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請鄉親陳超明立委一併廢除農地休耕補助好嗎


這幾天有則新聞讓我印象深刻,引用自自由時報,標題:「官商聯手炒地皮 劉邦友遇害股東乘隙背信」,新聞連結為: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885917

節錄新聞內容部分如下:

前桃園縣長劉邦友在民國七十九年與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商討,將觀音鄉因六輕所留下的五一筆農用土地變更為工業用地,找地方人士合資炒作,由王姓婦人出面處理,但劉邦友後來遭殺害而群龍無首,王婦竟佯稱是她「獨資」購地,還取得七千多萬元的土地徵收補償費,被其他股東控告背信,士林地院依背信罪判處她三年徒刑。

應該很多人都忘記了發生於1996 11月桃園縣長劉邦友血案,目前看起來跟土地購買,的確有很大的疑雲和關聯。台灣的地方政治一直為人詬病就是,許多地方首長利用職權,選上後開發特定的土地範圍,讓特地土地因為某些重大公共建設,造成地價可以翻漲很多倍,事先買進的人都可以大賺特賺,這是台灣地方政治獨有的一種綁樁的選舉模式!

而對照原本農委會準備修正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限制農民才能興建、買賣農舍,因為媒體報導這幾年農地大幅被炒作,比如宜蘭,農地漲了許多倍,政府又開始把腦筋動到限制管理,限制農民才能買賣農地,但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防堵農地炒作嗎?

個人認為:完全不可能!農地炒作是因為獲利實在太高,想想看,一坪農地原本只要七八千元,只要經過某個地方首長放出公共建設利多,或者動用公共徵收,一坪地漲價到一萬五,用兩倍獲利就好,如果妳一開始有消息有內線,隨便買個上千坪農地,加上農地又可以貸款、如果地方上政治人物的周邊又動用關係,讓農業金融機構貸款,只要繳一兩成的購買農地的金額,假設一甲地大約三千坪計算,一坪農地假設八千元,可以貸款七成,總價2,400萬只要投資頭期款3720萬,農地假設幾年內漲兩倍賣出,輕輕鬆鬆就賺進2,400萬,這種投資多迷人!風險多低,購買農地後還可以每年領休耕補助,國庫每年有十幾萬人領取農地休耕補助!付720萬每年可穩穩領8-9萬,這保證了炒作土地基本的收入!

真正問題不在於限制農地買賣的資格,真正問題只有兩個部分,一是台灣的土地稅負問題,屬於地方政府可以徵收的如地價稅、房屋稅、土地增值稅、契稅等,都應該要做到實價徵收,比如上述案例一甲農地實際價格2,400萬,但公告地價通常只有數百萬、上千萬,土地持有成本、土地炒作成本實在太低了,真想要限制農地炒作,那就應該趕快推行土地實價徵稅,但我也敢保證執政黨一定不敢做這件事。

第二個問題是台灣一直有農地休耕補助,這是我個人認為戕害台灣農業最大的因素,與多年輕農友想返鄉耕種,想投入農業,但因為政府每年編列大筆預算進行休耕補助,同時又公糧保證收購,這都是扭曲經濟學原理的補助,許多農民或投資客寧可持有土地,放著農地不耕種,來領取休耕補助,導致真的想租用農地或購買農地的年輕農民,耕種成本提高,因為租地至少必須超過農地休耕補助(目前一年兩期休耕,一公頃農地可領取約8-9萬新台幣)

而稻米保證及保價收購,導致很多農民寧願種稻米,然後收成後賣給農會,根本無心去調整技術和追求更好的種植計畫等。我個人意見非常反主流,但我一貫希望政府收回這些補助,試想,雖然政府用休耕補助和稻米保證收購,說是穩定了農民收入,但其實每年上百億的補助預算都是從納稅人口袋掏出來,只是變相地從我們身上拿錢去補貼農業,表面上妳買到便宜的稻米,但根本也是妳自己繳稅,耗盡政府每年上百億(對,妳沒看錯,根據2006年新聞,農糧署估計,現行政府每年花在稻穀保價收購和倉儲管銷費用,每年平均達78億元,扣除公糧釋出的銷貨收入,每年花在保價收購公糧的支出達40餘億元。休耕補助及轉作獎勵之財政支出每年約 66~115 億元)

這些錢到最後還不都是我們納稅人買單!尤其剛過五月妳繳完稅,妳看到這些數據還不生氣嗎?

這則新聞就更有趣:引用自聯合新聞網,標題:「藍委陳超明:難道只能種田 漲一點不行嗎」,連結為:http://udn.com/news/story/8145/944635

引述部分新聞內容如下:

國內農舍長期浮濫興建,農委會原規劃擬六月底前修正「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限制農民才能興建、買賣農舍,但引發反彈,朝野立委也傳出反對聲,認為南部沒有炒作和濫蓋農舍,不能為規範北部農舍而使南部農地跌價。

國民黨苗栗立委陳超明也說,支持農地農用政策,但是應落實在農用的九成土地上,而不是只占一成土地的農舍上,農委會驟然變更農地持有資格,已造成農地價格重挫,讓有資金調度需求民眾,被逼得走投無路,「難道農民只能種田,土地漲一點都不行嗎?」

民進黨立委陳明文表示,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要修改規定,「全國農民都惶恐」,農地價格也都降下來,影響農民貸款,還要再添擔保品。農業發展條例基本精神「管地不管人」,自然人只要農地農用就可蓋農舍,不能因北部有炒作現象,就要重新定義農民身分、一體適用全國,這是走回管地又管人的老路

陳超明立委是我苗栗的鄉親,但我想問的是,陳立委所說的農民有資金調度需求,一般農民都不可能會賣掉自己的農地(如果是真心想耕種),真的有資金需求想賣地的農民極少可以賺到農地上漲的獲利,因為在地方上,只有少數政治人物和其關係良好的周邊人員,可以因為知道那些公共建設要啟動,而可以事先購買低價的農地,大多數農地都還是沒有漲價,所以我不知道陳超明立委大人所說的需要調度資金的農民是那些人?

而這些問題,地方鄉親知道,獨眼龍知道,但好像就政府官員不知道???

而農村問題,主要是勞動力不足,青年農民要回農因為土地價格飛漲、租地因為休耕補助而導致成本上升,這些問題我相信各農業地區選出的立委大人都很清楚,不清楚就看看我寫的文章:標題「請認清農村真正的問題,不是只有缺水而已!!!」,連結為:http://terrylogin.blogspot.com/2014/12/blog-post_27.html

而同時我也見識到,原來一個國民黨立委,就可以改變、擋下一個執政黨準備要實施的重大政策,我個人反對限制農地買賣的資格,我主張讓農地自由買賣,高興買農地就買,農地要漲價就漲價,但是請拜託我的鄉親陳超明立委大人,可否動用您這種驚人的影響力,去讓農委會農政單位明白,趕緊取消休耕補助、和稻米收購補助,然後請趕快通過土地實價徵收,這樣可以讓經濟回歸到正常基本面,炒作土地本身無罪,要炒作的人就自己承擔後果,賺就賺進口袋,但賠錢也請自己從口袋拿出來賠,有賺錢就乖乖繳稅,我相信沒有人會反對炒作農地!


而農村問題根本也不在於農地炒作,我反對限制購買農地,但請趕緊取消各種補助,讓一切回歸到最正常的經濟層面運作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