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5日 星期六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

圖片是過去馬總統謁陵圖片,中央社圖片

研究生連假期間研讀財務管理個案,加上重感冒未癒,頭腦實在昏脹,但看到馬總統去慈湖及頭寮謁陵,忍不住寫這篇期盼全民一起監督守護台灣的民主自由!

大家可能都以為研究生會拼命罵馬總統,但其實我這篇文章要稱讚馬總統,自昨天(4/4)前國安局長丁渝洲將軍出來給馬總統批評後,果然家父長式威權的國民黨體系,在這種大老出面後馬總統也收斂多了,有人抹黑說丁渝洲是因為求官不成才惱羞成怒,可能大家都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了,丁先生出生於1944年今年已經實歲64歲了,他一生戎馬、當過國安局長、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可以說是情治軍事系統的最高實際首領,我相信依照他經歷過的職位,現在應該沒有啥官位(總統職位除外)可吸引他了!但可喜可賀的是馬總統似乎聽進去了,今天4/5謁陵馬總統非常低調,簡單參訪後就離去,但他兩度拭淚,並沒有行跪拜禮!個人認為這是很棒的進步,以下這張照片是馬總統數年前擔任台北市長時,謁陵時採用跪拜禮今天並沒有採用如此大禮!
馬總統也說兩位蔣總統歷史上得功過且容歷史學家去討論,但他們留下很多遺產卻成為歷史文化及觀光資源個人認為這是蠻中肯的說法。尤其馬總統沒有行大禮跪拜禮,也沒有正式向媒體致詞,這表示馬總統有意識到必須平衡某些態度!成為一個全民總統才是台灣之福!

研究生看到不合道理的事情會批判,但我今天也公開讚揚馬總統,也希望曾經受西方高等教育的馬總統,思考一下西方大哲學家亞里斯多德在別人問他反對其老師柏拉圖的理論時,曾說出著名的一句話:「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這是一種對於真相真理的追求,我們知道馬總統曾在蔣經國身邊工作了六年多,他當年學成歸國後如果不是蔣經國提攜提拔,應該不會有今天的政壇地位,所以個人完全可以理解馬總統為何每到頭寮蔣經國陵寢時,就會流淚,這是人之常情合情合理!但也要提醒馬總統記得自己說的話:「歷史功過讓歷史學家去評斷」!許多歷史真相已經出籠,馬總統現在已經不是單純蔣經國的學生身分了,身為台灣的總統,很多歷史也必須被正視,並且開始謹慎有系統的處理。我提出以下的案例並非要像反多支持國民黨的朋友所說,是要舊事重提,而是有一群受害者時到今日都還在黑暗中哭泣,身為國家領導者,必須要有更高的格局與肚量,撫平這些過往白色恐怖時期的受害者心中的仇恨及傷痛。

推薦閱讀陳英泰部落格:http://tw.myblog.yahoo.com/yingtaichen/
陳英泰先生1928年出生於台北木柵,台灣大學法學院商業專修科畢業,台灣省立地方行政專科學校甲種行政科肄業。因為受台大同學之邀參與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地下組織,被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列入鍾國輝案判決,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現任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常務理事,台北市高齡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理事,大剛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

寫這些就是想釐清歷史的功過,我們都不否認兩蔣對於台灣有其付出奉獻,但我們更不能忘記的是過去那段不久前的歲月,曾經有過這樣慘不忍卒睹的真實歷史,有多少人因為冤屈失去了生命,一家人失去了歡笑,年輕人失去了青春,歷史當然是一種必然的偶然,但是過去的錯誤必須要被更正,如果馬總統真的為自己恩師著想,更應該要進行一些適度的受害者補償動作,既然馬總統重申他就任總統任內會每年去兩蔣陵寢謁陵,那何不也身體力行每年找出時間去跟過往白色恐怖、228受難者家屬後代會面,並且促膝長談,相信對於弭平族群傷口會有極大助益。

我高中時讀到一篇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報導,在綠島監獄幾乎可以組成一個臺大醫院的醫療團隊,也可以組成一個音樂演奏團、一個文采風流的繪畫團體,還可以組成許多文人的讀書會,因為政治犯當中有太多優秀的醫師、音樂家、藝術家以及各界文人。而當我讀到有個受害者要槍決前,遺言竟然是:「把我的骨灰灑在這片我深愛的土地上,也許對於人們種空心菜會有點幫助吧!」多麼卑微的遺言,也突顯那個動亂時代的慌亂及無奈!並不是說我們要一直翻舊帳,而是過去的記憶實在太深沉,柏楊先生在1967年代班主編中華日報家庭版,1968年1月柏楊因為在翻譯時將漫畫中卜派父子流落至一個小島、兩父子卻各自要競選總統,分別撰寫將選文宣,柏揚只不過將英文「Fellows伙伴」翻譯成「全國軍民同胞們」,就被誣陷為諷刺蔣中正、蔣經國父子,被用「共產黨間諜」及「打擊國家領導中心」的罪名逮捕,判處12年有期徒刑,1969年起被關在景美軍法監獄。1972年跟其他政治犯一同被解送到綠島監獄。1975年因為蔣介石逝世減刑成為八年有期徒刑。但1976年刑滿後卻仍被關在綠島,幸好國際特赦組織及眾多人權團體爭取最後才被釋放,柏楊總共被關了9年又26天。你說他作了些什麼顛覆政府的事情,他只不過翻譯了幾句英文啊,鄉親們,今天我們在這裡享受這些言論自由覺得稀鬆平常,你可知在以往會因為幾句話就坐牢,失去前途、愛人、家庭,甚至是寶貴的生命。而且根本沒有經過審判,也無須經過拘提、逮捕等合法程序。

很多白色恐怖受害者的家屬,甚至是看到當年一起坐牢的獄友出來後寫回憶錄,才知道自己親人已經被槍決,這是多麼殘忍的折磨,所以要籲請馬總統多聽丁渝洲先生的建議,要成為全民總統,先低調點、講話要深思熟慮後出口,同時也請多顧慮支持敗選那一方人民的感受,馬總統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從政以來因為完美主義作祟,他白面書生的完美形象不容毀壞,馬總統也不想得罪任何人,簡單說就是想當濫好人,可是國家大政有很多必須要取捨的地方,比如說拼經濟就可能會帶來通貨膨脹的後果,在此希望馬總統堅定心意及擘畫好方向後,就努力去做吧,政策不可能面面俱到,一定會因為某些做法得罪某些族群,重要的是,作這件事對台灣整體是否有幫助?是否利多於弊,只要答案是肯定的,加上詳盡規劃後就勇敢去做吧!台灣人民已經全部託付給馬總統,只管往前衝吧,台灣需要你的努力。別以為我們扮演反對者角色的人就只希望馬總統失敗,我們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我可沒有綠卡,我只能選擇愛台灣留在台灣,沒有道理我會希望馬總統作的不好,施政難看,身為台灣人民一份子,馬總統做不好我會得到什麼好處嘛?

另外也請支持馬總統的朋友一定要看一下這篇文章:
作者:何飛鵬,標題:「如果李遠哲有錯……」引用自商業周刊第1062期(2008/3/31至2008/4/6),因為商周網站規定一定要登入會員才能觀看,真正想讀全文的朋友請到以下觀看,以下只是節錄部分文字。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article.php?id=30315

節錄文字如下:
如果李遠哲表態沒錯,那李遠哲錯在哪裡?李遠哲的錯誤在只支持、不監督;錯在無怨無悔的支持民進黨,錯在當民進黨政府貪污、腐敗,罪證確鑿時,李遠哲仍選擇沉默,縱容他點名的政治人物、政黨繼續胡作非為。比較起他勇於站台表態,怯於反省監督,我們看不見一個知識分子的良知與智慧。
---------------------------------------------------------------------------
在這一次大選中,所有支持馬蕭的人,都可能是未來的「李遠哲」,包括我在內,我們把馬英九送上大位,讓國民黨重回執政,更可怕的是我們給了他們絕對的權力(立法院過三分之二),如果我們像李遠哲一樣,勇於站台,怯於監督;如果我們像李遠哲一樣,選擇族群認同至上,是非黑白不分(這是我個人的判斷,但願李先生不是這樣的人);如果我們選擇和李遠哲一樣,溺愛我們選出來的總統與政黨,對他們的錯誤、無能、貪腐……,無視、無知、縱容,甚至還替他們強辯、硬拗、掩飾、護衛……,我們輸掉的不只是我們的名聲(還好我沒有李遠哲的名聲),我們還會輸掉我們的良知,我們還會輸掉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和諧,我們更會輸掉我們下一代台灣人的幸福。

我覺得這篇文章也寫得很好,不管各位投誰,一定要加強監督,不要只是一開始支持的熱情,等政治人物掌握權力後,我們如果不監督,陳水扁總統就是一個最佳的例子,你也許會說不一樣,馬總統從小就品學兼優,人格高尚,請容我提醒,陳總統過往也是台南一中、台大法律系第一志願的高才生,他甚至在大學學生時代就第一名通過律師考試,所以不能就用學歷及過去表現,來論斷每個人未來的表現!而更讓我不能放心的是:國民黨過去掌握國會多數,都甚至不能阻止他們眼中所謂陳水扁的各種亂象,現在連國會都是同一黨了,如果國民黨不思進取,不趕快通過國會改革方案並且徹底執行,往後如果馬總統有脫序演出,真的,就只能靠我們全民去監督了!天佑台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