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1日 星期一

如果我所要反對打倒的,就是我自己?



上圖為墾丁核三廠位於恆春斷層附近的google earth圖,引用自Liu653的影音部落格,連結為:http://tw.myblog.yahoo.com/liu653-blog/article?mid=3177&prev=7507&next=3158&sc=1

下圖則為台北社子島地區的google earth圖,如果日本的地震海嘯發生在台北市,我不敢想像下去!我反對核能電廠,如果妳問我那有何替代方案?我想就用傳統火力發電或是辛苦點用風力、水力發電,台灣大家多節省能源,少發展耗能的石化、科技等產業(國光石化就不要蓋了),如果影響經濟,總比地震海嘯來影響全台灣安危好吧!

最近少發文,一方面工作繁忙,一方面是我訝異地發現一個事實,最近因為某些因素,高中、大學畢業也已經超過15年,高中班級、大學社團各自發起臉書聚會,還有各種實體活動聚會,我大概描述一下(本文沒有要炫耀、或是歧視意涵,純粹自我檢討之用):

高中同班同學有59人,其中29人為醫師(牙醫3人、獸醫2人)、檢察官2人、在上市櫃科技公司工作者11人,在金融財務產業者3人,藝術工作者1人,自行創業成功者3人。

而上述同學在公家單位上班者11人,長期在海外上班教學者8人,擁有博士學位者和即將拿到博士學位者合計11人。這些同學之中只有4位的原生家庭不是在台北市(包括我)。

另一個大學社團人數約為260人,橫跨1980至2005年左右約25年的歲月,這260多人中,定居海外工作生活者約為十分之一,擁有碩博士學歷者估計超過六成,而擁有博士學位又在國內外教書者大約有20位,而許多人也到公家單位任職,其中更有超過十分之一的人是長期定居海外工作生活。而我觀察到這些大學社團朋友其原生家庭大多數為下列幾種出身:經商致富者、父母皆為高等教育者、家庭超過80%在台北縣市。

不管是高中或大學,我大概都是表現最差的一個了!我在思索一件事情,雖然生活環境以及成長背景不是我們自己可以選擇的,但是以上的高中大學統計,卻驚人地凸顯出一個事實:擁有優異家庭環境和學歷的同學,她們都至少生了一個小孩,只有極少數沒有生育,甚至有些生育到2胎、3胎。而我也注意到這些優秀的同學、社團朋友們,都陸續成為社會的中堅,其收入都屬於高平均族群。其兒女課業表現也的確超越同儕,當然我這沒有統計上嚴謹的意義,只有我自己貼身觀察、偷偷稍微統計一下。

我也無意評論這個事實,但我想一個很重要的分水嶺是存在的,當這些優秀的同學和朋友當年因為家庭環境背景,以及自己優異的智商等各種表現,取得教好學校的門檻時,她們現在也同時在複製這個優勢,這個優勢也繼續傳承在其子女身上。

因此我困惑了,我喊了很多年,甚至自己力行多年,我想要打倒的如果就是我的同學、社團朋友們,我該怎辦?我呼籲了多年,自己念茲在茲要推倒的原來就是我自己,那我該怎麼辦?

是該進入下一個階段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