%,主管因為加上主管加給,導致公保養老給付優惠存款額度,主管扣減額度比非主管少,有「肥大官瘦小吏」的情形,修正後,不分主管或非主管職,都用同一公式。 (新聞來源:中國時報─曾薏蘋/台北報導)

當年公務員由於薪俸不多,為保障公務員所以當年設計了許多保障方案,比如比較穩定的薪資,由國家保障公務員收入還有退休俸等等。但現在幾件醜聞爆發,就完全摧毀這種保障!桃園機場中控中心風紀敗壞,上班時間搞的像酒家一樣,還有督導涉嫌性騷擾女員工,海關人員甚至偷偷勾結倉庫人員,把海鮮、香菇大量轉賣到市場,獲利超過上億元。何智輝苗栗銅鑼弊案涉嫌賄賂4個法官,這些事情都突顯出幾個荒腔走板的事實:

◎整個公務體系的紀律鬆弛:台灣有生命力旺盛的中小企業,高科技廠商在世界產業領域引領風騷,可是我們的公務體系卻由於封閉受到保障,公務員很難考,每年錄取率極低,但考上後卻缺乏淘汰篩選機制,形成不合理的保障機制,在這個封閉體系理,公務員彼此勾結,有心人甚至可以串連不同領域,或者利用自己嫻熟某領域的作業流程,大膽放肆地作出違法舉動。法官有獨立審判的保障、也有終身職的保障,這些原本都是為了設計讓公務員可以不受暴力威脅,不受到職權欺壓的制度,卻成為整個公務體系腐敗的源頭。整個公務體系已經完全螺絲鬆脫解體。

◎價值體系的崩解:從警察到黑道開設公司泡茶、聚賭,有很多警察設置插乾股成為應召站、賭博等事業的股東進而護航;海關人員搬走海關禁區倉庫的貨品;法官在法院收受賄款,甚至利用午休和婚外情偷情,這些荒腔走板的表現全部透過錄影全部現形,這些公務員也都知道有調查系統,都知道有錄影,知道會被監控跟蹤,但她們卻完全不怕,表示一整個價值體系完全崩解。但我們要問,公務員的待遇不好嗎?和民間企業相比,公務員保障普通,甚至缺乏更高成就的動機,民間企業如果表現優異可以有更多分紅、獎金,公務體系無法致富,但待遇卻絕對不算差。許多公務員為求生活保障考進公務體系,卻又埋怨無法致富,這是很矛盾的心態。如果想要賺大錢就應該到民間企業任職,但必須忍受不穩定及高度競爭的環境,為求穩定才進入公務體系,國家已經提供基本保障,卻又不甘心無法致富,於是公務員、警察、司法官紛紛自尋門路收賄賂、收錢,建立非法管道吸金。這顯示整個價值體系已經完全崩解,基本的法律概念完全拋諸腦後,更遑論道德觀念的奉行。

◎司法防線的崩潰:公務員體系不用像民間企業接受大量挑戰競爭,市場和環境會自動淘汰沒有效率的企業。為防止公務體系腐敗,所以公務體系不得不設計監察、監督、督察、調查、政風、司法等監督整飭的部門,基本上這些部門只是防弊,根本沒有生產效率可言,但為了讓公務體系能夠守法、防範公務員瀆職犯法,雖然沒有效率也只能被動接受設置這些司法監督的部分,更大量動用公帑聘請專業的警察、司法官、調查局等人員。但這次何智暉賄賂法官部分,何智輝與高院法官蔡光治是多年好友,何智輝的秘書謝燕貞和蔡光治女友黃賴瑞珍更是以前同事;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邱茂榮曾在苗栗地檢署擔任主任檢察官,與曾任苗栗縣長的何智輝早已熟識。何智輝透過司法官的同學關係、還有情婦女人的關係,把幾百萬賄款送到法官手裡換取自己無罪,而這些法官待遇不能算不高,卻還是沉迷於炒股票、偷情,完全不把自己崇高擔任司法防線的職位當作一回事!

妳問我難道只會批判,沒有任何建議嗎?但依我來看整個公務體系之沉疴荒誕,早已非一兩個人可以改變。現今之計必須要大量更換主其事者,將整個公務體系完全整頓一番,並且要立法設置嚴密的公務員淘汰機制,不能再鄉愿保障公務員的飯碗。但我不知道這樣的提議會遭受多大的改革阻力??執政黨又願意改革多少?公務員根本無須擔心流動率問題,多少有心年輕人努力考試想進入這個窄門,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帶頭的領導階層完整撤換,由行政院最高階層整個改革、並且要盡速立法通過淘汰機制,違法的、不適任的公務員立即淘汰,換上願意犧牲奉獻、願意為民服務的人,只是不知道這樣的要求是否能否落實?要改革就要先從最高層承認錯誤,願意正視錯誤才能帶來改革契機,不要只是喊喊口號,要真心誠意大刀闊斧,把整個腐敗腐爛的根刨起,面對、承認錯誤才能改正錯誤!

台灣的公務體系如果再不改革,恐怕台灣還沒被經濟不好擊垮,會先被這一整個瞞酣無能的公務體系拖垮!

唐朝孫樵曾寫「書褒城驛壁」一文,諷刺說地方官吏只會建築宏偉的建築,搜括魚肉鄉民中飽自己私囊,然後任官時間一到就拍拍屁股走人,大家可以看這段文章:

在縣令亦曰:‘明日我將去,何用如此。’當愁醉醲,當饑飽鮮。囊帛櫝金,笑與秩終。嗚呼!州縣真驛耶,矧更代之隙,黠吏因緣,恣為奸欺,以賣州縣者乎?如此而欲望生民不困,財力不竭,戶口不破,懇田不寡,難哉!」

作者宋朝呂本中也曾寫「官箴」一文,讀來格外感嘆:

當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知此三者,可以保祿位,可以遠恥辱,可以得上之知,可以得下之援。然世之仁者,臨財當事,不能自克,常自以為不必敗;持不必敗之意,則無所不為矣。然事常至於敗而不能自已。故設心處事,戒之在初,不可不察。借使役用權智,百端補治,幸而得免,所損已多,不若初不為之為愈也。司馬子徽《坐忘論》云:『與其巧持於末,孰若拙戒於初?』此天下之要言。當官處事之大法,用力簡而見功多,無如此言者。人能思之,豈復有悔吝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