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0日 星期日

沉默絕對不是該有的態度

最近有兩件事,讓我更加確認「自由」的重要,辱罵我到中國的朋友們,我的價值觀和理念是沒有改變的,如果你知道我在中國撰寫這些文字,也是冒著風險,但我還是會努力寫下來,並且轉回台灣發表。但我希望罵我的人,可以多一點關心,努力去爭取台灣原本擁有,卻可能喪失的東西。也請你用同樣的關心,去關心政府的所作所為,身為一個平民,我盡量善盡責任。

最近台灣發生兩件危害自由的事件:

◎ptt站方自9/9 決議禁止政治非歌曲類點歌歌本(例如大字報),這個網路自由的平台真的是欲蓋彌彰,過往都不禁播,現在卻要禁止撥放,言論內容應該讓網友自行擁有判斷的自由,要看與否自行決定。

◎高雄影展將播放疆獨重要份子熱比婭傳記影片-「愛的十個條件」,結果中國發動觀光團針對性的惡意抵制高雄,用政治力強力介入想影響高雄市不要播放中共不喜歡的熱比婭傳記影片。

我想起魯迅曾經在「三一八慘案」後,寫下一篇悼念遇害的北師大學生的文章-「記念劉和珍君」,節錄這一段文字如下:

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對「三一八慘案」有興趣的網友可自行用搜尋引擎去找關鍵字,這是發生在1926年3月18日,在北京北洋軍閥統治下的政府殺害示威學生的慘案,史稱「三一八慘案」。以下資料引用自維基百科:

「三一八慘案」發生的歷史背景在中國飽受外國侵襲的環境下,1926年3月12日,馮玉祥的國民軍(當時馮玉祥任國民革命軍聯軍,後改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司令)與張學良的奉軍作戰(1924年10月就已先爆發第二次直奉戰爭,這次戰爭是馮玉祥率軍加入國民黨,1927年馮玉祥更參加蔣介石北伐,就是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兩艘日本軍艦保護奉系軍艦而進入大沽口,並且砲擊國民軍,守軍死傷十餘人,國民軍開砲自衛返擊將日艦驅逐出大沽口。後來日本認為國民軍破壞了《辛丑協議》,與美、英、日、法、義、荷、比、西八國公使,在16日向當時的北洋政府臨時執政段祺瑞發出最後通牒,要求拆除大沽口各種軍事設施,限令48小時答覆。同時八國軍艦聚集在大沽口,用武力威脅北洋政府。

事發當天,北京學生聯合會已決定在3月16日示威遊行。當八國發出最後通牒後,更激起京津人民的憤怒。3月16日請願遊行的目的,就是要求政府不能接受「八國聯軍」的最後通牒。 16日上午9時,各校學生按預定計畫,手持「反對帝國主義干涉中國內政」、「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廢除辛丑合約」等標語,隊伍向天安門出發。遊行隊伍在各校門前即遭到武裝警察截擊,師範大學、女師大、清華等校同學重傷40餘人,雙方對峙到黃昏。警察撤走後,才將受傷同學送醫院救治。 3月16、17日,北京的國共兩黨開會,由國民黨執行委員會代表徐謙及李大釗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北方區委及北京學生聯合會召開緊急會議,決定3月18日上午再組織學生和群眾在天安門集會,進行第二次示威遊行。

18日清晨,學生擬定了標語和口號,並確定遊行路線等,並且議決通電全國一致反對八國通牒,驅逐八國公使,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撤退外國軍艦;電告國民軍為反對帝國主義侵略而戰。 當天上午10時,在天安門舉行「反對八國最後通牒國民大會」,與會的有北京總工會、北京學生聯合會、北京反帝大聯盟及廣州代表團等60多個團體,以及80多所學校,共約五千多人,群情激憤抗議日本軍艦侵入大沽口及八國最後通牒,並聲討段祺瑞政府17日鎮壓請願群眾的暴行。 會後群眾前往段祺瑞政府請願,要求政府立即駁斥八國通牒。遊行隊伍來到鐵獅子胡同段祺瑞政府門前時,(現為張自忠路三號),衛隊開槍射擊,打死47人,傷兩百多人,這就是著名的「三一八慘案」。

將近一百年前,中國熱血的青年及學生,因為遊行被殺害,這是何其沉痛的悲劇!當時的北洋政府至少還知道要反省,一介武夫的北洋政府軍閥們都對當時的輿論嚴厲指責默默承受。當時的知識份子如梁啟超、林語堂、朱自清、蔣夢麟、聞一多、周作人等、還有眾多大學教授紛紛公開發言,對開槍暴行嚴厲指責,曾在中國中學語文課本收錄的《紀念劉和珍君》,就是魯迅當年紀念死難學生的作品。他後續在《語絲》、《國民新報》副刊和《京報》先後發表《無花的薔薇之二》、《死地》、《可慘與可笑》、《大衍發微》等文,直接用文字書寫真相,並警告劊子手:「墨寫的謊言,絕掩不住血寫的事實,血債必須用同物償還。」當時的媒體《語絲》、《晨報》、《世界日報》、《國民新報》、《現代評論》等紛紛刊登議論,痛批殺人劊子手,邵飄萍的《京報》更先後發表133篇文章痛斥。劉半農作詞、趙元任譜曲的《哀歌》更傳唱北京及整個中國。

「三一八」慘案發生後的第二天,上台不久的內閣總理賈德耀宣佈內閣全體引咎辭職。第三天,段祺瑞發佈執政令:「……伏念青年學子熱心 愛國,血氣方剛,陡起填膺之憤,意氣所激,遂爾直前。揆其情跡,實有可原,特頒明令,優加慰恤。」

將盡百年倏忽一過,科技文明急遽進步,但大家想想,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如果我們看到這些事件,卻選擇默默接受,那我們比將近百年前的青年相比,我們的確無地自容。而我們民選政府如果選擇沉默接受,或者甚至伸手箝制言論自由,和我們歷史課本中一再唾棄的「北洋軍閥」相比,我們的政府不啻倒退了近百年。請想想魯迅所寫: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請不用再批判我到中國,我用書寫證明我的真心,我不會選擇沉默,即便我人在中國,我會用一己之力繼續書寫,因為「墨寫的謊言,絕掩不住血寫的事」!

延伸閱讀:

引用自豆瓣網,魯迅所寫「記念劉和珍君」,連結為: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358403/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