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日 星期六

創業論壇-組織管理和激勵


我的碩士班指導教授是企管界有名的組織管理大師,日前和他聚餐,又得聞一些關於組織管理的精妙心得,我怕忘記特紀錄下來,非常適合創業的夥伴深思。

企業是組織的一種,組織成立都有特定的目標和使命,可能是為了照顧弱小族群(非營利事業)、可能是為了研究某種學問(研究機構類型的組織),一般企業就是為了獲利、賺取股東權益存在。為了達到組織存在的目的,必須思考制定出策略,但策略需要靠員工(也就是人)去執行,尤其現今競爭激烈的環境,策略同質性很高,執行力變得很重要,找到對的人就很重要。也必須制定好的激勵制度。

而激勵又是什麼呢?組織中 A級的人才比例極少,大多數是B級的普通人,如果單純只用設定目標,達到目標就給予升遷、獎金等方法做為「激勵」,久了之後,組織中就只有少數A級人才能夠達到目標(目標設定會逐年升高),只有少數人可以得到升遷、領到高額獎賞獎金。其餘B級人才會有兩種反應:一種是就安於現狀只做好份內事,另一種因為長久得不到重用或獎賞,只好離開企業。而且長遠實施會讓組織內AB級人才產生隔閡。所以設定目標、達到目標給與升遷獎金並不是最好的「激勵」模式。

A級頂尖人才需要怎樣的激勵呢?其實A級人才能力很強,她們需要的是自己掌握前途、自己規劃自己的職涯,只要清楚讓她們知道目標,給與好的環境和支援,A級人才需要的是自由發展的空間,根本不需要太多管理。而B級人才擁有普通能力,但在組織裡大多人屬於這一類,因此不能不重視。B級人才不能設定太高目標,要給予適當協助,讓其也能夠達到設定的目標,也能夠得到獎賞(升遷和物質目標)。綜合來說「激勵」不是簡單的給予物質或獎賞,因為人會有不同層次的需求,一般的物質獎賞最後都會失去作用。簡單說「激勵」就是為員工搬開達到目標途中的「大石頭」,A級員工需要更高層次更艱難的挑戰,所以要給予更多的自主空間,同時給予更挑戰性的工作內容,這對於A級人才不是刁難,反而是一種「激勵」。讓其挑戰能力極限、可以自主管控工作,達成更高的目標和成就,簡單說成就感就是對優秀的A級員工的激勵。

而不同的B級員工則要針對不同對象,協助其搬除達到目標途中的大石頭,缺乏能力就讓其去受訓培養能力,擺錯位置就要趕快調整職務,缺錢就要給予安定生活,搬除各種達到目標途中的障礙,就是一種「激勵」。

古老典籍中就有很多管理員工的好案例,底下紀錄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刺客列傳」中的聶政,濮陽嚴仲子因侍奉韓哀侯,和韓國國相俠累結冤仇。嚴仲子逃走四處找尋可以替他向俠累報仇的人。到齊國聽人家說聶政是個勇士,嚴仲子登門拜訪,多次拜訪,然後籌辦宴席親自捧杯向聶政的母親敬酒。喝的暢快時嚴仲子獻上黃金百镒,向聶政母親祝壽。聶政面對厚禮堅決辭謝,嚴仲子執意要送,聶政辭謝說:「我幸有老母健在,家裏雖貧窮,客居在此,但以殺豬宰狗爲業,早晚之間買些甘甜鬆脆的東西奉養老母,老母奉養還算齊備,不敢接受仲子的賞賜。」嚴仲子支開別人對聶政說:「我有仇人,週遊多國都找不到可以爲我報仇的人;來到齊國聽說您很重義氣,獻上百金將作爲您母親大人一點粗糧的費用,也能夠跟您交個朋友,哪敢還有別的希求和指望!」聶政說:「我隱居卑下心志,屈辱身分,在市場上做屠夫,只希望奉養老母;老母在世,我不敢對別人以身相許。」嚴仲子執意贈送,聶政卻始終不肯接受。但嚴仲子盡到了賓主相見的禮節,告辭而去。

----------------原文--------------------

聶政言曰:「臣有仇,而行游諸侯眾矣;然至齊,竊聞足下義甚高,故進百金者,將用為大人麤糲之費,得以交足下之驩,豈敢以有求望邪!」聶政曰:「臣所以降志辱身居市井屠者,徒幸以養老母;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許人也。」嚴仲子固讓,聶政竟不肯受也。然嚴仲子卒備賓主之禮而去。

過了很久,聶政母親去世,安葬後直到喪服期滿,聶政說:我不過是平民百姓,拿刀殺豬宰狗,而嚴仲子是諸侯卿相,卻不遠千里,委屈身分和我結交。我回應人家的情誼太淺薄太微不足道,沒有什麽大的功勞可以回報他給我的恩情,而嚴仲子獻上百金爲老母祝壽,我雖然沒有接受,可是說明他特別了解我。這樣賢德的人因感於一點小仇恨,就把我這個身處偏僻的窮困屠夫視爲親信,我怎麽能一直默不作聲,就此完結呢!以前來邀請我,只是因爲老母在世,才沒有答應。而今老母享盡天年,該要爲了解我的人出力了。於是聶政到濮陽見嚴仲子說:「以前沒答應仲子的邀請,是因爲老母在世;如今老母已享盡天年。仲子要報複的仇人是誰?讓我來辦這件事!」

----------------原文--------------------

久之,聶政母死。既已葬,除服,聶政曰:「嗟乎!政乃市井之人,鼓刀以屠;而嚴仲子乃諸侯之卿相也,不遠千里,枉車騎而交臣。臣之所以待之,至淺鮮矣,未有大功可以稱者,而嚴仲子奉百金為親壽,我雖不受,然是者徒深知政也。夫賢者以感忿睚之意而親信窮僻之人,而政獨安得嘿然而已乎!且前日要政,政徒以老母;老母今以天年終,政將為知己者用。」乃遂西至濮陽,見嚴仲子曰:「前日所以不許仲子者,徒以親在;今不幸而母以天年終。仲子所欲報仇者為誰?請得從事焉!」

聶政帶著寶劍到韓國都城,韓國宰相俠累坐在高堂上,持刀荷戟的護衛很多。聶政直接殺入,走上台階直接刺殺俠累,侍從大亂。聶政高聲大叫,被他擊殺的有幾十個人,聶政趁勢毀壞自己的面容,挖出眼睛,剖開肚皮,流出腸子,就這樣死了。韓國把聶政的屍體陳列在街市上,出賞金查問凶手身分,但沒有誰知道。於是韓國懸賞徵求,如有人知道殺死宰相俠累的人,賞給千金。過了很久仍沒有人知道。

---------------原文--------------------

杖劍至韓,韓相俠累方坐府上,持兵戟而衛侍者甚眾。聶政直入,上階刺殺俠累,左右大亂。聶政大呼,所擊殺者數十人,因自皮面決眼,自屠出腸,遂以死。 韓取聶政屍暴於市,購問莫知誰子。於是韓縣購之,有能言殺相俠累者予千金。久之莫知也。

第二個故事是漢高祖劉邦封賞的故事:

劉邦平定天下後有次見到一些將領坐在沙地上交頭接耳,他問張良為何?張良說這是她們討論謀反,劉邦很訝異,張良說:因為陛下都封過去所愛的人、誅殺仇怨者,今天記功封賞不能全部得到封賞,又害怕因為過往得罪陛下,所以聚在一起討論謀反。劉邦問張良要怎辦?張良問:陛下平生最恨最討厭、大家都知道的是誰?劉邦說:就是雍齒,他多次污辱我但因為功勞多不忍心殺他。張良建議就封賞雍齒。劉邦便封雍齒為什方侯,其他人看見連劉邦最討厭的人都封侯了,就心安不謀反了。

----------------以下為維基原文--------------------

劉邦平定天下後,有次在洛陽南宮,從橋上望見一些將領常常坐在沙地上彼此議論。劉邦說:「此何語?」張良說:「陛下不知乎?此謀反耳。」劉邦說:「天下屬安定,何故反乎?」張良說:「陛下起布衣,以此屬取天下,今陛下為天子,而所封皆蕭、曹故人所親愛,而所誅者皆生平所仇怨。今軍吏計功,以天下不足遍封,此屬畏陛下不能盡封,恐又見疑平生過失及誅,故即相聚謀反耳。」劉邦憂心忡忡地說:「為之奈何?」張良說:「上平生所憎,群臣所共知,誰最甚者?」劉邦說:「雍齒與我故,數嘗窘辱我。我欲殺之,為其功多,故不忍。」張良說:「今急先封雍齒以示群臣,群臣見雍齒封,則人人自堅矣。」於是劉邦便擺設酒宴,封雍齒為什方侯,並催促丞相、御史評定功勞施行封賞。酒宴後,群臣都高興地說:「雍齒尚為侯,我屬無患矣。」

多謝老師的智慧,組織管理和激勵果真是一門重要的學問!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