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我以後要當流氓,而且要當幫派大哥!

我抱著這個國小三年級的活潑好動小男生,他因為作業沒寫好剛被我唸,現在的教改弄得課本版本亂七八糟,我看完小學的國文課本後,決定自己多花點時間給這小子多看一些文學基礎的文章。我們難得相處的時光中,電視新聞因為竹聯幫大哥陳啟禮準備回台灣盛大喪禮的鏡頭不斷重播,小子問我:這人是誰?一個喪禮花了超過新台幣兩千萬元,會場廣大還選在繁華的大直商業區大型購物中心旁邊的停車場,然後還佈置了百萬元等級的靈堂,親屬還包下華航一百五十人座位的738客機,到香港搭載遺體,還出動親友、兄弟及幫中重量級人士同行,還有誦經師父等葬儀社人員,浩浩蕩蕩約百餘人。

這樣的陣仗、這樣的氣派,還有這種排場,新聞說當天靈柩前面還會有悍馬車前行引導,加上黑幫的兄弟排場,恐怕比我當兵時,在軍樂儀隊去參加許多將軍喪禮還要大的場面。小子問我說:到底是怎樣的人呀?他問說為何連一堆知名的政治人物、還有出名的演藝人員,都要參加這位大哥的喪禮,電視許多談話節目都要討論這位大哥。我只能支支吾吾跟小子說,這位大哥是外省掛的最大幫派創始人,當年因為時空環境背景,因為愛國心被政府派去殺了一個叫做江南的作家。小子只知道有一首好聽的流行歌曲叫作:「江南」,他也無法清楚知道什麼叫做幫派、外省掛、還有政治暗殺,但小子突然跟我說:「長大以後我也要當流氓、還要當幫派大哥,這樣很風光!」

我無言了,這就是台灣的錯誤時空,一堆是非不明的顛倒,現在小子可慘了,他以為要風光、就是學電視這位大哥,最好是混出名堂可以光宗耀祖,但是小子才10來歲的心靈怎知道這位大哥其實也是當時時代下的一顆小棋子,誤入了政治的險惡環境,結果導致後半生漂流海外、客死異鄉終不得歸!可是我無法去批判小子,因為媒體、還有這個環境整個都是似是而非的模糊,我們民主了,可是價值判斷完全錯置了;我們暢所欲言了,可是完全言論沒了標準,不知道什麼事真善美,看來小子學校老師也完全沒有教導這部分,結果這段歷史,這些大人混淆價值,就這樣讓小子說出,他想要混幫派、當幫派大哥的言論。

其實我並不害怕,小子長大過程中自然會在有很多歷程等著他,他會知道,很多事情並非他想像的一切,但我暗中祈禱,希望上帝讓小子多接近真實,不一定要逃避磨難,但至少要知道是非對錯,很多事情雖然有主客觀角度、不同面向的解讀,但是混黑幫、隨便槍殺別人可不是正確的行為,我希望小子長大後要能夠知道這些道理。我又想起「無間道」電影,梁朝偉飾演的臥底警察陳永仁最後死了,大陸影帝陳道明飾演的警察沈澄在弔唁他時說了一句話:

向來都是事情改變人,沒有人可以改變事情。至少,他們改變了一些事情。

改變,應該從小子這裡開始、這個我心愛的10歲小子!

最後我們總該哀悼一下死者,被陳啟禮暗殺的江南,本名劉宜良,江南是其筆名。1932年12月7日出生,江蘇人,政工幹校畢業後擔任記者、作者,1967年後擔任台灣日報美國特派員,並入美國籍。在美國期間江南著手寫「蔣經國傳」、「吳國禎傳」,尤其蔣經國傳在洛杉磯《論壇報》連載,內容是說道蔣家及國民黨內派系鬥爭,其實都是一些已經公開的事實,江南只不過作了很完整的論述,結果被國民黨當局認為揭露蔣家隱私,算是侮蔑元首的行為。於是1984年7月當時的情報局長汪希苓找上竹聯幫幫主陳啟禮,經過秘密訓練後,陳啟禮在愛國心驅使下協同幫眾吳敦、董桂森在舊金山江南住家附近殺了他。

江南死於1984年10月15日,剛好就這幾天,就在23年前的這幾天,陳啟禮也在這幾天癌症病逝,那個舊時代已然消逝,但留下許多尚未解決的政治懸案,等待後代有智慧去化解。江南孤獨地埋在黃山下的湖邊,墓碑上寫著「山河永戀」。

這是江南的維基百科介紹: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A%89%E5%AE%9C%E8%89%AF&variant=zh-tw

張貼留言